小说阅读网 > 光灵行传 > 第1625章 蜕变之于绝战(三十)
    第1625章 蜕变之于绝战(三十)

    "怎么样,贝迪维尔先生喵?"赛费尔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他刚才比贝迪维尔早了越一分钟出发,先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用引力光束进行长距离移动,还是挺好玩的吧喵?"

    "好玩个屁!"贝迪维尔额角冒出青筋,开口就骂道:"都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了!"

    "嘻嘻嘻------"赛费尔吐了吐舌头:"我先回去酒店房间拿点工具和材料,然后就要回去武器工房里去了喵。所以,回头见喵?"

    "嗯,回头见。我会酒店房间休息去了。"贝迪维尔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对赛费尔道:"顺便在战舰的仓库里帮我把那个旧的电磁力引擎取出,送到大不列颠的战舰上吧。我的铁骑需要更换引擎才能修好。"

    "好的,交给我去办喵。"赛费尔道。

    "还有,明天的比赛祝你好运。"贝迪维尔多嘴又说了一句。然而他刚说出口就开始后悔了。因为如果明天赛费尔打赢了比赛,就意味着后天豹人青年必须和他父亲帕拉米迪斯对战。只要他们被分在同一组里,这种对决就绝对无法避免。届时,事情会变得非常尴尬吧。

    "好……"赛费尔于是露出了一脸的假笑,没有再说话了。

    在尴尬的气氛之中,二人回到酒店出了电梯马上就分头行动了。贝迪维尔告别了赛费尔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里,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本来正打算躺在那张空气凝胶床上好好休息一会儿,养好身上的伤再说。没想到嗅觉敏捷的狼人青年从空气中察觉到了些许异样,虽然那气息非常微弱,但贝迪维尔可以肯定房间中除了贝迪维尔和白熊人伊莱恩的气味之外还混杂过别人的气味。有谁闯进来过了。

    想到这一点,狼人青年瞬间便紧张起来,手已经摸向腰间的武器握柄处,他的钨龟舌鞭子已经处于随时可以挥出的状态。

    "嘿,放松点。"看见贝迪维尔马上就露出了一副临战状态,有个声音就开口说道,并从房间角落的阴影里走出来。

    "卡娜。"贝迪维尔认出了那个女人的声音,马上不悦地低哼:"可以解释一下,你鬼鬼祟祟地躲在阴影里,是打算干什么?"

    "先等等,马上就完事了。"然而卡娜没有搭理贝迪维尔,而是拿着某种探测器似的东西在贝迪维尔的酒店房间里到处嗅探摸索。直到她把她原本所站在的角落彻底检查过一边以后,女人才转过头来说道:"好了,应该没有任何偷听器。这房间安全了。"

    "我需要你的解释,不要绕圈子。"贝迪维尔怒道,更抓紧了钨龟舌鞭子的手柄。自己的房间被陌生人入侵,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对方是个女人,贝迪维尔也会毫不犹豫地挥出他的武器。

    "呼呼……简单地说,我有事要来找你商谈,但是我的身份目前比较尴尬,所以只能以这种形式偷偷潜入你的房间之中和你说话。"卡娜朝贝迪维尔慢慢地走过来,扭着屁股,双手摊开并展示出空空如也的手心,似乎是想向贝迪维尔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这个问题我老早就想问你了。"狼人青年低声道:"你到底是哪一个阵营的?斯芬克斯老爹的人?还是默罕默德商会的人?还是说,是那个黑帮老大赛特的人?"

    "我属于我自己的阵营。"卡娜却淡然笑道。

    贝迪维尔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本来应该是默罕默德商会的安保主任的卡娜,昨天在地下玻璃金字塔实验室里放过了贝迪维尔一行人,而且也有帮贝迪维尔一同去救伊莱恩。理论上说卡娜应该不算是商会的人,但她现在在酒店里也摆出这副小心翼翼地接触贝迪维尔的样子,看来她也不是斯芬克斯老爹派过去商会的卧底。所以这女人真是身份成迷,贝迪维尔始终看不清楚她到底是属于哪个阵营的人。

    不过从现在看来,既然卡娜能够如此轻松地潜入有高度安保设施保护的贝迪维尔的房间,那么她确实是个挺危险的女人。狼人青年至少应该庆幸这女人暂时不是他的敌人。

    就在狼人青年如此思索着的时候,女人已经靠得很近了。

    "什么------"她一手按压在贝迪维尔的胸口上,"你还在怀疑我?还是说,你心里正在想,我暂时还不是你的敌人,真是一件好事?"

