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35.寻宝家
    加特勒的越野车在中午时分的阳光下疾驰着。他的目的地是最近的飞机场。

    他接受的命令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接手丧钟麾下的几个在北美生根发芽的势力。隐藏在黑暗中的九头蛇并不缺普通士兵,但丧钟麾下的战士,都是用刺客联盟的方法训练出来的武士,相比一般的士兵,他们更擅长隐匿暗杀,而且行动力极强,是九头蛇急需的精锐战士。

    其实这一段时间里,九头蛇内部也颇不平静。

    作为九头蛇在北美的重要成员之一的银行家突然横死,这给其他首领带来了如警钟一样的警告,但在藏匿越深的同时,这个组织内部因为银行家死去而留下的权力空缺,也引来了其他人的觊觎。

    最近这几个月,九头蛇内部的争权夺势几乎到达了一个高峰。

    当然,这些烂事和加特勒没什么关系,他已经刻意疏远自己和那些家伙的联系了,在自身伤势的痊愈看到希望之后,他就不怎么愿意在这个泥潭里陷得更深了。

    不过,来自高层的命令还是不能不执行的。

    加特勒还没活够,他不想在某个夜里,被突然出现的黑巫师用一发阿瓦达索命咒干掉。

    他不畏惧和任何刺客较量,但魔法...那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而就在即将到达机场的时候,加特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便将手机放在耳边,用愉悦的声音问到:

    “嗨,梅林小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老约翰帮忙吗?”

    “加特勒,你在巴黎吗?”

    此时已经身在欧洲的梅林问到:

    “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谈一谈,我认识的一位巫师最近在研究一种能够强化躯体,祛除伤病的魔法仪式,他需要几位自愿加入的实验者。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也许,他能彻底帮你解决掉你身体里的麻烦,还能让你变的更强,唯一的要求是,你可能需要以实验体的身份,度过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有兴趣吗?”

    “哦?这么好的事情吗?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

    加特勒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语气急切的问到:

    “成功率是多少?”

    “不好说,但那个巫师承诺过,他能保证实验者的生命安全。”

    此时站在法国城市里昂街头的梅林迟疑了一下,他决定还是坦然的将一切都告诉给加特勒:

    “你可以理解为,那是一个身躯强化的生物实验,呃,虽然它是以魔法的方式进行的。它会把普通人的身体转化为类似于异类的超凡之躯,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你的身体会被植入一种特殊的魔法物质,它会修复你身体的所有损伤。”

    “所以,不管那个转化实验是成功还是失败,只要你能活下来,加特勒,你都会拥有一具非常健康的身体。而如果你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变成一个类似于史蒂夫.罗杰斯那样的超人。”

    “机会难得啊,考虑一下吧。”

    “好。”

    加特勒没有太多的犹豫,他看了看时间,然后说:

    “我现在人在南美,在执行世界安全理事会派下的任务,我可能2天后回欧洲,到时候给你打电话。梅林小子,我们很久没聊过天了,到时候一起吃个饭吧。”

    “行。”

    梅林说:

    “那我等你电话了。”

    “等等,先别挂。”

    加特勒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在九头蛇组织里听到过的一些传闻,他压低了声音,问到:

    “你最近是不是还在独自调查神盾局里的内鬼?”

    “对,怎么了?”

    梅林问到。

    “没什么。”

    加特勒叮嘱到:

    “你要注意安全,梅林,那些家伙看上去很不好惹...说起来,我这几年在欧洲狙击十戒帮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对你可能有帮助的蛛丝马迹,我从南美回去之后整理一下这些信息,我们到时候再说。”

    “嗯,很好。”

    梅林点了点头:

    “那我就期待你给我带来的好消息了。”

