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第九十章 魔高一丈
    从后面赶上来的二处正想破门之时,别墅大门自动开启,别墅大厅里除了一台被立在中间的大屏幕再无它物。

    站在别墅门口的人看到的只有我在屏幕里的样子,我面对屏幕之外的杨智明冷笑道:“杨处长,久违了。”

    杨智明脸色一变:“你搞什么鬼?”

    我在屏幕中说道:“宁爷,现在看你的力度了,你要是能让我把事情全都办完,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

    杨智明马上反应过来,举枪指向了屏幕,宁爷没等对方扣动扳机,就把刀压在了杨智明的脖子上:“你想要是想试试我的刀还利不利,就勾一下手指头试试。”

    宁爷说话之间,眼中冷意已经随着刀光而起,杨智明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杨智明带来人虽然不少,可是没人敢对发了疯的宁爷动手,哪怕是站出来说句硬话都不行。

    我爷侧身一步,双眼如电看向人群,手中同时多出了一把砍刀。那时,我爷就像是面对敌群的一匹老狼,虽然须发苍白,却是野性更胜。

    我在屏幕里向宁爷挑了一下拇指,却有人惊呼起来:“网站被人控制了,全在转播陈野的视频。”

    那是我让叶玄入侵了术道所有加密网站,现在整个术道,包括宗门外事盟都是在看我发出去的视频。

    我面向镜头道:“卢老头,你在不在人群里,麻烦你出来一下行么?”

    卢老头这才从人堆里走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已经把镜头转向了被我捆在树上的卢怀梦:“这个是你孙女?”

    “梦梦……”卢老头咬牙切齿的道:“陈野,你这个畜生,你要做什么?”

    我用刀挑起了卢怀梦的下巴嘴里啧啧有声的道:“这个人要是卢怀梦的话,那你帮我看看,那个人是谁行么?”

    我说话之间,小钱儿把镜头对准了一台电脑,电脑里的视角就是狙击步|枪瞄准镜,圆镜中心的十字花正好对在了着一个女孩的侧脸,那个正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女孩,丝毫不知死神正在远处窥视着她的面孔,仍旧专心致志的做着笔记。

    卢老头一下慌了:“你让我看这个干什么?”

    我冷声道:“据我所知,那个女孩也叫卢怀梦。正在念大学吧?这两个丫头里面肯定有一个是真的,你说谁是假的,我就杀谁?我给你三秒钟时间,一……”

    杨智明厉声叫道:“陈野,你丧心病狂。”

    “嗯说的不错!”我点头道:“姓卢的,做人做事总得付出点代价。现在不用问了,两个人我都杀了。”

    卢老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陈野,别动手,我求你了。是姚元化找我陷害你。我故意引起你的注意,又把自己孙女在附近的消息透了出去,就是为了逼着你绑架我那个假孙女。求你放过梦梦,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

    “很好!”我把刀收起来之后,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道人影,对方轻轻晃了一下手里的瞄准镜,就消失在了屏幕里。那人连枪都没带,只是拿着一支瞄准镜而已。

    我转头看向屏幕:“杨智明,你怎么说?”

    杨智明怒吼道:“我只知道,你绑架无辜。就算是另有隐情,你绑架人质的事情也逃脱不了。”

    我顺手砍开了身前卢怀梦身上绳子:“你自己说吧!”

    假卢怀梦道:“陈野没绑架我,他是在救我。师父,你听我说,我们真的中邪了,那把钥匙真的带邪。那道门出现在我们家里了。”

    卢老头脸色顿时煞白:“你说的是真的?”

    假卢怀梦道:“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师父我没骗你,要不是陈野救我,我早就死了。”

    卢老头脸色惨白的跪行了几步:“陈野,你救救梦梦,我……”

    我冷声道:“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滚一边去。”

    宁爷在那边说了一句:“拉下去!”他司机和秘书立刻上来把卢老头给拖到了一边。

    我在屏幕那头伸出一根手指道:“姚元化是吧?你很牛逼,我现在找个人跟你聊聊。”

    我往旁边挥了挥手,洪子安立刻从门外走了进来:“姚元化,你很好!为了陷害陈野,你竟然给了忆楠一件真正的邪物。你想害死忆楠?”

