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第九十七章 江北客栈
    我解释道:“准确点说,我曾经怀疑过你和洪子安。我怀疑是你们互相配合拿走了钥匙。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你们都不是空门出身的人,而我却跟空门高手学过偷盗之术,凭你们现在的身手,想无声无息的从我身上拿走钥匙,可能性不大。”

    我声音一顿之间,紧盯住了陈三金:“但是,如果你们被人控制出手,结果就不同了。”

    我沉声道:“你们身上都有罗忆楠送给你们的礼物吧?拿出来看看。”

    陈三金想了想从手腕上摘下一条凤眼手串:“这是忆楠送我的。”

    “忆楠也送过我一串凤眼。”洪子安从兜里拿出一条一模一样的手串。

    我把两条串子拿过来仔细端详了半天:“问题就在这颗凤眼上,这里面刻着一个符文。”

    陈三金,洪子安一起凑过来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全都难看到了极点。

    我拎着两条手串道:“这两条手串是法器,罗忆楠不仅能用这个看到你们的一举一动,还能控制你们去挪动钥匙。”

    “我为了验证自己的怀疑故意设下了陷阱。结果,你们都已经看见了。我不让你们知道的事情,罗忆楠就看不见,这就是我的五盏白灯能顺利打进木门的原因。”我晃动着手串道:“现在,你们还打算去救罗忆楠嘛?”

    “救!”陈三金咬牙道:“就算忆楠骗了我,我也要知道原因,不然的话,我不甘心。”

    洪子安犹豫片刻也点头道:“我也一样。有些事情,我必须问个清楚。也必须要个结果。”

    我摊手道:“既然,你们都这样想,那就出发吧!小钱儿叫车过来。”

    我们再次上路之后,陈三金就一直看着窗外抽烟,洪子安沉默了好一阵子,才低声道:“还有烟么?给我一棵。”

    陈三金把烟递了过去:“你不是不抽烟么?”

    “其实,我也抽烟,只不过在忆楠面前能控制住而已。”洪子安狠狠抽了口烟道:“如果,你发现忆楠早有预谋,你会怎么做?”

    “我要是知道怎么做就不抽烟了。”陈三金苦笑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们都在追忆楠,可你真正了解过她么?”

    “算是了解过吧!我找人调查过忆楠的家庭背景,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我本来以为……算了,不说这些。”洪子安摇头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更愿意相信忆楠有苦衷,还是相信她早有阴谋?我是说……”

    陈三金打断了对方道:“你是怕我会杀人吧?”

    “可以这么说吧?”洪子安靠在车座上:“我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想要报复。可我总觉得,自己杀了忆楠之后,肯定要后悔。我觉得,我有点不像我了。”

    叶玄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洪子安笑了一下没有接腔,我却皱起了眉头。

    陈三金刀锋犀利,出手果断,这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该有的风格。

    洪子安我也了解过,他年龄虽然不大,但是纵横商场无往不利,没有几分枭雄心性做不到这点。

    两个人都不是当断不断的人,可是他们却都陷入情劫无法自拔,罗忆楠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能把两个人全都玩弄在股掌之间?

    卢老头和罗忆楠的遭遇明显存在矛盾。

    卢老头是在躲着那扇门,无论如何都不想走进门里。

    罗忆楠不仅走进了门里,还在找人入门。

    还有,那扇木门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

    我越想,越不明白,整个任务都在围着一扇木门打转,却又分成了两个极端,处处矛盾。

    这里面肯定有一个我没注意到的线索。那个线索究竟是什么?

    我一路都在回想整个任务的经过,直到天色见亮的时候,叶玄才开车赶到了目的地。

    我在导航上看了几遍,才确定叶玄没走错地方——卢怀梦住在一处新建的小区里,可是那座老旧的红砖楼却与小区设施格格不入。整栋楼只有一户人家带着窗户,还全用红纸封住了窗口,怎么看都不像是住人的地方。可是,一语天晴给我的资料上明明写着这就是卢怀梦的住址。

    叶玄指着远处一栋新楼:“是这地方没错。一语天晴安排的那个狙击手,就是从那栋楼上面找得狙击点。”

    我按照楼牌号敲了半天门,也不见屋里有什么动静,才转头看向了洪子安:“你去试试找物业套个话。”

    洪子安进门没到五分钟,物业的人就客客气气的把我们给迎了进去,话里话外把洪子安给当成了要过来谈生意的老板,洪子安指着远处那栋楼道:“那座楼是怎么回事儿,影响小区整体布局啊!”

