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重生之再为人父 > 第九十四章 月亮之美(下)
    新月(朔):月球和太阳运行到同一侧,与太阳同升同落,完全不可见。

    蛾眉月:月球与太阳夹角45度,地坪高度低于45度,日落后位于西边天空,是最佳欣赏新月抱旧月的时机。

    通过肉眼观测,可以看到月球暗面微弱的反光(也就是所谓的旧月)。

    用天文望远镜观测,可以看到危海、丰富海全貌。克劳莫特、朗格林诺斯和佩塔维斯环形山都很值得细细观赏。

    上弦月:在日落后就可以观测,此时角度最高,是观测月球西半球绝佳时机。

    通过望远镜观测,明暗交界线从北向南,一系列的著名景观:靠北的亚里士多德、欧多克苏斯环形山非常抢眼,下面是澄海和波西当尼斯环形山,月球中部是静海。南半球有酒海和西奥菲勒斯环形山,靠近面是密密麻麻的撞击坑区域,最抢眼的是毛罗利科斯环形山。

    盈凸月:相比上弦月而言,盈凸月的照亮面积更大,更圆。

    太阳落山后,盈凸月挂在东边天空,角度随时间推移逐渐升高。

    通过望远镜观测,此时最漂亮的景观包括,阿尔卑斯山脉中的柏拉图环形山,雨海和阿基米德环形山,还有中部的哥白尼环形山和托勒密环形山,都非常适合观测。南半球的云海,最南边的第谷环形山和克拉维环形山也是南半球的地标景观。

    再就是满月,也就是望月,即是林楠上个月假去观测的。

    过了满月,观测条件开始好转。

    月亮从圆月变成凸月,月球正面的照亮面积不断减少,所以叫做亏凸月。

    月球北部澄海进入最佳观测窗口,波西当尼斯环形山在明暗交界线上。北半球高纬度的亚里士多德环形山和欧多克苏斯环形山,以及南半球的西奥菲勒斯环形山都是最佳观测目标。

    下弦月:通过望远镜观测,明暗交界线从北向南,一系列的著名景观:

    北半球的阿尔卑斯山脉里,柏拉图环形山光照角度最美。阿尔卑斯山和亚平宁山脉连成半圆,抱着雨海和阿基米德环形山。赤道附近是托勒密环形山、阿尔芬斯环形山和阿尔札赫环形山。南半球的克拉维环形山和第谷环形山沐浴在日落的阳光中。

    最后就是残月:通过望远镜观测,阿里斯塔克环形山和蛇谷光照角度很美。此外,还有风暴洋东边的赫维留、格里马第环形山。南半球的梅森环形山和西卡尔德环形山非常立体。

    总共八种月相。

    而林楠也通过查资料了解到,这八种月相变化是有规律的。

    在阴历的前半个月,月球在日落后就能很容易的看到。

    这时最佳的观测时机是从傍晚到午夜。

    这半月里月亮会从新朔月到盈凸月,再到满月。

    也就是说月亮会从弯月逐渐变饱满,直到变圆。

    而在后半个月,月亮就开始从圆到弯,也就是满月到残月。

    而这时的最佳的观测时机就变到了日出之前。

    也就是深夜到日出的这段时间。

    周而复始,阴晴圆缺。

    林楠也是现在才知道,仅仅一个月亮就蕴含着这么多有趣的知识。

    以前他只知道每个月月中时月亮最圆,现在他彻底了解了月亮的整个变化和月亮上的地形地貌。

    林楠真正感受到了月亮之美和天文的魅力。

    同时,他也知道了最适合天文观月的时候是上弦月或者下弦月,而非肉眼看上去很美好的满月。

    只是,月假已过,而天文望远镜一整套设备又不好携带,林楠不可能把它全都带到学校来,进行实践。

    不过,暑期将至,林楠也不是很着急。

    于是他便把便于携带的天文望远镜带到了学校,每个晚上会跑到教学楼顶楼的天台上去夜观星象。

    而通往天台的钥匙,林楠也顺利的在“老郑”那儿拿到。

    郑则民没想到,林楠这小子居然放着篮球不打,去搞的东西是天文。

    不过,他在电脑上查询了一下林楠的成绩,发现几次月考理科几乎全是满分,便沉默了。

    真是个怪胎……

    好在当郑则民看到林楠的英语格都没有及,瞬间就释然了。

    不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英语好,而是郑则民明白,没有人可以是全才。

    与其取长补短,倒不如扬长避短。

    而师说网的越发普及,更让郑则民预感到,未来的社会会更加需要有一技之长的人才。

    而不是全方面发展却无一精通的人。

    就这样,林楠每晚下晚自习后,独自一人拿着天文望远镜上天台观星半小时,然后再回寝室睡觉。

    一天又一天,林楠认识的恒星数量和星座数量越来越多。

    直到暑假的前一天。

    林楠忍不住想对思東炫耀一下。

    那是一个晚自习,当时班上的同学基本上都在玩着手机,因为明天放假,大家都没了看书的心思。

    林楠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便悄悄的问坐在他旁边的思東:“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月亮吗?”