    姚元化冷着脸道:“洪公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且,我也告诉你一句,不要受了某些人的蛊惑,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起的。”

    洪子安的脸上阵红阵白,竟然接不下去了,站在边上陈三金淡淡说道:“这话是没错,有些人确实得罪不起。”

    洪子安猛一咬牙道:“姚元化,我最后在问你一遍,忆楠身上的邪术,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姚元化冷着脸扭过头去,洪子安狠狠一拍桌子:“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洪子安声落之后,屏幕马上播出了一段视频,画面里的人正是洪子安和姚元化,坐在茶室里的姚元化率先开口道:“洪公子,我想对付一个人,这件事儿得找你帮忙。”

    “我这里有一件东西,你选一个跟你关系密切的人交给他……”

    姚元化脸色一变:“洪子安,你敢陷害我,我没跟你说过那些话。”

    姚元化一出声,我就掐断了视频,面向姚元化道:“你不想看看更精彩的东西么?玄子,放出来。”

    “你敢!”姚元化无论怎么暴跳如雷,都阻止不了我播放视频。

    这一次的视频还是在洪家花园里,姚元化仰头看着墙角摄像头:“肯定能录下来吗?”

    “保证万无一失!”洪子安说道:“道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对付陈野。”

    姚元化转过身去背对着摄像头道:“有一些人情,不能不还啊!”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好几个人脸色剧变。

    姚元化怒吼道:“陈野,你敢陷害我?”

    “是吗?”我微笑道:“洪子安,你现在是不是该给他们看点东西了。”

    洪子安无奈之下脱下长裤,他的大腿上确实留着一道刀口,只不过刀伤浅的可怜,只要是眼睛不瞎都能看出那是在做戏。小钱儿还不失时机的给了洪子安大腿一个特写。

    我看向屏幕:“姚元化,这事儿,你怎么解释?”

    姚元化冷着脸道:“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么?你陷害我的事情,外事盟绝不会善罢甘休。”

    姚元化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宁爷厉声喝道:“站住!”

    姚元化冷声道:“宁前辈,事关外事盟颜面,有些事情还是让我回去解决的好。”

    后来,我才知道,宗门外事盟在小事上会跟人妥协,一旦触及了颜面和利益,他们就紧抱成团,一致对外,现在我就是在触及他们的底限,姚元化自然不会乖乖留下。他甚至还希望宁爷可以动手,只要他有所损伤,外事盟自然可以大做文章。

    宁爷稍一犹豫之间,人群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外事盟好大的脸子!”

    “谁在说话?”姚元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冷眼看去时,一个身穿军装的威严老者倒背着双手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我刚从屏幕里看见那老者肩上的将星,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我爷他们找来的人?

    我还在震惊的当口,姚元化的脸色一阵惨白,杨智明头上更是汗出如浆。那个老者缓步走向我爷:“老兄弟,好久不见了。你来怎么也不去我那坐坐。”

    我爷嘿嘿笑道:“这不是不好意思打扰老哥。”

    “狗屁!”老者笑骂了一声,脸色陡然一沉:“我听说有人在找我部下的麻烦,我这当老哥的总得过来看看。你是宗门外事盟的人是么?”

    姚元化两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不……不是。是有人在陷害我。”

    老者淡淡说道:“宁老三,你的人你自己处理。这个人我带回去。外事盟不是想要解释么?那我就让他们好好给我解释解释。小刘哇!”

    站在老者身边的一个校官上前一步:“陈老你说。”

    老者淡淡说道:“好久没演习了吧?让野战旅和炮兵团出去演习演习,兵不练可不行啊!兵不练就得有人觉着咱们不会打枪了啊!这样吧!再加一个特战大队。联合演习嘛,总得像模像样。”

    老者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把姚元化吓得彻底瘫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完了。

    在此之前谁都以为异调局真正坐镇的人是宁爷、这回他们才明白谁是真正在坐镇异调局的人,这一次,异调局是要杀鸡儆猴,他姚元化就是被拿来开刀的那只鸡。

    老者看都没看瘫在地上姚元化一眼,反倒走到屏幕面前探着头往屏幕里看了一下,嘴里没有发声的说了一句什么话。我赶紧让小钱儿关了视频才问道:“玄子,他刚才说什么么?”

    叶玄也有点懵:“他说小兔崽子,我饶不了你!他说谁呢?”

    我和小钱儿一块儿看向了陈三金,后者捂着脸道:“别看我,我跟那老头不熟。”

    叶玄呸了一声:“脸长得都要克了隆了,还不熟?”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宁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陈野,这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