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回到过去当特工 > 第148章 高桥行动
    戴笠走后,少校命令一个中尉开着一辆大车,将这辆没油的车拖走了。

    而少校则是带着人跟着车一起去了军统的一个秘密据点。

    在据点里,少校看着被士兵们抬下来的尸体。摆摆手:“你们的任务完成了,走吧。”

    中尉带着士兵们离开后,少校来到了老方的尸体边,给老方打了一针。

    一会儿,老方睁开了眼睛。

    原来,在第二辆车开出来后,老方吞了一粒药,之后,他便光荣地闭上了眼睛。

    对于老方临阵死亡的事,车上的人有人有怀疑,但是这时候,正是与中国军队战斗的时候,没有人去关注他。

    当第二辆车没油停下后,戴笠带着人来到了车边,指挥着士兵,开枪射杀。他不想留活口。

    留活口的话,就有可能将老方的表现传出去,那样,老方就会出事了。

    同时,戴笠让自己的副官,亲自带着人将这辆车押送回军统秘密点。

    副官受命,知道老方的情况。所以他支走了人,将老方救醒。

    老方醒来后,副官向老方传达了戴笠的命令。于是,老方便穿了一身上校军服离开了南京,乘船去往重庆。

    而那些尸体,被少校安排人堆在一些,一把大火,烧了过干净。就是有人有心想查,也查不到了。

    ……

    由于出现了日本人袭击事件,所以,这个会议推迟了一个半小时才开,开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十分。

    就在主席台上的要人按位入坐时,戴笠看到了急匆匆而来的方杰。

    方杰一来,就向戴笠报警:“袭击还没有完。”

    原来,曹宁回到了家中,炒了三个小菜,坐着喝着戴笠送的酒,抽着戴笠送的烟,特舒服。

    吃着喝着,曹宁吃到了远处传来的炸药爆炸声。

    那是第一辆车炸的时候。

    爆炸声让曹宁惊出了一声汗,他想到了一件事。

    前世,这场袭击,没有汽车袭击这一回事,直接是日本人在台下袭击。

    这一世,过程都改变了。

    真的改变了吗?

    曹宁想到,如果这一世,日本人还会继续用台下袭击呢?那守护会场的许多士兵,都去阻击袭击的车子,这样一来,会场的保卫就弱了很多。

    换作自己是高桥美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对,双环!日本人下的是双保险。他们知道汽车袭杀不可能成功,等你汽车冲过去了,那些大官们早就跑了,你杀谁去?真正的后手是台下袭杀。

    这时候,中国人认为,袭杀已经过去了,他们紧张的心松了下来,也就少了防范。

    想到这,曹宁酒也不喝了,跑了出去,在公共电话给方杰留的号码留了一句话:“有紧急情况,我在四号点等处座。”

    方杰这时在会场,于是,电话打到了会场的军统专线电话上。

    当方杰听了曹宁的留言后,便开车急忙向曹宁的小店一里处的一个厕所驶去。

    到了厕所,方杰刹车停车,下车急奔厕所,让人一看,就是一个尿急的人。

    曹宁在厕所等方杰。

    “我在会场,火急火燎地赶来的。”方杰说。

    曹宁直接说:“你马上回去,保护好委座。”

    方杰楞住了:“你的意思是,还有……”

    “对!日本人的杀手锏不是车袭,而是人袭。我那天听那个组长说过,当时她的话说的很轻,可能是贴在那人的耳朵说的,所以没听明白。刚才,我想起来了,日本人是用车袭作掩护,然后让台下的人,对台上进行袭击。”

    “台下的人?可是有人检查啊,不准带武器。”

    曹宁:“如果检查的人就是日本人的同伙呢?”

    方杰一听,转身就跑,这一次,他开的车速,是他开车来最疯狂最快为一次。

    来到了会场,看到了主席台上有人入坐,方杰便急忙找到了戴笠,将曹宁说的情况汇报了。

    戴笠一听,傻了。不过,也就傻一分钟,他马上回神过来,带着方杰向主席台跑去。

    这时候,来不及喊人了。你一喊,日本人知道了,他就会先下手,提前开枪。

    不到一分钟,戴笠与方杰跑到了老头子的坐位前。

    “委座,快撤。”戴笠喊道。

    但是,枪声响了。

    原来在他们向主席台跑的时候,台下的伙计知道坏事了。他也不等那些人都入坐主席台,能杀一个是一个,反正最大的那一个在就行。

    所以,他开枪了。

    枪响时,方杰与戴笠扑向了老头子,将老头子扑倒在地。

    但是,方杰还是中弹了。不过是轻伤,子弹打在他的左臂上。

    方杰中弹不影响他的反应能力,他马上掏枪,对着台下的伙计便射。

    伙计拿的是一支驳壳枪,可以连发。

    刚才,他打了五枪,但是老家伙被两个人护住了。所以,他便对着台上的其他人,打光了弹夹中的子弹。

    这一打,台上的人有三个人中弹了。

    就在伙计换弹夹的时候,方杰开枪了。一连三枪,子弹全部击中了伙计。

    伙计看向了高桥美子的方向,嘴唇动了动,然后倒下了。

    高桥美子读懂了伙计的意思,让她撤。

    这个时候,中国的士兵与军统的人没命地向着台上台下冲,再想杀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而伙计的两个同伴,正是值勤的士兵。他们也被发现了。

    于是,他们一边开枪,一边喊着向着台上冲。

    这种冲法,不死才怪。

    最后,他们都倒在地上。

    高桥美子看着倒在地上的伙计三人,又看了看主席台上密密麻麻的人。叹息一声,开着车子离开了。

    台上的方杰,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看到了高桥开车离去,于是便喊:“别让她逃了。”

    但是,此时的台上人声嘈杂,没有人听到他的喊声。

    也有人听到,那就是戴笠。

    戴笠看着那飞驰而去的军用吉普问:“那人有问题?”

    方杰说:“我感觉那个人就是这次行动的组织者。”

    戴笠赞赏道:“有胆子,竟敢开车直接跑。”

    其实,除了开车跑,高桥美子也没其他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