    按照林楠的预想,一般人肯定都会奇怪月亮还有很多种吗?

    思東也应该不例外。

    到时他就可以在她面前显露自己的天文知识。

    结果,思東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就回答道:“是上弦月。”

    可能是因为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思東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大了不少。

    但林楠此刻却没有发现这个小细节,因为他居然听到了“上弦月”这个正确答案!

    不过林楠很快又想到,思東经常看书,偶尔看到了关于月亮的描述,也不奇怪。

    于是林楠继续问道:“那你知道用天文望远镜看上弦月能看到什么吗?”

    这一次,思東没有看窗外。

    在林楠问题问出的瞬间,她就不假思索地答道:“可以看到靠北的亚里士多德、欧多克苏斯环形山、下面的澄海和波西当尼斯环形山,中部的静海、南半球的酒海和西奥菲勒斯环形山,靠近面的撞击坑区域,还有毛罗利科斯环形山。”

    思東的话语变得越来越流利,声音也给人越来越有底气的感觉。

    人就是这样,在自己熟悉且有一定造诣的领域,都会表现得比平常更加自信。

    然而思東这一段话却把林楠给听懵了。

    ???

    她怎么可以回答得这么这么“真实”!

    这到底是谁跟谁炫耀啊!

    一瞬间林楠的脑袋里思绪万千,尽管思東话语中的某些地名他都不认识。

    但他毫不怀疑思東这段话的正确性。

    如此看来,思東绝对不可能只是在书中看到过关于月亮的知识。

    那样不可能记得这么详细。

    她一定是在天文学上有很深的研究,观测过很多次上弦月,所以才能脱口而出。

    林楠有一种吃瘪的感觉。

    本想着在思東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天文知识,结果却被给她给打击了!

    但林楠怎么会就此认输呢?

    想了想,林楠看着满脸自信的思東,最后问出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问题:“那你知道怎么拍摄月亮最美吗?”

    话音一出,这一次思東没有很快回答,反而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林楠看在眼里,心想:这下你不知道了吧!

    却不知,思東是在脑海里组织语言。

    不一会儿,比刚刚更长的一段话,从思東嘴里慢慢道来:

    “首先呢,最好是选择上弦月或者下弦月作为拍摄对象,因为这个时候拍摄的月亮细节更多,光度也适中。

    然后在无云无霾的天气去光污染低的地方拍摄,比如大山山顶或者某个无人居住的野外。

    接着,选择天文摄像头来代替单反相机,用天文摄像头拍摄上弦月的视频。

    因为大气抖动时好时坏,用相机拍的话大气抖动会对照片的质量造成不小的影响。

    而用天文摄像头就不一样了,拍出视频后,利用视频叠加技术,可以靠软件自动算法把那些抖动轻微的清晰帧保留下来,剔除那些大气抖动剧烈的模糊的帧。

    然后把这些清晰的帧通过数学算法,叠加到一起,形成一个单张图像。

    这个单张图像,将具备所有清晰帧所拥有的细节信息,同时它还通过均值算法抹平了图像上随机噪声。

    最后还可以利用软件对照片进行锐化处理,和马赛克拼接,让照片更加清晰,细节更加全面。

    当然,要想拍摄最美的月亮,肯定是用最好的天文望远镜来拍才行。

    比如天文台里的,或者天文学家门使用的高倍率望远镜。

    但是那种普通天文爱好者也接触不到。”

    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的思東,在说完后,嗓子都感觉干了。

    便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水。

    而另一边的林楠,已经宕机了......

    天文摄像头代替单反相机?大气抖动?视频叠加技术?软件自动算法?锐化技术?马赛克拼接?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

    好一会儿,林楠才从这一连串让他眼花缭乱的名词中恢复过来。

    实际上,在最开始接触天文的时候,林楠在网上什么都看。

    当时也看到过思東刚刚所提过的一些东西。

    不过在林楠决定从基础做起以后,就没有接触过这些高级技巧了。

    而他现在也彻底明白了,思東绝对是一个资深天文爱好者。

    而且肯定是他们陵南本地星空群里面某个前辈的女儿。

    想到这儿,林楠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因为思東的故事,他想到了做慈善和百万俱乐部计划。

    而现在他百万俱乐部的第二项是天文,居然思東又在这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他和她真是有缘啊!

    看着思東单纯的面庞,林楠知道她刚刚并不是想在自己面前炫耀她的天文知识。

    但这个年龄的男生总归是不服输的。

    林楠便把自己的“百万俱乐部”计划讲给了思東听。

    思東听完后,满脸震惊。

    特别是在她得知林楠把篮球赚来的一百万已经拿去盖楼了的时候。

    她看向林楠的目光满是敬意、崇拜还有隐藏不住的一丝爱慕。

    林楠看着思東看向自己的眼神,这才恢复起往日的自信模样。

    他从目光中感受到了思東对自己的崇拜,却完全忽略了青春期男女之间的朦胧之情。

    林楠就这么与思東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最后还是思東的脸上率先浮上一抹绯红,并回过神来,对林楠问道:“可是,据我所知,天文摄影向来都是一项入不敷出的爱好,怎么能赚到一百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