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无限之生命复制 > 第五十五章 完胜
    彩头!

    大岛俊二神情一滞。虽有十拿九稳把握,但他却拿不出十万龙洋彩头。心里莫名一阵恼怒,面前这个家伙,看去不像要比试,而是借机会羞辱自己。

    “你想要什么?”大岛俊二气势不输,冷声喝问。

    “很简单!万一大岛君输了,我也不要龙洋。”

    话到这里,韩浩指了指背后铁衣门大门方向,“只要大岛君冲着我铁衣门牌匾,下跪磕三个响头!”

    “八格!”

    大岛俊二立刻感受极大侮辱。持剑快步逼来,有不顾‘赌约’立刻出手教训的架势。

    韩浩没有迎上去。反而脚步不断后退,避开对方锋芒。

    “你想干嘛?”

    “倭人,不敢赌就滚回姥姥家,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围观人群义愤填膺,骂声不绝。一众铁衣门弟子也冲了过来,摆出群殴架势。

    “大岛君!”

    “不要冲动!”

    随行倭国武士,有人喊话大岛俊二。后者强抑怒火,返回同伴身边,忿忿不平说:“这家伙敢侮辱大倭国武士,该死!”

    “大岛君,这是他要的彩头,你只要不答应,就可以了!”

    “或者,你要有十足把握就跟他比试,反正不会输!”

    “依我看,这家伙来意不善,大岛君还是小心为上!”

    同伴建议不一。有的鼓噪出战,有的小心谨慎,劝说大岛俊二不要中了华国人的奸计。

    大岛俊二有些犹豫不决。不远处,韩浩看出端倪,没多想,又扔出更大诱惑。

    “大岛君,我可以让你出六招!”

    “前三招,我不躲不闪,以肉身相抗。后三招,我以身法躲避,只要你的剑能碰到我,就算赢!”

    韩浩提出新的比试方法。大岛俊二听后感觉受到莫大侮辱,无比愤怒,咬牙切齿说:“我,跟你赌了!”

    “My God!”

    “三清爷爷在上,这货终于答应了!”

    袁帅松了口气。不是担心好哥们,而是生怕倭人武士不愿比试。他顺手摸了摸肖成庆的脑袋,冲着场上努努嘴:“弟弟,你浩哥逼格有所提升,学着点。”

    “哦。”肖成庆不明白这有啥学的。但孩子老实,哥哥们怎么说,他怎么做。

    “我,大岛俊二,会让你这华国人明白,侮辱伟大的倭国武士,会有什么下场!”

    场上。大岛俊二厉声叫嚣,随后拔出竹剑,直扑韩浩而去。

    嗖!

    还是刚才对付胡向春那一招。大岛俊二逼近之后,腾空跃起,双手持剑狠狠斩向目标头部要害。

    一个3级剑师,说实话,韩浩真没把他放在眼里。但也不会任由对方砍自己脑袋。用死党的话来说,他下场是来装逼打脸的,肉身抗住无锋竹剑攻击没有任何难度,但若被削掉头发,就有些不雅观了。

    肉身相抗,不代表可以让对方攻击自己任何部位。

    啪!

    韩浩直接抬起右手,肘部挡住无锋竹剑一击。

    不同于先前,大岛俊二出手一剑劈伤胡向春手臂。韩浩胳膊竟似精铁铸就,无锋竹剑南孙分毫不说,一股反冲力道涌来,竟然将大岛俊二凌空震飞,翻几个跟头,方才双脚落地。

    “干得漂亮!”

    “倭人,你不很牛逼吗!”

    “哈哈,这回撞到铁板了吧!”

    围观人群眼瞅韩浩毫发无伤,顿时鼓掌喝彩,顺带嘲讽倭国武士。铁衣门弟子更是大声叫好,连胡向春也不顾伤势替韩浩呐喊助威。

    “这倭国武士的剑道功力不俗,我等若是出手,凭借铁罗衣刚柔二劲交汇,抗住他的剑不难办到……但小师弟还没得师父传授铁罗衣,仅凭铁布衫刚劲就能无视对方攻击,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白羽惊叹。言语中充满对韩浩这位小师弟佩服之情。

    铁英男笑着说:“小师弟虽没修炼铁罗衣,但你们别忘了,他的武道境界已经达至化劲,内气外放,就算没修过任何护身武技,也不惧这倭人剑师的攻击!”