    物业摇头道:“这个可说不准,当初开发小区的人,特意把那栋楼给留下了。说是百年以上建筑,不能随便拆。可是说不拆,那楼跟拆了有区别么?”

    洪子安道:“那到底能不能拆?你给我个明确答案?”

    物业道:“这么说吧!能不能拆,得楼里住的那个丫头说了算。那栋楼从上到下都是她爷爷的产业。据说以前楼里还住着不少人,后来开发商给了补偿之后,人就全都搬走了。就剩下那丫头自己不走。开发商来过几次都没说通,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不来了。那栋楼就一直那么放着了。”

    我把话头接了过来:“那丫头背景挺深吧?”

    “也没见有什么背景!”物业摇头道:“不过开发商倒是特意嘱咐过,让我们对那丫头客气点。那丫头跟谁接触都不多,鸟悄的回来,鸟悄的出去,平时也看不见个人。就算我们上门收物业费,她也不给开门,有时候就开一半儿的门,探着半个身子跟你说话。总之是挺怪的。”

    我再次问道:“我们想找她谈谈,得什么时候能找到人?”

    “这个可说不准。你看她家什么时候亮灯了,就是回来人了。”物业指了那栋楼道:“坐我这儿就能看着,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在这儿等着,要是觉得不得劲儿,就出去溜达溜达,人回来,我给你们打电话。”

    “那咱们就在这儿等着。”我走到窗口:“你们这小区风水有点怪啊?谁给布置的风水?”

    物业一听来了精神:“这位小哥儿还懂风水?”

    叶玄撇嘴道:“他就吃这碗饭的,要不我们老板能带着他么?”

    物业道:“你别说,这小区的风水那可不一般,能看出来的人没有几个,这小哥儿知道这是什么局么?”

    “十面埋伏!”我伸手往旁边指了几下说道:“那几栋楼里,一栋楼至少住了三个当官的,而且一栋楼里肯定只有一个最大的官儿。我说对嘛?”

    物业一愣:“后面你说对了,前面说的可不对。这风水局可不叫什么十面埋伏,叫八瓣金莲。小伙子,十面埋伏那是打仗,好好一个小区,埋伏谁去啊?”

    埋伏那栋楼!

    这些话,我没发去跟物业说,但是我明显能看出来,设计了风水局的人就是为了强压那栋红砖楼里气运。红砖楼附近建筑虽然错落有致,但是每一栋建筑都以楼角正对红砖楼,乍看之下犹如兵锋所指,杀气腾腾,红砖楼所有窗口又被人用颜色鲜艳的红纸封死,犹如城墙浴血。住在楼里的人必定像是死守城头,突围无门。

    更重要的是,布局的人故意在每栋楼里安排了官吏居住,一楼如一营,楼里入住的业主越多,兵锋越胜,犹如不断增兵围困一域,就算是困而不杀,敌军也会自行崩溃。

    我转头问道:“这个风水局是谁布的?我有空得去见见那个大师。”

    物业道:“这个你可问对人了,换个人都不知道那个大师是谁。我跟你说,那个大师就是那丫头他爷。他把自己孙女安排在莲花的花心子里,将来那丫头还不得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果然是卢老头在布局,难怪他听见卢颖说:出现木门的时候,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我随便跟物业敷衍了两句,就在物业屋里待了下来,一直守到天色大黑,红砖楼里才亮起了灯来。

    从天色刚亮不久,我们就来了,一直守到天黑也没看见有人从楼门进去,卢怀梦的家里却亮了灯。除非卢怀梦一天都没出门,不然逃不过我们的视线,可我白天敲门的时候,卢怀梦怎么不开门?

    我再次来到卢怀梦门口的时候,很快就敲开了卢家大门,卢怀梦就像是物业说的一样只把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侧着半个身子看向门外:“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儿么?”

    我把假造的证件从门口递了进去:“我叫陈野,是警察,过来找你了解点关于卢斌的情况!”

    卢怀梦把我们让进屋里,我飞快在屋里扫视了一眼,直到发现屋里没有什么异常,才坐在了沙发上。

    卢怀梦给我们倒茶之后,才平静说道:“我爷爷失踪了对么?被一扇门给带走了?你们也不是警察,而是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