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警探长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段故事的结束
    住的酒店就在考场门口,很便宜,这里算是繁华地段,稍微大一点的酒店就很贵,白松也没什么要求,就自己住而已。

    入住后,白松先是洗了个澡,接着美美的叫了两份外卖,昨天吃了那么多涮羊肉,现在的感觉就是已经一年没吃肉了,叫了一份全家桶,一个汉堡套餐,外加一份鸡腿叉烧盖饭和一大堆喝的。想想,万一不够咋办?又叫了两份早餐。不行,早餐被提前吃了怎么办?白松又多点了一个汉堡套餐...

    今天一天的考试之累,就好像跑了六个小时的长跑一般。事实上,这段学习的时间里,白松虽然吃的很多,而且锻炼也变少了,但是体重居然轻了一些,实在是太费精力了。

    吃着东西,酒店的隔音实在是不太好,很快的,隔壁吵架的声音就传到了耳朵里。

    这会儿白松很累,安安静静地吃着东西,啥也不想管,吵架这种事嘛,吵吵就过去了。

    白松吃的虽然比较快,但是因为吃的比较多,还是经历了20多分钟才吃完。而这期间旁边屋子越吵越厉害,而且还不止来了一拨人,这是争吵升级了?

    吃完东西,白松准备看看明天的考试书,结果隔壁已经闹得很凶了,甚至都开始砸墙了。

    这可怎么行...

    白松不得已,出了屋子,还是要看一眼的,要是真有问题,就给报个警。

    结果一出来,发现楼道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其中有几个是服务员,都准备报警,而旁边几个小伙子都不让服务员报警,称是内部事情,自己解决。

    隔壁的屋子门没关上,只是虚掩着,因而白松一听就知道,那个屋子里有人打架,而且还有好几个人在助威打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门口几个小伙白松看着很眼熟,但是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见过。现在的年轻人都干嘛的?玩的够嗨皮的?白松打量了一番这几个小伙子,实在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应该就真的是一面之缘。

    白松不想惹事,打算回屋子,然后报个警就好,他现在一个人,也不方便如何,结果立刻过来一个人,拦着了白松。

    “你别动,你是不是打算报警?别报警,这个屋里面是两个人闹矛盾,最多十分钟就能解决,你别管行不行?”一个小伙子说道。

    “哦,那我回屋子。”白松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地说道。

    “你不能回去,在这边等十分钟再回去。”又围过来一个年轻男子。

    “你们这是,打算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想非法拘禁还是想如何?”白松饶有兴趣地说道。

    俩人看着像学生,一听白松的话,顿时犯了难,但是还是一起并排站在了白松的屋子的门口,企图阻止白松进去。

    看到这个情况,白松也不急,转身,直接去了闹得很凶的屋子,推开了门。

    这一波操作把门口几个人看傻了,准备上去拦白松,但是白松径直进了屋子。

    屋子不大,两个衣着姣好的年轻男子扭打在一起,头上都是血迹,三五个人围着,给这俩人加油,而在旁边还蹲着一个女子,披头散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蹲着的女子白松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谁,虽然化了浓浓的妆,但是白松能看出来是孙晓慧。再仔细看看那俩动手的男子,不是陈凯和贾飞还又是谁?

    白松曾经处理过两人的报警,当时俩人闹得挺凶,还约定了以后再打架谁也不报警,看来这次是真的出息了,这么多同学围着,俩人1v1,打的那叫一个凶。

    这会儿,外面的两个男子的也跟了进来,想把白松拖出去,白松看着两个人要伸过来的手,瞪了一眼:“碰我一下试试。”

    白松一句话,屋子里的人立刻也看到了他,第一时间就想把他赶出去,就连打架的二人都注意到了白松。

    几个人正要上前来赶白松,陈凯二人一下子停下了手,“别动他,他是警察。”

    陈凯这句话,孙晓慧也抬起了头,看到白松,一瞬间又低下了头。

    “你们跑这里闹什么??”白松可不认为这几个人是来考司法考试的!事实上,这种考试,圈内人很重视,圈外的连根本就听都不会听说过。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也不动手了。虽然白松现在没穿制服,但是这几个大学生看到白松,都有些小孩在网吧上网被父母抓到的感觉。

    “你叫贾飞对吧”,白松盯着其中一人说道:“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六月份就该毕业了,和这些人还有什么事解不开的?天天跟个小孩儿似的,打架能解决什么问题?”

    “警官,您这话可就不讲道理了。这家酒店,是我们家的产业,晓慧跟我在这边,过得很好,这个陈凯偏要来闹事,这不,我们约定好了,签了生死状了,各自受伤概不负责!”贾飞毕业了这段时间里,还是成熟了一些,有点富二代的意思了。

    陈凯不说话,最主要的是他刚刚好像没打过贾飞...

    白松看了眼乱得不像样的床上摆着一张“生死状”,有些无语,“个人对于自己轻伤以上的承诺是无效的,你们在这里闹那般?散了吧,一天天的,这叫什么事?”

    白松明白为啥服务员不管了,按理说怎么也该报个警吧?原来这位还是酒店老板的儿子,这么说来,孙晓慧和贾飞好了?

    孙晓慧不太好意思看白松,白松给几个人挥了挥手,贾飞想说什么,看到白松的样子也是没说出来话,悻悻地走了出去。

    呵,这俩即便是富二代,也是一群傻孩子,白松还不至于有什么别的担忧的。人都出去以后,白松看了眼孙晓慧,“这是你做的决定?”

    父亲自杀,母亲牢狱,孙晓慧就这么自甘堕落了?

    是,白松也承认,孙晓慧的父母,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但是那种对孩子的爱,假不了。

    “是。”孙晓慧咬了咬嘴唇,过了十几秒,倔强地点了点头。

    “嗯,也行。你自己选的。”白松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

    当对一个人的未来,无所期待时,

    这个人的故事,就算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