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剑起兮 > 第一卷 青衫磊落少年行 第十九章 赠剑大会(上)
     青光乍现,王云涛已立在台上。

     王云涛三十岁上下年纪,赤着上身,长年打铁铸剑,面孔和肩膀被炉火熏染得黝黑发亮。

     手持一把没开锋的重剑,黑黝黝的,铁棍一般。

     台下有人一跃而上,对着王云涛高声道:“环琅洲剑修马春荣。”

     台下掌声雷动。

     杨小天问了柳飞絮,才知道原来此人是环琅洲的通天境剑修,现任环琅洲黑水国镇北大将军,一身赫赫战功,在环琅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马春荣苦于自己的本命飞剑只是一般资质的宝剑,一直希望得到一把更衬自己的神兵利器,以提升自己的修为,此次听说流沙谷赠剑,马上安排好军中事务,日夜兼程赶来。

     王云涛点头道:“请赐教!”

     马春荣一声大喝,长剑来到身前,右手挥动,牵引飞剑往王云涛攻去。

     飞剑携着风雷之声,电闪雷鸣,往王云涛飞奔而去,王云涛单手挥起重剑,向着剑身,如平日里打铁一般,垂直砸下,飞剑颤抖不已。

     但凡修真者,到了渡劫境,都会开始挑选合适的兵刃作为自己的本命物,与自己身心合为一体,更容易控制,杀伤力也更加强大,但如果一旦本命物受损,自己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江湖莽夫说的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或许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对于修真者来说,确是千真万确。

     随着飞剑颤抖,马春荣只觉心脏一阵阵剧烈跳动,心知自己如果不全力施为,再这样下去,难免会落个剑碎人亡的下场。

     马春荣召回飞剑,蓄势数息,使出伴随自己无数次出生入死,也为自己带来无上荣耀的“枯荣剑术”。

     一岁一枯荣,春风吹又生。

     无穷剑意,漫天弥漫。

     马春荣双手一捏法诀,漫天的剑意往王云涛席卷而去。

     剑意来势凶猛,王云涛不再随意挥砸重剑。

     流水淘沙,剑芒崩现,一层盖过一层,滔天骇浪,流沙滚滚。

     马春荣枯荣剑意越来越弱。

     浊浪携狂沙,滚滚剑意来到马春荣身前。

     眼见马春荣就要被铺天盖地的剑意当头罩下,突然,剑意消失,浊浪狂沙缓缓退去。

     “承认了!”王云涛重剑插在身前,双手拢袖。

     马春荣黯然道:“多谢手下留情!”说完转身就要走下台去。

     王云涛唤住说道:“马兄且留步。”

     马春荣回头怒道:“王兄,还有何指教?”

     “马兄别生气,等下马兄可以到兵器库自行挑选一把宝剑。”

     马春荣惊喜交加,愣在当场。 台下有人不乐意了,高声问道:“不是说好打赢了才能取剑吗?马春荣明明敌不过你,为何能获得赠剑。”

     杨小天循声望去,原来问话之人正是在永乐镇酒家遇到的鹰眼汉子。

     马春荣涨红了脸,不知如何作答。

     王云涛说道:“我是敬佩马大将军为人。马大将军虽然常年征战,所向披靡,但从没有做过诸如屠城,坑埋降卒的事情,每次攻下城池,都是好生安待百姓,这样一位儒将,我送他一柄宝剑,有何不可?”

     杨小天在台下微微点头,西襄国屠夫白天化坑杀几十万人,石虎国杀神冉飞羽更是一夜之间屠杀三十万人,虽然在各国中广为流传,令人闻风丧胆,但少年一点都不佩服,这样的行径跟食人的魔族有何区别。

     每次听说书先生说起这些战役,少年都告诉自己,有朝一日自己定要会会他们,站在他们面前,面对面的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是错的。

     鹰眼汉子争辩道:“战争总有死伤,杀人在所难免,这有何可敬佩的。”

     王云涛大声喝道:“杀害手无寸铁的百姓、坑杀降兵,这和魔族的行径有何区别?”

     身旁的酒糟鼻子老者赶忙拉住鹰眼汉子,让他闭嘴。

     马春荣躬身谢过王云涛走下台去。

     王云涛双手环胸,说道:“有请下一位!”

