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第七十三章 步步紧追2
    我看见杨智明下车,站起身来就像往外走,可我还没走到车边就听见李云歌喊道:“不能让陈野走。我们那么多人,还等着陈野去救援……”

    杨智明带来的并非只是二处的人,其他几个处室的人也赫然在列,李云歌这么一喊,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向我看了过来。杨智明也喊道:“陈野,你先等一下。”

    “我很忙!”我头都没回的往车边走了过去。

    杨智明怒声道:“陈野,你要干什么?我知道你跟我有矛盾。但是现在不是因为我们之间的矛盾置气的时候,还有二十多个兄弟等着我们救援,其中也包括你的兄弟叶玄,你这样一走了之,错过了救援的机会,你能安心么?”

    杨智明看见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补了一句:“你想走就走吧!我们二处的兄弟,我自己来救!”

    我心里很清楚,杨智明想要干什么!他是故意给我扣帽子,我在局里真正撕破了脸皮的只有二处,我现在一走,在局里的名声就会臭不可闻,整个异调局都得对我敬而远之。

    我不在乎这些,愿意翻脸我随时可以奉陪。大不了就是不回异调局而已。

    我拉开车门想要上车的当口,却听见宁爷喊了一声:“陈野,你给我站住,谁都说不了你了是不是?跟我过来!”

    宁爷的面子,我不能不给,况且,我也不相信赵雨竹第一个杀的人就是叶玄,也就一言不发的停了下来。

    宁爷冷着脸道:“后勤部的马上清理现场,封|锁|消|息。各处室负责人都给我过来,我们现场开会。”

    海洋馆里有现成的会议室,容纳十多个人开会不成问题。

    宁爷到了会议室里,直接略过了开场:“我现在要知道,你们各自行动的过程。原封不动的说。陈野,你先来。”

    我把自己追查赵家村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其中也包括了我跟赵雨竹打赌的事情。只不过,我现在一口咬定自己已经破解了《九龙抬棺决》。

    杨智明听我说完,便开口问道:“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九龙抬棺决》的内容?”

    我冷眼看向对方:“《九龙抬棺决》是顶尖的风水秘术,要想解释没有几个小时,说不明白其中关键。你不怕自己的人死亡葬身之地,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科普一下。”

    杨智明笑道:“我没想听详情,你解释一下其中关键就可以了。比如说,九龙抬棺的目的是什么?”

    “对!”李云歌也问道:“阐述一下你破解的秘术核心是什么,并不难吧?这用不上多少时间。”

    我嗤笑了一声道:“你不知道法不轻传么?”

    术道当中很多秘法,不能随便拿出来说,一是因为很多秘法核心,可能就是那么三言两语,你说出来,被人抓住核心,说不定就会被人推演出另外的一套秘法。打听别人秘法是术道中的大忌。

    不能轻易说出秘法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有些秘法一旦说出来,容易招惹是非。越是听不懂的人,越是想刨根问底,有时会给你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李云歌的脑袋有问题,她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我不奇怪。

    杨智明就是其心可诛。

    李云歌像是听不明白我说什么,起身问道:“这里都是局内中层,异调局的纪律他们比谁都清楚,你还担心有人泄密不成?”

    “够了!”宁爷冷声道:“陈野,你先把黄龙殿里发现的密卷交给出来。等任务结束,你再把《九龙抬棺决》破译内容写成书面材料,交给局里留档封存。日后也不许向任何人提起秘法内容,有人想要研究秘法,必须先向局里进行书面申请,做好备案。”

    “好!”我知道宁爷是在替我解围,也是在堵所有人的嘴。马上拿出密卷交到了宁爷手里:“我希望局里能给我造一件赝品出来,我可能有用,从外观看与密卷相似就行,不需要复制内容。”

    宁爷向秘书点了下头:“立刻去办!李云歌现在该你说了。”

    李云歌自己和叶玄失手被俘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听得我是连连捂脸。

    叶玄的脑子有的时候无比精明,有的时候就是块石头,关键是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精明,又会在什么时候忽然一下能变成石头。

    尤其,是跟李云歌对话那段,我听完都想蹦起来揍人。

    李云歌说道:“我被赵雨竹带到海洋馆的时候,是在上车之前才被蒙上了眼睛,我在车里一直在估算方位,我大致上可以找到我们被囚禁的位置。”

