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的阴阳故事录 > 第五章 僵尸(上)
    距离上次湘西的事情过了大概一个月,这一个月,我跟茅十三学习了不少道术。他表面也就是假正经,一看到我就跟看到块宝一样,开始粘着我让我学习道术,发扬道家。我寻思我可没打算当个道士,这都说了道士五弊三缺,万一我不好的,有个命缺,那不就完蛋了。我可还打算多活一段时间呢,结果茅十三这家伙告诉我学道之后就已经有了。我丢.......

    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也对道术懂了不少,一些基本驱魔的方法也懂不少,还能多少画几张简单的符纸。画符是最劳费心神的一件事情,精神需要高度集中,期间不能断笔。按照茅十三的话来说,这断了笔就相当于你玩电脑没了电一个意思。你瞬间我也就明白了差不多。

    小周最近也是在调查其他的案子,没时间来粘着我,也令我清静了不少。茅十三这边整天也算是无所事事,毕竟哪里能随便出现这种妖物害人的事情,一个月我白天出警忙活,晚上还得学习道术,基本是没睡过好觉。但是也令我生活算是充实不少。某天,我还是照常出警回来练道术,茅十三的办公室大门就开始响起来了。一开门,是一个刚来到这里的小警员,气喘吁吁说找他。茅十三让他先放平心情问他出了啥事,我也看出来这个人身上散发着阴气,虽然不致命,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估计时运会变得很差。

    小警员简单描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原来是附近山村一个富贵人家准备迁坟,说找了个阴阳先生看了一下风水,下葬地方定好之后,上下就开始忙活了起来。这葬死者的地方挖到一半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原来是这个祖坟让人家抛了,棺材都被撬开了。这一家子虽然生气但也无济于事,毕竟这种算是荒山野岭的地方,找到盗墓人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这富贵人家有些无奈,只能继续开始迁坟。这富贵人家的祖先还是个达官贵人,虽比不上那些大将军什么的,但陪葬物品拿了之后也可以逍遥快活个十年八年的。就在迁坟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这棺材从土里出来之后,天上乌鸦就开始盘旋啼鸣,就和孩子的哭声一样!这一家子看着实在有些不对劲,就报警找了几个警察护卫。这去了的警员也都纷纷倒在棺材附近,这才觉得事情不可收拾,这个小警员也就回来给茅十三报信了。

    茅十三也觉得事情不好,让我收拾东西和他去一趟,也顺便告诉了一下那个小警员不要过去了,他这身上阴气有点重,再过去可就致命了。小警员是个机灵人,听到说话之后也就出去了。茅十三让我准备好朱砂,糯米,红线。这些都是对付僵尸用的,据茅十三来说,那个尸体已经开始渐渐的变成僵尸了。这僵尸比那些厉鬼还难对付。

    东西准备齐全之后,我们两个便开车去了。时间不长,大概3个小时,也就到了那村子,左右环山,只有一天小路可以开车进去。过去之后,茅十三找到那名富贵人家之后说明了来意,便急忙的过去查看尸体。这一打开棺材,一股恶臭就传来了,那富贵人家也赶紧离得远远的。我寻思这是你的祖宗,你还那么嫌弃,人品不咋地呀!这我和茅十三朝棺材里看去,尸体僵硬却没有腐烂的迹象。显然已经成了僵尸,不过好在没有吸收多少阴气,没有发生尸变的现象。这村子四周环山。村北有一片森林,村东有一条河流,村西则是荒山,村南肯定有金矿之类的东西在,而这尸体,就夹在这中间。“金木水土,那这火呢?”我有些疑问问道,茅十三指了一下尸体,我就明白了,这火是这所尸体,可是这尸体怎么就说火了呢?

    茅十三便再次开始解释:这具尸体,死之前有一股气,死亡之后,气不散,也就大概率会变成僵尸,而这气在他刚死去的时候也算是“人气”这都知道,无论僵尸还是鬼,都惧怕人多的地方,也就是说惧怕阳气。而这阳气,就是人散发出来的气,这人死者钱把最后一口阳气卡在了喉咙里便死了,阳气属火,便有了火的由来,而这口气渐渐的被尸体的尸气吞噬,也就变成了一口经久不散的阴气,尸体也就靠这口气化成僵尸。而附近这个五行布局,都是为了堵住这里边所有的气。为的就是养出一个千年僵尸,不过可能这个下葬的人没想到这个村子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一直生存在这里,也就导致了阳气在这里经久不散,阴气也在这里经久不散。达成了一种平衡,这才延迟了尸变,不然现在扒开棺材之后,这尸体早就袭击我们了。这么一说,搞得我后背有点发凉,问茅十三这个尸体该怎么处理,茅十三的意见肯定是烧了他,但毕竟人家祖宗,这烧了面子肯定过不去。没办法,茅十三就拿了几颗钉子,在棺材上打了八颗钉子,说这叫“八仙钉”用来镇住里边的阴气的,随后便让几个伙计弄到太阳底下暴晒。并且嘱咐让这富贵人家晚上记得把棺材放到屋子里,别被月亮照到。我和茅十三便在附近的村长家住了下来。

    这村长好客,跟我们就一直聊,聊到了半夜2点多才去睡觉。期间也问我们各种关于这个棺材的问题,渐渐的,我就觉得村长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没说出来,准备放长线,吊大鱼。

    第二天一早,茅十三又安排伙计们把棺材抬出来暴晒。我问茅十三这得暴晒多久,茅十三告诉我按照这个阴气的话,起码三天,所以不用着急,让我跟他去一趟原来埋这尸体的地方。我问他去做什么,他转头特别正经的说:“找盗墓贼”。我也便急忙的跟了上去。

    到了之后他自己抓起一把土闻了起来,还舔了一口。

    “你饿了我给你从村民家拿点吃的,别吃土了。”我开玩笑的说道。“我去你二大爷的,我这叫望闻问切,你懂个毛。”茅十三白了我一眼说道。这望闻问切虽是中医的诊断方法,在道士这个行业指观看墓穴周围风水,查看尸体身上气息,查看周围土质松软程度,判断墓穴被盗时间。而茅十三看完之后告诉我,这个墓穴差不多半个月钱被盗的,这估计就是附近村里人做的,那个和我们聊天的村长,身上也有阴气,十有八九就是他。“那不可能呀,他有阴气我怎么看不出来?”我这肯定不信,毕竟这双眼睛不是摆设。这茅十三给我说,这村长对于道术这边估计懂些门道,不想让咱们知道他自己身上的阴气,有些阴气,并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那你为什么能看到?”我便问他。“我是谁?万年无一的天才,那能看不到吗?”这茅十三又开始不要脸的说道。

    既然知道了村长应该就是盗墓的罪魁祸首,那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找证据,这半个月时间他盗了墓穴,警察大概是在五天前来到这里的,也就是说他有十天的空档期,卖出这些文物应该没这么简单。但为了以防万一,茅十三还是让我先回城里的古玩市场看看,也就只有那里能卖这些文物,况且我有这双眼睛,能看出来文物散发的气息,再从上边看看能不能提取指纹和相同的土质,也就可以定罪村长了。要知道,在现在盗墓可是大罪,少说也得让他把牢底坐穿。

    我便立刻开车往回赶,茅十三则在村里边继续看着,防止僵尸发生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