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银子太多怎么办 > 第491章 给范紫传旨?
    “元始天尊是几个意思?”

    广场上的各路大仙疑惑,已经坐定了位置的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亦是眉头一皱。

    方才的一瞬间他们能很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元始天尊敌意。

    “须弥山好似和玉虚宫也没什么太大的过节?难道元始天尊还在因为数千前的封神一战而耿耿于怀?”

    对望,二人的神色也不再似刚来时候那般轻松,

    元始天尊毕竟是老牌圣人,自身战力非同一般,绝不能小觑。

    就在广场的气氛越来越微妙的时候,半空又有仙乐响起,同时伴有五彩祥云落下。

    原来是骑着青牛的太上老君抵达了高台。

    “嗯?”

    见到一号玉桌已经被通天教主所座,老君摸了摸胡须,示意青牛先行离开后,淡淡一笑。

    他和元始天尊一样并没有理会通天教主,而是对着女娲与元始点了点头,最后还颇为意外的对着魏征点了点头,

    这才不紧不慢的坐在了二号玉桌面前。

    对于老君给魏征点头,诸多仙人倒是没什么意外,

    八景宫公然支持凡间的孟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而魏征又是孟国的宰相,点头也是理所应当。

    孟凡也知道八景宫对孟国的支持,故而也没说什么。

    至此,六位圣人已经全部到齐。

    “这就没事了?”

    见得圣人全部落座,广场上的仙人竟是莫名的有些失望。

    本以为通天教主抢占了一号玉桌后六圣之间会有一些好戏,结果......

    话说,六圣到场后,广寒宫的山门前忽然像是开了闸的大坝一样,仙人开始不停的涌入山门。

    大佬们已经落座,接下来才是那些拥有一般请帖仙人入场的时间。

    与已经就坐的大仙不同,后来的仙人并没有通报没有座位,值守弟子查验请帖后便能进入,而最后也只能站在最外围观礼。

    仙人洪流之中,李世民的队伍、杨广的队伍以及云山等等都混在其中,跟着大流来到了广场外围。

    “孟国的地位那么高?凭什么?”

    李世民眼尖,才站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二十五号玉桌上的魏征。

    话说魏征进入山门的时候,李唐与大隋的队伍并没有抵达天界,故而并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一幕。

    “估计是因为八景宫和五庄观的原因!”

    站在旁边的李元霸亦是酸酸的说道。

    他也很想坐在玉台之上,可惜上面没有他的位置。

    此番大会西方来了二圣,如来佛祖等并没过来,故而李元霸的那点身份根本没人理会。

    “八景宫与五庄观?还好这里是天界,并不是凡间!否则,孟国的地位又要提升一大截!”

    李世民越看,越是嫉妒不行。

    凡间百姓都注重颜面,无疑,在此次大会上,李唐已经没了任何面子可言。

    当然,嫉妒可仅仅是因为魏征,还有坐在十号玉桌前的“范紫”

    在凡间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的李唐作为四大世俗国之一应该有不少话语权,可到了天界才发现,李唐真的什么不是。

    和孟国与大隋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至于大运国?大运本就是广寒宫在背后支持,今天就是人家的主场。

    国主程咬金虽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今天的位置绝对是在高台之上,而不是外围。

    “可惜当初没有将这个范紫留住,若不然此刻坐在十号桌前面的就是我们!”

    长长一叹,李世民再次自语。

    现在他是真的后悔了!

    后悔当初玄武门之变后为什么要下那道旨意!为什么要与范紫划清界限!

    结果现在.....

    “二哥,其实现在不是没有机会!范紫毕竟出身李唐!听不少传言说这个范紫对李唐的情感还是非常深厚的,否则,当初也不会执意要参加科举!

    不如二哥你现在再写一道圣旨,我想办法让那些弟子给送过去,万一成了,岂不是更好?”

    旁边,听得李世民感慨,李元霸眼前一亮,忽是想到了一个主意。

    “给范紫写圣旨?”

    李世民有些犹豫。

    现在双方的身份差距已经越来越大,范紫怎么可能在听他的话?

    “二哥不用担忧!你且看那边是谁?”

    嘴角冷冷一翘,李元霸示意李世民看向远处的几名身着普通服饰的仙人。

    “是谁?”

    李世民疑惑。

    “他们其实是长安书院的院长云山,那名女子就是她的女儿云若凝!”

    李元霸眼中精芒一闪。

    话说一个月前他回到灵山的时候恰好发现灵山那边藏了一份来自魔界的魔族名单画像,其中上面就有云山的名字。

    于是便记住了此事,想要回长安直接缉拿这个云山,算是给西方灵山一个礼物。

    不成想回到长安后云山与云若凝早已不见。

    无奈,大会已然临近,只得先行前往天界,

    可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巧,一个时辰前,李唐的队伍刚刚抵达广寒宫山门的时候,李元霸竟是无意间看到了云山腰间那块掩盖魔族气息的玉佩。

    这玉佩与他在灵山画像上看到的一模一样,这才确定了身份。

    于是便跟着他们一路站在了这里。

    “什么?云山?怎么可能?他不是抱病在身,辞去了官职已经离开了长安吗?”

    李世民终究是凡人之身,当即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初云山辞官的时候他还没少挽留,

    怎么看他都已经快是个将死之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不会错的,他们只是变幻了一个样貌而已!”

    “可.....即便他是云山,和范紫又有什么关系?”

    见到李元霸很是笃定,李世民愈发迷惑。

    “在长安的时候,曾有传言说范紫是为了云山之女云若凝才参加的科举!但不知真假!现在正是试探范紫的时候!如果范紫真的对这个云若凝感兴趣,说不定二哥就能坐到十号玉桌前!”

    李元霸的嘴角越翘越高,最后,竟是附在李世民的耳旁小声说起了自己方才灵机一动想出的计划。

    再看李世民,越听眼睛越亮。

    到了最后,不再犹豫,直接让随行侍卫拿出了一道圣旨开始唰唰的书写了起来。

    写罢,他亲自带着甚至来到了一名值守的广寒宫弟子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