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回到过去当特工 > 第231章 取货
    一连五天,特工处的中高层,都被要求去审讯何虎。日本人放话,谁审了何虎的问题,大大有赏。

    结果是,赏没有人拿到,倒霉的人倒是有几个。那几个人,本身有把柄给日本人抓住了,何虎一引诱,最后,便成了何虎的下盘菜。

    五天后,何虎在井上五郎的陪同下,离开了特工处。

    曹宁没有去在意特工处上上下下的惊慌,因为延安再一次来电,询问曹宁货的情况。

    “不能再拖了!新四军急需这批武器。”韩雪说。

    曹宁也感到,不能再拖了。

    这段时间,日本人将重心放在审内上,现在审内结束了。后面,日本人肯定会注意外面。

    克林特的那批货,是日本人的重心,他们肯定会再次追查。说不定四平仓库的所有存货都会检查一遍。

    “今晚开始行动。你通知延安,让他们明天在常熟接货。”曹宁说。

    之所以直接在常熟交货,是因为,昨天,井上五郎来电,让曹宁送一批货到常熟,给那边的准备投降日本人的一支国军部队。

    因为那支部队,日本人准备留作作饵,用来钓其他的国军,所以,不能让人知道该部队己叛变。

    日本人不能公开联系,只能让中国人去。在吉川贞佐的眼中,能够相信的中国人,也只几个人。曹宁就是一个。

    曹宁是在得到了这个消息后,认为这才是出货的好机会。

    之前一直停止行动的曹宁,马上联系延安。

    曹宁决定将四平仓库的货取出送走,反正要给那支国军送货,不如新四军的货也一起送,倒时候,在沙家浜交给新四军。

    本来韩雪意思让新四军半路上抢了曹宁的货,顺带将克林特的货也“抢”了。

    但是曹宁不同意。

    这送货,明面上是曹宁带的人,但是,沿路上有什么布置不清楚。如果日本人在挖坑,那么跳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延安方面也同意曹宁的意见。一批美式武器的价值,对于曹宁来说,很小很小。延安宁愿损失那批武器,也不愿曹宁去冒险。

    至于这批货如何靠拢曹宁,并且不被怀疑,延安方面有通知。只要曹宁将这批货送到指定的地点,那里有人接货。

    在曹宁动身离开上海时,会在路上,碰到一个熟人。这人就是曹宁曾经的上司──原来警察分局的一个巡长。

    曹宁考进警察,是那人看中他的。

    这个人是一个共产党员,他会随这批货去往新四军驻地,再去延安。

    晚上,曹宁带着韩雪,再次来到了四平仓库。

    在这之前,曹宁花了不少的功夫,制出了一种吸入式麻醉药──氟烷。

    吸入麻醉药是通过肺部吸入而达到麻醉效果的药物,包括气体和液体吸入麻醉药两类,多为挥发性液体,如乙醚、氟烷等;少数为气体,如氧化亚氮。

    吸入麻醉的深度可以通过调节气体吸入中的药物浓度加以控制。吸入性麻醉药在体内的分布首先与局部组织血流量有关。如脑、心、肺等组织血流量大,药物分布就快。

    最终分布则取决于药物与局部组织的亲和力。脑/血分配系数可反映吸入性麻醉药与脑组织的亲和力,该系数是指脑中药物浓度与血中药物浓度达到平衡时的比值。该系数越大时,则药物愈易进入脑组织,麻醉作用也愈强。

    氟烷:为无色澄明、易流动的易挥发香味的重质液体,无引燃性。

    该品为常用的全身吸入麻醉药。麻醉作用较乙醚强而迅速,诱导期很短,但镇痛和肌肉松驰作用不强,用量少,无刺激性。该品的缺点是抑制心脏和扩张血管,能使血压下降,脑血管扩张导致颅内压升高和对呼吸中枢有抑制作用。

    曹宁制出来的氟烷,药重但不会致命。守卫最多美美地睡上几个小时,便会醒过来。由于气味消失很快,守卫醒来后,不会怀疑自己被人麻醉了。

    来到了四平仓库,曹宁让韩雪在车上等他。

    曹宁象猫一样纵跃,来到了四平仓库的院门房。

    那个守护大门的人还没有睡,正在偷偷看书。

    桌上,放着一个大茶杯。

    门房的窗户是开着的。

    由于担心被发现,所以那个门卫将书放到抽屉中,低着头去看抽屉的书。不时的,他会抬头看看窗外。

    但是,他每次翻开一页,就会看几分钟,直到这一页看完了,他才抬头察看。之后,又翻页、看书、抬头。

    曹宁偷偷潜到了窗户外,听到门卫又翻一页书时,便快速地伸进手,将手中的一个小瓶的氟烷滴了几滴到茶杯中。

    等到门卫再次抬头时,他听到了一声猫叫。

    没有在意的门卫,端起桌上的大茶杯,喝了几口温茶。然后,再去翻书,看了起来。

    这一看,他就两眼撑不开了,一阵沉重感袭来,便扒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解决了门卫后,曹宁便去了仓库那边的哨亭。

    哨亭的守卫没有看书,他在偷偷地喝酒。而且不是在哨亭喝。在哨亭喝,万一查哨来了,一瞅就发现了。所以,他在离哨亭五米的一个墙角边喝。

    曹宁发现了他后,便丢一个石头。

    石头的响声,让这个守卫放下了手中的酒瓶,站起来,向着响起的地方走去。

    就在他离开时,曹宁滴了几滴氟烷在他的酒杯中。

    那个守卫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墙角,坐下继续喝酒。

    有氟烷的那杯酒喝下肚,守卫又倒了两杯酒,全部喝下。

    三杯倒!说倒就倒。

    守卫头一歪,靠在墙角晕了过去。

    曹宁上前检查后,确认他在沉睡。这时候的他,别说在他耳边说话,就是拿一个锣来敲在他耳朵,他也醒不过来。

    弄完了这些,曹宁便退了回去,打开了仓库的大门。

    到了车边,曹宁对韩雪说,直接将车子开进仓库。

    韩雪应了声,启动车子,开向仓库。并且将车子开开一楼内,车屁股就在二楼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