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无限之生命复制 > 第五十一章 铁指叩门!
    所谓黑房,韩浩踏进一步,尽数了然。

    一个方圆近千平方的屋子,没有窗户,连大门都用厚布帘封住,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呼呼’破空声不绝。正前方,透着微微光线的地方,还传来人声低喝。

    黑房环境恶劣。却难不倒韩浩,只见他闭上双眼,再度睁开之时,双瞳如猫眼,泛出淡黄琉璃光泽。

    猫形之力,夜视加持。

    黑房内部景象立刻尽收眼底。房顶整齐排列一根根轮轴,铁链垂下,末端系有一颗颗铁蒺藜。伴随轮轴运转,铁蒺藜飞舞,布满整个空间。

    铁蒺藜看去并不大,十斤左右,外表嵌有利刺。来回飞舞,所挟劲道外加穿透力,相比刀剑攻击还要强。

    先进来的胡向春,此刻就面对铁蒺藜攻击。他双臂护脸,全凭肉身相抗。衣物早就破碎,露出的肌肤在铁蒺藜攻击下,隐有血丝渗出。

    不容易啊!

    韩浩能看出,这位胡师兄一身铁布衫功夫,已经接近练至大成。但要抗住铁蒺藜不断攻击,还是很吃力。

    一枚两枚攻击,不足为惧。就怕屋内上百枚铁蒺藜飞舞,如暴风雨袭来。单凭肉身相抗,很难熬。

    “这黑房……应该是考验铁衣门弟子肉身防御!”

    韩浩仔细打量,正前方二十米,同样有一布帘遮挡的门户。不出意外的话,横穿过去,就算通过黑房考验。

    必须要用肉身相抗吗?

    韩浩笑了笑。以黑房环境,别人没有选择,而他……却不一定。

    一步踏前。韩浩已经身在铁蒺藜攻击区域。左侧三枚,右侧五枚,正前方还有两枚……一枚枚铁蒺藜破空袭来。

    只见他身子一扭,动若狸猫,竟然不费劲避开铁蒺藜攻击。继续向前,其身躯步伐总能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避开铁蒺藜攻击。

    猫眼不仅具备夜视,还有动态视觉的能力。就换句话说,在猫科动物的视线中,所有正常运动的物体,运动轨迹都会被放慢放缓。

    因此,对于旁人来说,迅疾袭来的铁蒺藜,在韩浩眼中,近似慢动作缓缓而来。他有足够反应时间,躲闪避开。

    “老胡,要不要我帮你?”

    没几秒,韩浩已经来到胡向春身侧。他忽然开口,惊得后者一愣,旋即想起此次精武堂后门打开的原因,也就知道来人是谁。

    “韩师弟,别管我,你……”

    胡向春一开口。内劲松懈,肉身防御降低,着实挨了几下铁蒺藜,皮开肉绽,疼痛难忍。

    老胡人不错,前两天还指点过自己练功窍门。韩浩不忍见他满身血污还苦苦坚持,伸手抓过去,带着对方冲向前方门户。

    呼!

    厚厚布帘被撞开。两道身影落下。韩浩拍了拍手。胡向春眼睛微闭,似乎不适应外界光线。

    “我这……也不知道算不算通过黑房?”

    胡向春苦笑。随后走到旁侧,摇响挂在墙壁上的铜铃。他感激韩浩帮自己,又恨自己没用。但既然通过黑房,还是想见识下一关考验。

    黑房后面是一条小径。两人并肩向前走去,没多久来到一个院落。在那里,叶继祖铁英男等四大亲传弟子出现,都用好奇目光打量过来。

    韩浩没注意这几位,目光落在院子前方一尊铁鼎。鼎下升起柴火,鼎内不止烧煮何物,冒出缕缕青烟。

    “你……投机取巧?”叶继祖瞅见韩浩衣衫整齐,不见半点破碎,当即投来疑问目光。

    韩浩笑了笑说:“大师兄,我总不至于爬着通过黑房,就算可以,也不可能这么快!”黑房情况,他当然清楚,铁蒺藜攻击区域,唯一死角就是地面。换句话说,支撑不了可以伏地等待救援,也可以匍匐爬行出来。

    但是爬行,空间有限,四肢很难用力。因此速度会很慢。

    叶继祖当然知晓。他有疑惑,又或是袁帅等人出言不逊,迁怒于韩浩,存心找茬。

    “你的衣服未损,显然没用肉身相抗,即便通过了,也违背铁衣门祖师设下黑房考验的本意。”叶继祖望向韩浩,冷冷说道:“因此,你淘汰出局,可以走了。”