     观看了第一场比试,台下众人知道王云涛修为高深,都打着一样的心思:谁先上场谁吃亏。都想着等别人消耗掉王云涛的灵力再上场。

    过了许久,第二个人才登场比试。

     此人是昭阳洲风影国无门无派的一位野修,同样是通天境,使一柄似剑似刀的怪异兵器,与王云涛斗了百来回合还是败下阵来。

     紧接着,台下群豪踊跃上场。

     一两个时辰过去,接连又比斗了四场,除了来自紫菱洲的一位剑修赢了王云涛一招,其他的都败下阵来。

     比斗还在继续。

     台下杨小天看得聚精会神,从开始学剑以来,少年还没有真正比斗过,此时看着台上剑来剑往,各施神通,对照自己所学,内心隐隐有所感悟。

     柳妃依看着杨小天的侧脸,嫣然笑道:“杨大哥看得如此入迷,不如等下也上台去比试一下吧!”

     柳飞絮跟李穆都笑着附和,推拥着要杨小天上去。

     杨小天摆摆手说:“算了,我这么点微末功夫,上去了还不是一招就给王大侠打下台来,何况我也不需要宝剑了,燕前辈已经把他的赤霞送我了。”

     柳飞絮惊讶道:“上次你出剑的时候,我没注意看,没想到居然是赤霞。赤霞剑,神兵榜排名第十一,燕大侠竟然把他赠给了你,看来他对你青眼有加啊!” 杨小天微笑点点头,继续看着台上比试。

     不知道何时,燕赤侠来到了四人身边,摇头晃脑说道:“现在九洲天下的剑修都这么差劲了,打了这么多场,就一个胜了老大,看来是我高估了。早知道,我就让公孙牟安排老幺上去算了。这下如何是好,想送剑都送不出去了。”

     柳妃依撇撇嘴说道:“前辈想送剑还不简单,叫王大侠让着他们就行了。”

     燕赤侠还是摇头道:“那有什么意思!”

     望向如痴如醉的杨小天,猛地一拍他的肩膀。

     杨小天吓了一跳,见是燕赤侠,问道:“前辈何时来的?”

     燕赤侠不答,问道:“小子,想不想上去试一下啊?”

     “我不是王大侠对手。”

     “你不是说你要做大剑仙吗?现在连上去都不敢,还怎么做大剑仙!”

     见杨小天沉默不语,燕赤侠说道:“天上地下,一剑而已。想做剑仙,就要有一往无前的剑意,就算身前是神仙佛祖,怕什么,一剑刺出就是,大道漫漫其修远兮,如果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那还能走出多远?”

     “一往无前,一剑刺出!”少年心有所动。

     杨小天坚毅道:“那我就上去了。”

     柳妃依雀跃道:“我对杨大哥有无穷的信心,就等着看杨大哥表演了。”

     杨小天含笑不答。

     燕赤侠说道:“臭小子,只要你能在王云涛手下走一百招,不被打下台来,我就送你一套护身法袍。你可不要小看这法袍,上面可是有神符师的符文加持,可硬抗通天境修真者一击,法袍加身,下五境中五镜的修真者可轻易伤不了你。”

     柳妃依欢喜道:“这么厉害啊。燕前辈,要不你现在就送给杨大哥穿上吧。”

     燕赤侠哈哈笑道:“鬼灵精。”还是从芥子物中取出了法袍递给杨小天。

     杨小天伸手接过,脱去青色长衫穿上。

     青色长衫罩在外面,旁人一下也看不出来。

     杨小天躬身行礼,感激道:“多谢前辈,前辈对我太好了。”

     燕赤侠捋了捋须,含笑点头。

     此时台上胜负已很明显,王云涛虽然接连几场战斗,损耗了大半灵力,但对方依然不是对手,只有招架之功。

     王云涛突然大喝一声。

     风起云涌,狂沙漫天。

     对面剑修扛不住威压出声认输。

     王云涛收回攻势,傲然望着台下说道:“还有谁?”

     话音刚落,一少年飞身上台,青衫持剑,风度翩翩。

     “晚辈杨小天,恳请王大侠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