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172章 偷天换日(第三更)
    而他还有那么多的视频图像。

    一一检索下去,舒展发现从这些机器人的视觉系统图像里,他几乎能看见国家电网所有内部精密工作室!

    更重要的是,他能破解机器人最关键的视觉成像系统,就能破解机器人的人工智能控制系统,那就等于是掌握了国家电网最精密工作室里的所有控制按钮!

    他是做人工智能的,当然知道在了解对方的机器人控制系统之后,远程控制是多么容易。

    越是智能化的东西,就越好控制。

    不,不对。

    这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原始数据。

    而这些机器人,也根本不是他们要买的那个小公司的机器人!

    国家电网的人工智能在全世界也是领先水平,小公司只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外包任务,比如打扫清洁之内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以国家电网的体量,是不可能用别的公司的机器人去内部工作室进行精密操控。

    他们只会用自己研发的机器人。

    所以再次证明这些数据,根本不是从他们要收购的小公司来的,而是直接从国家电网来的。

    舒展这时联想到托马斯周日在电脑实验室跟人打的那个电话。

    他说过,这些是从“内部人士”那里得到的原始数据资料……

    这么一想,实在是细思恐极。

    还有,那天下午整个京城突然停电十五分钟,据说就是国家电网出了问题。

    而那天之前,他刚刚把破解出来的十分之一的视频还原图像发给了托马斯。

    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联系起来,指向了一个让他惶恐不安的结果。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不知不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而且是其中出力最多的那个人!

    舒展一时汗流浃背,手都抖了起来。

    怎么办?

    他应该怎么办?

    才能将功赎罪?

    他怎么能这么蠢地助纣为虐?!

    舒展的手心在冒汗,额头也在冒汗,整个人很快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里外都湿透了。

    他在电脑前坐了良久,最后狠了狠心,将一个病毒程序下载下来,把自己电脑里所有程序都搅得稀烂,当然也包括他刚刚破解出来的所有视频。

    然后再用硬盘格式化的程序,将所有硬盘原有内容抹去,把他这一个月来的工作,就这样全部消除了。

    再重新恢复系统,装操作系统。

    在等待电脑恢复的时候,舒展去了电脑实验室。

    还是坐在下午他坐的那台电脑前,他再次连上有黑客程序的那台电脑。

    他看出来了,那台电脑有最高权限,相当于他们公司网络的服务器,就算不用黑客程序,都能直接连到他们公司的内部电脑里。

    不过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他还是用了黑客程序,连到托马斯的电脑里。

    他在托马斯的电脑里一顿搜捡,找到一个加密文件。

    舒展用自己的破解程序开始对这个加密文件进行破解。

    快到天亮的时候,他终于破解了这个加密文件。

    打开一看,是一些人员名单,包括这些人的身份证号,职位还有工作单位!

    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国家电网的人!

    舒展现在完全确认了自己的猜想,他把这个名单下载下来,顺势再往托马斯电脑里塞了点电脑病毒,毁坏他那里的原始数据文件。

    做完这些之后,舒展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走出电脑实验室,发现外面已经天亮了。

    他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打算给托马斯发一封辞职信,然后马上收拾包袱走人。

    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就听见公司的大门响了,庞玛丽来上班,孙器材被吵醒了,正骂骂咧咧从给自己办公室走出来。

    舒展很心慌,这是他头一次做这种事,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可是他下意识觉得,不能让托马斯得到这些资料。

    这些东西跟他们公司要收购的那个小公司毫无关系,保密协议应该不适用这里。

    他尽量镇定地在电脑前坐下,看见自己重装后的电脑已经可以使用了。

    他从容地点开邮件系统,开始写辞职信。

    同一时刻,托马斯发现了自己电脑的异样。

    他今天没来上班,而是在酒店远程工作。

    当他发现自己的电脑登不上去之后,马上登录了电脑实验室那台当做服务器的电脑。

    那台电脑好像也不好使,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托马斯马上又去登录舒展的电脑。

    这一次,他发现舒展的电脑里干干净净,存储空间几乎只有操作系统,完全没有别的内容。

    他周日的时候明明看见舒展的破解程序跑的差不多了,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托马斯心一沉,马上启动了自己单独设的黑客追踪程序。

    这个程序可以即时发送消息给他的手机。

    在他的手机邮箱里,他看见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有人不仅登录了电脑实验室的服务器主机,还去了他的电脑里破解他的加密文件!

    托马斯通过自己的程序能够看见那人的登录账号,正是舒展的公司内部账号!