    贝迪维尔的心思都被对方猜透了。

    "卡娜小姐,请你自重些。"贝迪维尔看到对方的手开始不安分地从他胸口向下移动的时候,不禁干咳了一声警告道:"你这次来找我到底有何要事?没有重要的事情请快离开,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噢,你一点都不懂风趣。"卡娜没有继续调戏贝迪维尔,而是退开半步:"这次我来找你有两件事。一件一件说吧。

    首先,跟你报告一下状况吧。因为你们这群兽人昨天在地下实验所大闹了一场,维鲁克都气炸了。但是他知道这次是他的失职,所以没有把具体的情况向他的上头报告,只是交代说实验室出现了生化泄漏而已。总而言之,你们很幸运,默罕默德商团的人没有彻底盯上你们。然而------

    "

    "然而?"贝迪维尔一皱眉,有不好的预感。

    "我想你也是刚刚完成自己的比赛,没有来得及看今天比赛的重播吧?"卡娜似笑非笑地轻叹了一口气:"你们之中那头笨熊闯祸了。他在今天的比赛里用了一个新的变身。他变成了沙漠魔鲛。这比赛的录像一在电视上播放,立即引起了商团那边的注意。"

    "伊莱恩?但是……怎么可能?"贝迪维尔记得他们昨天已经把变成鲨人的伊莱恩的背鳍割掉了,伊莱恩应该就这样解除变身,并且不可能再次变成沙漠魔鲛才对的。

    "就是可能。不相信的话自己扭开电视看重播,下一次重播应该在今晚六点左右。"卡娜朝狼人扬了扬眉:"就在你们把那头笨熊的背鳍切掉那一刻起,病毒本来应该全部被你们清除掉的,即使剩下些许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活性对那头笨熊进行全身的细胞改造。然而他还是变成了沙漠魔鲛。我想这可能和你们兽人的变身能力有关系,具体的却不清楚,反正我不是科学家。"

    被卡娜这样一说,贝迪维尔刚好想起了之前亚瑟对他说过的话。兽人脑部海马体内似乎有一个额外的[变身器官],其中储存着每一种变身的原生遗传物质。它们就像密码一样被储存在兽人体内,只在变身的瞬间被释放,让兽人按照遗传物质变成各种不同的形态。搞不好伊莱恩已经把[鲨人]的遗传物质复制了一个副本,存放在自己的变身器官内,所以原本只有两个变身的白熊人伊莱恩,就又追加了白鲨人这个新的变身。

    真是有趣。但是细想之下也特别瘆人。搞不好现在的伊莱恩已经不是原本的伊莱恩了,而是别的某个生物……

    "总之,"见贝迪维尔又陷入了沉思,卡娜开口打断道:"叫那头笨熊平时出门小心点。默罕默德商团的人没有彻底盯上他,但是他也不会太安全。特别是对于他那种脑子不好使的家伙,估计马上就会被拐骗走。"

    "明白了,我会把这事转告伊莱恩的。"狼人青年低声答道。应该说与其要伊莱恩以后出入多留神,还不如直接在白熊人身边安插更多人手,让那小子不要单独在外面行动。

    "然后,还有第二件事。"卡娜话锋一转,继续交代道:"有一个人要我代为引见你呢,真是不寻常。"

    "啥?"狼人青年不禁觉得懵了。

    "因为那人认为,要是直接跟你接触的话,你二话不说就会和他动手打起来。所以他要我代为引见,先给你一个心理准备。总之,等一会儿你们见过面后,别急着动手,懂吗?"

    "哼……这得看情况而定。"贝迪维尔皱着眉头。到底是谁要见他,为什么要那样郑重其事地找卡娜来做中介人?(况且贝迪维尔并不十分相信卡娜啊!)

    "好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可以出来了。"卡娜说道。

    于是,又有一个人从房间的阴暗角落里走了出来。

    "噢,太棒了,更多的擅闯者。"贝迪维尔不禁吐槽道。

    他本来以为那人是某位他不认识的大人物,或者他昔日的某位仇敌。但是他的猜测和实际情况差了一大截------从阴影里走出来的那人披着斗篷,斗篷上还附有又深又厚的兜帽,把那人的脸都遮在阴影里了。

    这副奇特的打扮,即使在日照强烈的非洲国度里也不免显得格外可疑。但是贝迪维尔并没有特别的疑惑,因为认得这人的这身装扮,狼人青年在几个小时之前还见过穿着这身古怪装扮的这个人。

    ------"索拉尔?"贝迪维尔疑惑地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