    杨智明顿时来了精神:“你先把草图画出来,我马上让人去查。”

    李云歌以海洋馆为起点飞快的画出一张草图:“大致就是这样,我还记得那地方的环境,我再画一张图出来。”

    李云歌的图没画完,情报部那边就已经拿到详细情报:“按照云歌测算的方位和距离,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云歌被囚禁的位置是城郊的一处鳄鱼养殖场。我们查过了,养殖场的厂主姓于,现在人在国外,把养殖场交给了侄子经营。养殖场实际负责人很可能就是于广洋。”

    我看向侃侃而谈情报处长,眼中微微露出的寒光。

    异调局情报处的本事不是不行,而且办事效率极高。他们因为杨智明,推三阻四不肯给我情报的这笔账,我记下了,不让他们吃个大亏,我就不叫陈野。

    杨智明高兴道:“现在看来,赵雨竹藏匿在养殖场的可能性非常大。鳄鱼在沿江一带也被叫做猪婆龙。古代神话中也有以鳄鱼为原型的蛟龙出现。加上鳄鱼可以水陆两栖,背部比较平整。九龙抬棺很有可能使用的是鳄鱼。我建议,马上包围养殖场,营救人质。”

    这时,李云歌也画好了草图:“我当时没看清那里全貌,只能画出这些。”

    情报处长拿出一张纸道:“这是养殖场的备案的规划图,中心部位与云歌的草图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八十,赵雨竹囚禁人质的地方就在养殖场,肯定没错。”

    杨智明站了起来:“想要解救人质,就得经过周密的计划,我建议……”

    我看着几个反复讨论的中层,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杨智明该杀!

    杨智明本身并不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他却在提议讨论方案,这本身就是在浪费时间。

    会议室里中层负责人,不算我在内,也不下十人。有些时候人多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在每个人都有发言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的情况,没有几个小时时间别相统一意见。

    我敢肯定,接下来杨智明会不停的去讨论方案。他的人死得起,可我等不起。

    我站起身道:“宁爷,我先回去了。”

    杨智明转身看向我道:“陈野,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走?没有你这个术道高手在,我们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进入养殖场,也不一定能保证人质的安全。我们需要你的参与。”

    “我参与你个狗屁!”我终于压不住火了,摘下手表摔在了桌子上,纯钢的手表顿时把桌面砸出了一个坑来。

    我指着表盘摔得稀碎的手表骂道:“你们自己看看,你们逼逼多长时间了。我等你们逼逼完,除了能过收尸还能干什么?”

    杨智明在内的几个处长一个个都被气得脸色铁青,杨智明最先反应了过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包围养殖场,在车上在讨论计划。”

    我冷声道:“你们想干什么,随你们的便,我没心情陪你们玩……”

    我更难听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宁爷强行打断了:“陈野,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计划?如果有,你现在可以说。要是你说的有理,我可以让你单独行动。如果,你没有计划,我们先去养殖场再说。”

    我沉声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赵雨竹是故意让李云歌看到了养殖场的情况?她是想要把异调局的大队人马给引到养殖场去,然后自己金蝉脱壳去完成九龙抬棺?”

    我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杨智明沉默片刻才说道:“陈野,你对自己的判断有多大把握?”

    “不知道!”我冷声道:“这也要研讨,那也要定论,我陪你论证完,咱们就什么事儿都不用干了,就坐家里磨嘴皮子玩吧!”

    杨智明道:“如果,你没有把握,也没有证据的话,我作为监督部门的负责人,不能支持你的观点。这毕竟关系到二十多位同事的人身安全。我们不能马虎,更不能轻易冒险。”

    我看向对方道:“如果你错了呢?”

    杨智明答非所问的道:“要是你错了呢?”

    我们两个人的争锋相对,让事情陷入了僵局时,宁爷缓缓开口道:“我支持陈野想法。陈野不在,我们可以临时聘用术士,或者我亲自下场也可以。但是,我们却不能去赌某一个判断完全正确,兵分两路才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杨智明抬头道:“如果陈野判断失误,后续的责任由谁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