    片刻之后,梅林挂断了电话,他抬起头,眺望着里昂南部稍远一些的山区,那里就是他此行欧洲的目的地之一。

    塔利亚将记载着狂暴战士手杖的剩下两份羊皮纸交给了他,其中一个就在那山里。

    虽说时至今日,一把完整的狂暴战士手杖对于梅林而言,已经起不到太大的帮助了,但这种超凡的魔法武器,梅林也不嫌多。

    就算自己用不了,也能给麾下的人使用。

    他已经不是独自一人了,他也要为跟随自己的那些人考虑一下。

    在偏僻的角落里,梅林变幻成渡鸦,拍打着翅膀,掠过阳光灿烂的天空,朝着南部山区飞了过去,在他身下,是一片片绽放的花海,看上去颇为漂亮。

    “艾尔莎似乎就是在这片花田里,狩猎了自己的第一头猎物,那是一头日间女妖。”

    梅林眺望着下方的花海,他脑海里回忆着艾尔莎对他说过的那些故事。

    “里昂,这里也是艾尔莎出生长大的地方,血石庄园似乎就在市郊的某个地方,也许我该去拜会一下,见识一下猎魔人的庄园...嗯,还是算了,下次等艾尔莎回家的时候,一起来吧。”

    梅林自言自语的说:

    “也不知道白狼大师曾经的庄园遗址在哪,似乎是在南欧那边,如果能找到的话,说不定也能从其中在找到一些好东西呢。”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还是算了。”

    “像是白狼那样的家伙,肯定会很恶趣味的留下很多糟糕的玩意,没准还有什么陷阱之类的,贸然过去,很可能会遭遇危险。更何况他老婆还是个危险的女术士,嗯,历史里记载的那些女术士,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梅林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边飞快的飞进了这山区中。

    灵体渡鸦维克特已经在山区的某个山谷等他了,维克特现在就是梅林的先锋大将,但凡有梅林想去的地方,维克特都会先行侦查。

    说起来,用呼神守卫做侦查的工作,对于巫师而言,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维持呼神守卫需要极其巨大的魔力,那魔力的耗费对于大巫师而言都很不轻松,不过对于情况特殊的梅林来说,他巴不得自己身体里的魔力时时刻刻都处在接近干涸的状态,所以维克特几乎是全天24小时都待在梅林身边。

    就像是梅林的魔法召唤物一样。

    对于呼神守卫而言,这也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了。

    “呜嗷!”

    在看到梅林接近的时候,挣扎在一颗苍翠的百年古树枝桠上的维克特,发出了一声标志性的鸣叫。而梅林收拢翅膀,也是很灵巧的落在了维克特身边。

    他以鸟类的姿态站在那树枝上,朝着下方的山谷小镇看去,在那小镇最边缘,靠近山麓的位置,有一座古老的修道院。

    那里就是梅林的目的地,也是第二张藏宝图里标注的位置。

    根据梅林在里昂的图书馆里找到的资料,这座位于山中的修道院,据说是在1543年建立的,距今已经有快500年的历史了,哪怕是在整个欧洲最混乱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这里也没有遭受过破坏。

    据传,在***德国的军队进入里昂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些士兵试图劫掠这座修道院,但他们最终失败了,那支联队在在距离这座小镇只有不到5公里的山区中全军覆没,而这地方也奇迹般的完好无损。

    根据一些小道消息的传说,是源自修道院的神秘力量庇护了这座偏僻的小镇以及镇子里当时滞留的数百名逃难者。

    这些小道消息,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个修道院似乎并不简单。

    “下去看看吧。”

    梅林拍打着翅膀,以滑翔的姿态落在了那修道院内部的一处房顶上,然后接着暗影斗篷的遮蔽,他悄无声息的进入了修道院的大厅。

    在踏入大厅的那一刻,梅林脖子上悬挂的狼头坠饰开始嗡鸣。

    “我的徽章在震动,这附近有强烈的魔法扰动。”

    梅林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手握徽章,顺着魔力震动的方向在这中午时分沉寂的修道院里来回行走,最终踏入了一个很古老的,已经快要坍塌的教堂中。