    韩浩听后眉头一皱。他有些不明白这位大师兄,为何对自己抱有不明敌意。不想过多争论,他直接冲着铁英男说道:“二师姐,如果规矩真是这样,我可以回去再闯一次黑房。”

    “你想闯就闯,铁衣门无尊长,都听你的?”荀广浩在旁讥讽。

    韩浩听后不自觉有些恼怒。他不想惹事,但若有人不开眼找事,也会奉陪到底。

    “事先没说明,不管韩师弟用什么办法通过黑房,都算有效。”

    关键时刻,集美貌于英气为一体的师姐,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叶继祖荀广浩不服气,结果被铁英男一句话噎住。

    “这是爹的意思。”

    铁英男没有再多说,伸手指向旁侧柴火燃烧的铁鼎,示意韩浩:“第二关,火中取栗!”

    何为火中取栗?并非想象中,从柴火里面捡栗子,实际难度可能还要大一些。

    铁鼎注入菜籽油,刚好没过手腕。油烧的滚热冒烟,温度恐怕比火焰还要高。在鼎底位置,投掷不少鹅卵石。

    火中取栗,从滚烫热油中连取十枚鹅卵石。中途不准换手,相隔时间不准超过三秒,少取一枚鹅卵石都算失败。

    铁英男说出规则后。胡向春过去察看,还伸出手指蘸了鼎中热油,然后苦笑摇头。这一关考验黑铁手造诣,非练至大成,手掌水火不浸,绝难达成。

    胡向春精擅铁布衫,黑铁手造诣不深,练至小成。有自知之明,最多取三枚鹅卵石,就会被热油烫伤,皮开肉绽。

    “胡师弟弃权,你呢?”叶继祖发话。

    “我来试试。”

    韩浩不慌不忙走过去,来到铁鼎边上,学着胡向春用手指蘸了鼎中热油。试温过后,却见他撸起衣袖,右手直接探入鼎内,不费劲抓了一把鹅卵石出来。

    众人大跌眼镜。韩浩却扯开嗓门喊道:“大师兄,我这一把有十枚,算不算通过!”

    “不算!一枚一枚来!”叶继祖咬牙切齿说。心里却又不好感觉,他比谁都清楚,出手从滚烫热油里面抓一把鹅卵石,比快速出手抓取一枚鹅卵石,难上十倍不止。这样情况,只能说明一点,‘火中取栗’考验根本拦不住这位‘韩师弟’。

    果然。在闻听‘一把抓’不算,韩浩扔掉手中鹅卵石,而后一枚接一枚,又连续抓取十枚鹅卵石。双手除了沾满油,不见红肿,没有半点烫伤。滚烫热油对他而言,似乎连洗澡水都不如。

    “大师兄,这次算通过吗?”韩浩‘无比亲热’喊话。

    叶继祖咬牙切齿回复:“算!”

    相比黑房难度更大,火中取栗考验,就这样轻松过了。四大亲传弟子,除了叶继祖之外,其余看向韩浩的眼神,都多了几分不明意味。

    考验真实存在,没有丝毫投机取巧可能。能通过,代表韩浩的实力,不亚于他们任何一位。

    甚至,还要强!

    铁英男定了定神,手指身后院落大门,说道:“第三关,也是最后一关,铁指叩门!”

    门为特制,精铁铸就。门无锁,留有指洞。内有机括,铁指为钥,指力透达,铁门自然打开。

    这就是最后一关考验,铁指叩门。

    韩浩听后有些好奇。径直走到铁门前,先是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运足铁指劲道,猛戳过去。

    不清楚需要多大指力,才能过关。因此,他这一指用尽全力,甚至开启天赋极致怒血。

    控制体内血炁,阻止外溢。眼睛泛红,双指指尖萦绕红色气流,蕴含劲道,强横至极。

    啪!

    一指戳了进去。感觉有硬物阻隔,同时这硬物在指力穿透下,有碎裂迹象。

    韩浩手势。预想中肯定通过,铁门应该打开。结果,面前铁门纹丝不动,没任何反应。

    “呵呵……”叶继祖讥笑。

    “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荀广浩幸灾乐祸。

    韩浩皱了皱眉。没多想,铁指出,再次狠狠戳去。

    啪啪啪……

    闷响声不断。怪事发生,任凭韩浩使尽气力,连续戳指,指尖连带铁屑都拔了出来,也不见铁门打开。

    怎么可能?

    就在他懵逼不知所措的时候。院内传出一道恼怒的声音。

    “别插了!铁门机括都被你插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