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回到过去当特工 > 第55章 突袭
    洪涛点头:“我猜测,监舍值班最少要六个人,那么,有十五个人现在在休息。”

    曹宁看了看花名册说:“我们先去干掉睡觉的人。那些人没防备,好下手。”

    “好!”

    两个人一起向着左边的一间屋子走去……

    就在曹宁杀人时,薛之谦却去了大三元赌场。

    “之前买我怀表的那个年轻人呢?”

    薛之谦问管事。

    赌场的人是值两班,从晚上十二点计算,十二点前一个班,十二点后一个班。

    十二点前的班正在办交接,马上就要下班了。

    管事说:“那个小子刚走不久啊。丽丽知道。”

    丽丽就是曹宁那张台的荷官,她来了后,很清楚地说:“那人赌了好久,赢了不少钱。应该是在十一点半左右走的。”

    曹宁本来是十一点走的,但是那荷官记成了十一点半。

    听说曹宁是十一点半走的,薛之谦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赌场。

    之所以从家中的床上爬起来跑来赌场,是因为薛之谦心慌。他担心曹宁是有意来接触自己的。所以他杀了一个回马枪。

    如果曹宁是跟踪自己的人,那么自已走了,曹宁也会马上离开。但是,在他走后两个小时,曹宁才走,那么说明,这人没有打自己主意。

    薛之谦再次离开,回家睡觉去了。

    就在他查曹宁时,他不知道,曹宁已经杀进了他的手下的宿舍。

    一共有三个宿舍,每个宿舍有八个人。除去死去的人外,现在每个宿舍平均只有五个人。

    曹宁进第一个宿舍,洪涛进第三个宿舍。他们准备清完了这两个宿舍,向中问包抄,袭杀第二宿舍的人。

    第一宿舍的人睡的象死猪一样,有两个人口中流着口水。

    估计他们是在梦中吃好吃的。

    曹宁走过去,从靠门边的人杀起。

    手起刀落,刀从喉咙过。第一个人死了。

    第二个人死时,发出了痛苦的哼声。

    这时,第三个人听到了声音,睁开了眼睛。但是,在他睁开眼睛时,曹宁的刀已经从他的颈下划过。

    他的口动了动,但是发不出声来。

    这个人的血飞了起来,飞到了第四个人的脸上。

    睡梦中,第四个人的手抹了抹脸,发现沾沾的。他急忙睁开眼,慌忙之中,他伸出手指着曹宁:“你……”

    曹宁跳了一步过去,一刀刺进了片的心脏。然而将刀一搅,那人再也没能喊来。

    在曹宁杀第四个人时,第五个人已经醒了。他没有喊,知道喊没有用。而是将手伸进枕头下。

    曹宁已经来不及扑过去了。情急之中,曹宁将飞刀甩出。

    那飞刀划了一个弧线,射向了第五个人。飞刀刺进了他的太阳穴中。

    飞刀丢出后,曹宁的人也跟着过去了。拿起那人的枕头一看,原来枕头下有一支手枪。

    那是一支勃郎宁手枪,子弹是满夹的。

    曹宁收了那支枪,走出了第一宿舍。

    在他走出第一宿舍时,洪涛也走出了第三宿舍。双方都打了一个手势,表示已经完成了。

    之后,洪涛又做了一个手势,让曹宁在第一宿舍放哨,他自己去第二宿舍。

    曹宁点了点头,退回到了第一宿舍。如果有人过来,看到宿舍外的曹宁,不认识,那么就暴露了。躲在第一宿舍,可以随时冲出来,击杀外面的人。

    洪涛进去第二宿舍后,用了不到五分钟,便出来了。

    两个人在这套屋内四处搜查起来。

    “没有发现那个小队长。”洪涛说。

    曹宁:“可能临时出去了。不管他了,我们进监区。”

    “好!”

    说是监区,就是一个后院。

    刚才杀人的地方是前院,前院是中统的人住。后院是关犯人的地方。

    洪涛带着曹宁向着后院走去。走到了一个铁门边,洪涛敲了敲铁门。

    这时,过来了一个人。

    “你们是谁?”那人端着手枪问。

    洪涛拿着在门卫室得来的探视批文说:“我们是局本部审讯科的,奉命连夜审查犯人。”

    那人接过了批文,这东西本来就是中统本部开出的,是真货,只是洪涛将时间改了。将已经过期的时间改成了现在的时间。

    那人看了看,确定是真批文:“等一下,我去拿钥匙。”

    曹宁看了看洪涛,两人感到庆幸。

    就算是杀光了外院的人,但是只要这铁门不开,曹宁二人是进不了内院救人。

    那人很快回来了,拿钥匙开了门。

    “跟我来登记一下。”那人对洪涛说。

    洪涛应了声,对曹宁做了个手势。曹宁明白,让他警戒。

    洪涛跟着那人进了值班室,一进门,洪涛就下了狠手,立即杀了这个人。

    杀了人后,洪涛拿出值班室的表格看了看,确认了内院的中统的人数。

    内院中有中统的值班人员六人。除了刚死的这人外,还有五个人,其中四人在休息,只有一人在监区值班。

    洪涛出来,告诉了曹宁一声,两人去了内院的宿舍,没有费多大的功夫,除掉了那四个人。

    现在,内院只剩下一个人,就是在监区的一个人。

    而曹宁的心情轻松了起来。

    当他们离监区有十米远时,那个值班的人喊道:“谁?”

    洪涛拿着从死人身上搜到了证件,挥了挥:“我们是局本部审讯科的,奉拿审讯犯人。”

    那个人听说是局本部的,警惕性松了下来。这时,洪涛离他只有五六米远。

    突然,那个人想起了什么:“站住,审讯犯人要有我们的人陪同,我们的人呢?”

    曹宁看到对方已经怀疑了,便掏出刚杀人的那把飞刀,挥了出去。

    飞刀之快,瞬间便到。对方躲过了。但是,曹宁在后面又有一把飞刀。

    这一把飞刀,那人没能躲过,刀正中那人的心脏。但是他没有死。他的手,伸向了腰间。

    那是准备掏枪。

    洪涛可不会让他得逞,在飞刀飞出时,洪涛已经冲上前去,一脚踢向那人的头。那头象西瓜爆了。

    洪涛手一挥,曹宁马上对内院搜查起来。

    “没有人。”曹宁回到了洪涛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