    “的确如此!”荀广浩点头赞同。自从韩浩成为亲传弟子,他不再言语刻薄,似乎对韩浩印象有所改观。

    唯一不变的就是大师兄叶继祖。

    “小师弟原本可以赢得很轻松,但他过于目中无人,三招肉身相抗过后,又加了三招身法躲避!”叶继祖目光望着场上,语气淡淡说道:“我倒是很好奇,他有什么手段,能躲倭人剑师三招,剑不沾衣!”

    “小师弟应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铁英男很有信心。

    此刻,大岛俊二就有些后悔。能凭借手臂接住无锋竹剑,顺带反涌过来的气劲,凌厉强绝,很轻松将自己震飞……面前这个家伙,绝不是铁衣门普通弟子,实力也远胜过自己。

    后悔无用。既然动手,就要一气呵成,绝不能停。

    “迎风斩!”

    大岛俊二狂吼。竹剑劈向韩浩肩胛部位。练此一刀,他苦修十几年,刀势快若闪电,刚猛凌厉。

    韩浩不避不让,任凭竹剑劈中自己。结果还是跟刚才一样,竹剑宛若劈中铁板,直接被弹开。

    “怎么可能!”

    大岛俊二想不通。手中虽是竹剑,但迎风一斩,劲道狂猛,就算花岗岩都能劈开,却破不了对手肉身防御。

    来不及多想。他反身持刀,狠狠刺向韩浩胸口要害。

    锵!

    竹剑抵住韩浩胸口,再难寸进。韩浩神情轻松,连脚步都不曾挪动半分。正如铁英男所说,他内气外放,在体表形成绝对防御,以大岛俊二的实力,别说伤到他的身体,就连衣服都无法破坏。

    “三招已过!”

    韩浩腰身微微向前一挺,抵在胸口的竹剑,顿时断裂损毁。同时一股大力涌来,直接将大岛俊二震得连连后退。

    “你可以换一把剑,继续!”

    韩浩面带微笑,冲着大岛俊二招了招手。后者显然被他的强横实力吓着了,愣在原地,望着手中残碎竹剑,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不敢了?”

    韩浩嗤笑。随后用脚尖在地面划出半米方圆的圈,“这样吧,再让你占些便宜,我人在此圈之内,只要你能逼我双脚挪动离开这个圈,也算你赢!”

    侮辱!更大的侮辱!

    大岛俊二回过神,双目通红盯着韩浩,嘶声怒吼:“给我剑!”

    一把武士刀,倭国人称之为剑。由同伴手中扔了过来。大岛俊二双手持剑,人若疯狂般直冲而来。

    “我看你怎么躲!”

    腾空跃起。剑刃自上而下,劈斩而来。韩浩人在原地,双目微闭,旋即又睁开。

    眨眼工夫,森冷剑刃已经逼近,速度奇快。

    但落入韩浩眼中,这剑势却缓慢无比。双脚未动,身子向右斜倾,堪堪避过这一剑。

    一招落空。大岛俊二顺势持剑横扫,近身搏斗,对方挪动范围有限,几乎没可能避开。

    谁料韩浩一个弓腰,双脚仍在原地,腰身却柔软若无骨,以不可思议角度平贴地面,巧妙避开这一击。

    “你……你怎么可能做到!”

    大岛俊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其也没多想,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赢!一定要赢!哪怕当场砍死这个华国人,招致铁衣门强势反击,也要捍卫大倭国武士的尊严。

    他状若疯狂,持剑猛砍。但却剑剑落空,别说伤人,连衣角都碰不到。

    落在四周围观人群眼中,倭人武士如疯狗般持剑劈砍,韩浩双脚不动,轻松应对,每逢关键时刻,身体总能以不可思议角度避开。

    “虽无章法,却浑然天成!”

    “难怪师父说小师弟是百年难见的练武奇才,光凭他这一手避让功夫,我们谁都比不上!”

    铁衣门弟子,一个个叹为观止。叶继祖等四大亲传弟子,也是佩服不已。包括叶继祖本人,羡慕嫉妒恨,各种表情从脸上闪过。

    当然,也有人以另类方式,表达心中佩服之情。

    “这个逼装得好啊!”