    在教堂最前方,基督圣像之下的底座边缘,梅林发现了一个暗格。

    他用匕首撬开那暗格,就看到里面放着一个用狼皮包裹起来的玩意。

    “就是这个了。”

    梅林将那狼皮包裹的东西拿了出来,他将包裹的皮毛打开,就看到里面放着一节半米长的,银光闪闪的,类似于战戟锋刃一样的武器。

    它整体呈梭型,一面开刃,另一边有个锋锐的凸起曲型利刃,在那锋刃之下的握柄上,还有和梅林手中的那一截手杖很相似的卢恩符文。

    显然,这就是梅林要找的东西了。

    不过在那利刃旁边,梅林还看到了一个用羊皮纸扎成的手札,从材质上来看,那绝对是非常古老的东西了。

    梅林用狼皮将那一截利刃包裹起来,放入魔法口袋里,然后又从口袋里取出一沓钱,放入那个暗格中,这算是他拿走这修道院传承圣物的交换。

    这些钱不多,但用来修缮这个即将坍塌的教堂还是问题不大的。

    他再次变成渡鸦,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十几分钟之后,他回到了里昂城中,在暂时居住的酒店里,梅林坐在椅子上,打开了那本古朴的手札。

    不出意外,是用法语写的。

    梅林不得不又从前台那里拿来一本法语字典,一边对照着,一边翻译那上面的记载。

    “我所目睹的圣人从北方而来。”

    这是那手札的第一句话。

    就像是某个遗失在历史中的神话故事一样,这是一个生活在16世纪中叶的僧侣写下的笔记,记载了他和一位“圣人”的接触。

    梅林继续磕磕绊绊的读了下去。

    “他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抵达了村子里刚建好的修道院,他很疲惫,就像是个长途跋涉的旅行者。”

    “我看到他背后背着用狼皮包裹的武器,他是个危险的旅人。”

    “他在村中讨水喝,我的妹妹埃尔兰给了他一碗水和一些食物,并且邀请他去我家做客。这很不妙,这意味着我那年轻的妹妹似乎对这个健壮而勇猛的旅人产生了兴趣。”

    “事实如我所料,那旅人在村子里居住了下来,在第二天的春分时节,他和我的妹妹成婚了。”

    “我认为他有某种秘密,在我向主祈祷的时候,他总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这让我很生气。”

    “我与他争辩,但超乎我的预料,他对主的了解,甚至比我这个从神学院毕业的牧师更精湛。他甚至可以完整的描述出我所向往的天堂景色。”

    “那高耸入云,从未有黑暗照耀的光芒之山。”

    “那身披盔甲,背生羽翼,面目俊美,吹响号角的天使。”

    “那富丽堂皇,用云端布道装饰而成的神灵宫殿,还有那长满了奇花异草,到处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花园。”

    “他描述的那些景象,比任何典籍中关于天堂的描述都要真切,就仿佛他亲眼见过...他,到底是谁?”

    “我产生了疑问,这疑问让我一夜一夜无法入眠,最终,在1546年的圣诞前夕,我再也无法忍受那疑问的折磨,于是我拜托我的妹妹,向圣人询问这一切的谜底。”

    “圣人喜欢喝酒,于是我买下了附近酒厂近三个月的所有产出,而圣人在一夜之间,就将那些酒喝得干干净净。而躲在一旁的我,也终于从半醉的圣人那里,知晓了我想知道的答案...”

    “如果你在阅读我的笔记,如果你是主的信徒,为了你的信仰考虑,那么请就此结束吧。”

    “接下来我要说的,不是诚挚的信徒应该看到的秘密。”

    读到这里,梅林耸了耸肩,他不是个信徒,实际上,他是个无神论者。

    所以下一刻,他果断的翻过书页,看向了那个僧侣记载的,关于那个从北方来的“圣人”的故事。

    他承认,他被这个近500年前存在的僧侣留下的秘密吸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