    “臭小子!给脸不要脸!”托马斯狠狠地一锤书桌,马上点开电话,给孙器材和庞玛丽下命令。

    “……动手吧,他都知道了。”

    孙器材和庞玛丽同时从自己待的地方站了起来。

    孙器材踱出他的办公室。

    庞玛丽从她的前台走了出来。

    两人在茶水间里汇合,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前傻兮兮的低智模样,而是一脸精明。

    孙器材一边从饮水机里接水,一边轻声说:“按照原计划执行,然后我们出去逛十五分钟再回来。”

    “十五分钟恐怕不够不在场证据,至少三十分钟。”庞玛丽冷静地说,“法医验尸确定死亡时间,可能有一定误差。”

    “好,三十分钟。”

    孙器材点点头,“我去动手,放迷幻剂,你戴上特殊口罩。”

    他们的特殊口罩,是有空气过滤系统,跟防毒面具差不多。

    庞玛丽点了点头,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笑容满面来到舒展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说:“舒总监,我要去买点吃的,你想我带点什么吗?”

    舒展有些紧张地说:“不用了,我等会儿也要出去。”

    “是吗?”庞玛丽挑了挑眉,“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舒展再次拒绝。

    庞玛丽笑着点点头,“好吧,那你一路好走。”

    她摇曳着丰满的腰肢往大门走去。

    舒展匆匆忙忙写完辞职信发了出去,然后将手机踹到兜里,再去弯腰拿背包。

    就在这时,他突然脑子一阵眩晕,眼前一阵阵发黑,胸中一阵阵恶心,作呕的厉害。

    他抓起背包,踉踉跄跄走出办公室,往旁边的洗手间去了。

    他以为是自己太紧张,所以胃出毛病了。

    他在洗手间里抱着马桶吐了一会儿,结果发现不仅没有好转,而且越来越难受,整个身体软绵绵地,都快站不起来了。

    这不是胃出毛病了……

    舒展从洗手间里出来,叫道:“孙器材?孙器材?”

    没有人回应他。

    他努力撑着身体,来到孙器材的办公室前,里面空无一人。

    再拖着腿,好不容易来到公司大门前,他却怎么也打不开那两玻璃门!

    门被反锁了,而他的脑子也越来越糊涂,就快要晕倒在这里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恐怕是有人要他的命了。

    他们要灭口,他们发现了……

    舒展用了咬了一下舌尖,剧痛让他有片刻的清醒,而且他发现身体也没那么无力。

    他猜测自己是吸入了什么麻醉剂一样的东西,所以只有刺激神经,或者放血,才能让自己清醒。

    他立刻站起来,从背包里拿出钥匙,钥匙上挂着一把折叠小刀。

    他就用这把小刀,往手腕上狠狠割了一下。

    鲜血渐渐流出,不算很疼,而他的迷糊状态也渐渐缓解。

    他的推测是正确的。

    舒展有了力气,立刻抡起一把椅子,砸向公司的玻璃大门。

    一下,两下,三下,终于把大门给砸破了!

    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滴到地上,他顾不得这些,从破洞的玻璃门钻出去,迅速进了电梯。

    星星点点的血迹跟着他进了电梯,像是一道印记。

    从电梯里出来,他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

    一边走,一边给赵良泽打电话,想求他帮忙。

    但是赵良泽这会儿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居然没有接电话。

    舒展只好匆匆留言,然后又给萧裔远打电话。

    萧裔远这时正在面试求职的人,也没有立即接他电话。

    舒展只好再次留言。

    走到自己车前,他拉开车门上了车,然后一脚踩下油门,往进城的高速飞奔而去。

    孙器材和庞玛丽本来已经离开了公司大楼,要去外面晃一圈,制造不在场证据。

    结果还没走远,就收到公司警报声。

    孙器材看了看手机,说:“糟了,他居然砸门逃出去了。”

    “追。”庞玛丽说着,和孙器材一人上了一辆车,往公司大楼开。

    他们刚开过来,就看见舒展的车从地下停车场疾驰而来。

    两人立刻转向,一前一后,跟舒展在路上追逐起来。

    舒展这时已经确信这两人就是不放过他了,也就是托马斯不放过他。

    他也使出浑身解数,把车开得飞快。

    十分钟后,萧裔远的电话打了过来:“舒展,怎么了?”

    舒展急忙接通电话,着急地说:“阿远救我!托马斯派人追杀我!我正在路上!”

    说着,他把一个位置共享发了过去。

    萧裔远半天回不过神,“你说什么?什么追杀?!”

    不是吧?

    这么刺激的事,怎么会发生在他们这种普通人身上?

    萧裔远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层面的事情,一时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舒展一时也说不清楚,只是说:“你帮我快联系一下那个赵总好吗?我先报警了……”

    说着,他直接拨打110,说自己正在路上被两辆车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