    “弟弟,别走神,认真观摩学习!”

    “学会你浩哥这手装逼打脸的本事,以后受用无穷啊!”

    袁帅一边摸着肖成庆的小脑袋,一边眉飞色舞叫好。肖成庆很苦逼的样子,他也想学啊,但前提是要有装逼打脸的本钱啊。

    场上,大岛俊二早就忘了比试约定,持剑疯狂劈砍。直到某一刻,被打断。

    “说好了躲你三剑,你特么砍了我三十三剑,也该消停了!”

    一只大手伸出,腕部齐下漆黑如墨,坚若精铁,直接抓住劈砍攻来的剑刃,将其拗断。

    “这是本门铁手!”

    韩浩反击,折剑只是开始,出手如电,一指戳中大岛俊二右肩。肩部顿时出现一个血洞。

    “这是本门铁指!”

    韩浩话语未落,弓步逼近对方,侧身撞击过去。

    “这是本门铁罗衣!”

    大岛俊二直接被撞飞,都在地上,嘴角流血,右肩部位更是血流如注。他倒要硬气,爬起身还想战斗,结果被韩浩一脚踢翻。

    “你输了!”

    韩浩俯视大岛俊二,手指铁衣门牌匾,淡淡说:“输了就要履行赌约,磕头!”

    “八格!”

    大岛俊二愤怒之极,想要起身反抗,却被韩浩脚踩在地面,动弹不得。其同伴想要过来救援,结果被一众铁衣门弟子团团围住。

    “怎么,输了不认账啊!”

    “你们敢动一动,今天全都别想活着离开!”

    自家门派驻地,占据地利人和。铁门弟子逾千,还有围观人群,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将这帮倭国武士淹死。

    倭狗武士有自知之明,没敢妄动。一个个双目喷火,死死盯着韩浩,有看清他的容貌体型,以图日后报复的念头。

    韩浩无所谓。直视一帮倭国武士,用极尽嘲讽的语气道:“听说你们倭国人,信奉武士道精神,最讲究诚信忠勇……自我看来都是假的,一个没有诚信、输了撒泼耍赖的人,不配拥有武士称号!”

    这番话说出,倭国武士内心愤怒慢慢熄灭,一个个脸上闪过复杂表情。的确,这场比试事先有约定,他们的认输了,就该履行。

    倭人虽不堪,但却重诚信。如今所作所为显然违反了他们信奉的武士道精神。

    “放开我!我,给你满意交代!”大岛俊二嘶声大喊。

    韩浩耸耸肩,松开脚放了这个家伙。随后,只见大岛俊二面朝东,跪倒在地,脱到上衣,拔出腰间短剑,刺向自己腹部。

    倭国武士随身配有两把剑,一长一短。长剑对敌,短剑切腹自戕,借此维护武士名誉。

    “吾皇万岁!”

    “大倭国万岁!”

    大岛俊二此刻就是要用切腹自戕的方式,洗刷屈辱,维护武士名誉。他也算是个狠人,对自己下手极快,死意已决。然而就在剑尖快要碰触腹部的时候,一枚暗器隔空射来,打落大岛俊二手中短剑。

    “大丈夫能屈能伸!”

    “大岛君,你的命,可以死在战场,却不能死在这里!”

    人群中,出现一个蓄有八字胡的中年男人,同样倭国武士打扮。就是他,刚才射出一枚棱形飞镖,阻止大岛俊二自戕。

    同样,韩浩也早就发现飞镖射来,却没有阻止。他的目光被飞镖主人吸引。

    “忍法者,等级,5……”

    洞察之眼辨识,此人竟然是5级忍法者。其职业诡异,虽然只有青铜潜力,却兼具战士和术士两种手段,十分难缠。

    这名忍法者阻止大岛俊二自戕过后,旋即隐没在人群,不见踪影。

    “嗨依——”

    大岛俊二朝着此人离去方向行礼。之后转过身,直接冲着铁衣门牌匾磕了三个响头。

    “我输了,我履行赌约!”

    大岛俊二随即离开。韩浩没有阻拦,没那个必要,也没有借口。

    当一帮倭国武士在人群讥讽哄笑下,离开铁衣门驻地过后。韩浩和袁帅肖成庆,全都露出笑容。这一刻,他们已经收到支线任务完成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