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34章 踩老虎的尾巴
    温一诺最爱吃清蒸大龙虾。

    她自从跟着张风起去国外吃了一次龙虾盛宴之后,就对大龙虾情有独钟。

    就肉质口感而已,大龙虾甩小龙虾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当然,它们根本不是一个物种,强行摆在一起比较也不合适。

    温一诺和孙千金这时坐的比较近。

    两个小姑娘年龄相近,虽然以前有龃龉,但今天出了小姨一家的事,还有温一诺说的“骗子”的事,都让孙千金有想要倾诉的欲望。

    她安静地拨着龙虾壳,学着温一诺的样子从里面扒出鲜美的龙虾肉,一边吃,一边悄声问:“……表姐,那辆车真的是假的?”

    “千真万确,是假的。”温一诺小声说道,将扒好的龙虾肉放到小碟子里。

    她看了一眼满脸郁闷的孙千金,又说:“……我问你,你跟他有那种关系吗?有被他骗钱吗?”

    这是在直接问她有没有被骗财骗色。

    温一诺想着孙千金还不到十八岁,那人既然胆敢骗色,直接送他进监狱得了。

    孙千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我们认识没多久,没有……没有那啥……但是他说要周转生意,找我妈借了一笔钱。具体借了多少,我不知道。”

    温一诺抚额。

    原来还没被骗色,看来那人还是有备而来。

    孙千金年纪小不懂事没见过世面,被人骗了不足为奇。

    温鹭归这个大人也被骗……

    她想了一下,问道:“他现在人还在江城,是吧?”

    孙千金忙点头:“我妈本来说今天带他一起来吃年夜饭,他也挺想认识大舅的……可我爸说以后有机会我家请吃饭的时候再请大舅,今天是家里人的年夜饭,请外人不合适……”

    温一诺就知道,二姨家,也就二姨爹靠点谱。

    只可惜人太老实,一直被压在单位底层上不去。

    不过以他的个性,在底层还能安生些,至少温饱不愁。

    温一诺很仔细地吃完一只清蒸大龙虾,才挺直身子,抬眸对一直惴惴不安看着她的孙千金,非常淡然地问:“……你信我吗?”

    孙千金:“……”

    真不愧是做天师的。

    这股子“信我则灵”的气度,真特么邪了门了!

    孙千金膝盖发软,想跪!

    “信,我信!”孙千金咬了咬牙,此刻,她还是更相信张风起和温一诺。

    “真的?”温一诺淡淡瞥她一眼,“你要知道,一般人都认为‘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把话说出来,其实是做好了被你记恨的准备的。”

    孙千金偷偷看了一眼她妈妈温鹭归,见她正埋头大吃,才赶紧小声说:“表姐,说实话吧。那个人虽然一表人才,还有豪车,出手也很大方,可我……还是觉得有些隔路。”

    “隔路?”温一诺诧异,“你们都订婚了,还觉得隔路?”

    “……订婚又不是我要订的……”孙千金嘟哝着,朝她妈妈的方向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有种未婚夫,叫你妈觉得他是你未婚夫吗?”

    “我才多大,又跟他没认识多久,哪有多深的感情?”

    “我妈见他条件好,担心过了这村没了这庙,就张罗着要订婚,比我都热情……”

    温一诺明白过了,啼笑皆非地摇摇头,小声说:“……这是缺什么,补什么呢……”

    “你说什么?”

    温一诺没有再说了。

    很多父母都这样,自己人生的遗憾,或者说,自己人生的教训,都想在儿女身上弥补,或者避过。

    温鹭归这辈子的教训,大概就是不听父母的话,为了所谓的“爱情”,嫁了一个条件不如她们家的男人。

    孙千金见温一诺好像有办法的样子,忙推推她,低声说:“表姐,你能不能帮帮我……你知道的,我家也没什么钱,如果他真是骗子,我……我家……”

    温一诺明白她的意思,轻轻拍拍她的手背,柔声说:“只要你不怪我,我来给你出这口气。”

    “嗯嗯嗯!”孙千金疯狂摇着头,表示不会怪她。

    温一诺瞥了一眼正在埋头大吃的温鹭归,知道无论怎样,这个二姨肯定不会高兴的。

    她拿出手机,把这件事简单转述给张风起,然后还加上自己的想法。

    张风起一手拿着大龙虾的钳子,一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呵呵笑了一下,朝温一诺的方向点了一下头。

    表示同意她的做法。

    温一诺朝他甜甜笑了一下,扭头对孙千金说:“去,你给你那个未婚夫发消息,让他一起来吃年夜饭。”

    “啊?”孙千金万万没想到,温一诺居然主动要她邀请那个“骗子”来吃年夜饭!

    “……你你你不是说他是骗子?!”

    温一诺朝她微微一笑,手里举起装着玉米汁的玻璃杯。

    包间的大红灯笼下,她却像是中世纪拿着水晶球占卜的女巫,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自信和雍容。

    孙千金喃喃两声,心想温一诺比她大不了两岁,却跟着大舅学得架势十足,难怪大舅能靠看风水挣那么多钱。

    她拿出手机,对她爸妈说:“爸、妈,我把万天福叫来一起吃年夜饭吧。”

    孙元忙阻拦说:“……又不是一家人,还是不用了吧。再说,他这人不实诚……”

    温鹭归想起自己借给万天福的钱,心里一紧,求助般看向张风起:“大哥,我我我……借给他五万块钱……”

    张风起哼了一声,慢条斯理咪了一口酒,说:“知道,这不是帮你把钱拿回来吗?”

    “啊?!哦!太好了!谢谢大哥!谢谢大哥!”温鹭归和孙元一起站起来,喜出望外朝张风起差一点九十度鞠躬了。

    张风起看也不看他们,朝他们挥了挥手,“坐下坐下。一会儿你们什么话都不用说,看一诺的。知道吗?”

    “一诺?”温鹭归大为失望,她还以为张风起要给她撑腰,怎么会是温一诺?

    “她一个小姑娘,能行吗?”温鹭归皱着眉头看向温一诺。

    孙元也不好意思,忙说:“那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来路,万一他挺坏呢,让一诺对付他,会不会……给一诺惹上麻烦啊?”

    张风起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这个二妹夫,虽然没什么本事的,但是心是一等一好的。

    他对善良的人,总是多一份宽容和尊重。

    “小孙,你放心。一诺是做天师的,如果怕麻烦,我就不会领她入行了。”张风起抬了抬手,对孙千金说:“打电话吧。”

    然后看向温一诺,“一诺,你算一算,这个人今晚会来吗?”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拿出三枚铜钱,随便往桌上一抛。

    她一共抛了六次,得出一个卦象,“周易第十一卦,天泽履。上乾下兑,上天下泽,履虎尾,不咥人,亨。是说我们踩着老虎尾巴,但是老虎不会咬人。所以他今晚肯定会来,而且会乖乖把他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张风起大笑着拍着巴掌:“好好好!到底是我们一诺!不仅能掐会算,关键是运气好!——做这行,最重要其实不是天赋,而是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