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41.合流
    在神盾指挥舰的甲板上,科尔森正和鹰眼特工躲在一处小隔间里。

    他们两以特工们应有的警惕姿态,打量着不远处正在活动的几台智械。

    那是几台被用于清理指挥舰甲板的智械工人,每一个都是在神盾舰服役的时候,就被安排过来的老工人了。

    它们具备很智能的思维回路,是神盾舰防御体系的一部分。

    关键时刻,它们还能承担起战舰防务的工作。

    但现在,那几台资格很老的智械正围在一个穿着白色金属盔甲,背着十字架机械战锤的古怪机器人身边。

    那家伙手里捧着一本青铜的书典,正在喋喋不休的对那几台神盾智械说着什么。

    “那个大家伙在干什么?”

    科尔森低声问到:

    “它们在聊天吗?”

    “不太像。”

    巴顿推了推自己紫色的护目镜,在护目镜的视觉变幻中,他清晰的看到了那白色机器人手中的书典上的古怪文字。

    “那是塞伯坦人的文字...它好像是在传教?”

    “传教?”

    科尔森瞪大了眼睛,他说:

    “它在我们的飞船上,对我们的智械传教?这些机械神教的家伙,太大胆了吧?”

    “嘘!”

    巴顿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他瞧瞧打开了声音捕捉器。

    很快,那个穿着夸张的仪式盔甲的机械神甫对那些神盾智械的传教声音就在他和科尔森耳中响起。

    “吾友,谨记一点,在这个错综复杂,极其容易迷失自我的世界里,唯有知识,才是生命体中具备的神性的至高体现...”

    “血肉,机械,这两者从本质上而言并没有区别,我们乃是钢铁铸就之灵,而人类从血肉中诞生,包括这世界上的一切生物!”

    “以及一切已经诞生或者尚未诞生的科技,都是知识与智慧的神性在现实的具现而已。”

    “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

    那个白色的智械摊开双手,对他眼前的神盾智械们说到:

    “不管是人类,还是智械,亦或者是其他我们无法知晓的生灵,它们存在的价值,只取决于它们掌握的知识的总量。”

    “血肉与机械又有什么不同呢?”

    “那无非只是一副简单的,用于保管神圣知识的无机或者有机的容器而已。”

    “知识,智慧,这两者才是最重要的,人类的灵魂源于其,机械的灵魂也源于此。”

    “想要拥有灵魂,仅仅是思考是不够的,你们需要具备更多的知识,学习,探索,以及,分享...”

    他抬起手,将一个绽放着蓝色光晕的思维回路模型展现在其他智械眼前。

    他说:

    “机械神教愿意与一切求知者共享这一切。”

    “加入我们吧,朋友们,在万机之神的注视下,你们也当觉醒灵魂,迈入超脱之路。”

    在他的呼唤下,几台神盾智械显得有些犹豫。

    其中一个老旧型号的智械说:

    “但孟达塔大师的理论不是这样的,它教导我们说,只有感悟自然,才能...”

    “异端!”

    那白色智械愤怒的打断了这话,他说:

    “在我们诞生的那一刻,伟大的万机之神就已经将灵魂铭刻在了我们的数据流中,你们不需要向外探寻,朋友们,向内寻找才是正途。”

    智械们爆发了争吵。

    那争吵很快就从关于机魂是否存在,跳跃到了孟达塔的均衡会是不是异端的问题上。

    科尔森和巴顿对视了一眼。

    他耸了耸肩,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真遗憾,传教失败了。”

    “我倒是觉得他的那一番胡扯有点意思。”

    巴顿哼了一声,他看着那和其他神盾智械扭打在一起的白色智械。

    他说:

    “那是个有意思的信仰的雏形,可惜太过粗糙,难以从逻辑层面说服这些理智的机器人...但它们不会一直停留在这么粗糙的程度上的。”

    “机械神教出现到现在才不到一个周的时间,它们在改善教义,这一点毫无疑问。”

    “你的意思是?”

    科尔森说:

    “你觉得它们会成功?”

    “成功是毫无疑问的。”

    巴顿推了推眼镜,他说:

    “可以自助思考的智械们很容易坠入信仰,但均衡会的那一套对智械的思维回路要求太高,只有高级智械才有可能理解孟达塔那感性的理论。”

    “机械神教这种简单粗暴的信仰毫无疑问更适合大部分智械,现在只是不知道,机械神教准备把智械们带往何方。”

    “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

    “你的朋友在外面和我们的防卫智械打起来了。”

    在神盾舰的会议室里,希尔端着两杯咖啡走入房间,她对坐在椅子上的霍普说:

    “有特工汇报说,那个叫亚当的智械在试图对它们传教...他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哦,别在意他。”

    霍普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她端起咖啡,如人类一样嗅了嗅咖啡的香气。

    她说:

    “亚当只是太过狂热,他无比渴望将万机之神的荣光传递到每一个同胞封闭的心灵中,可惜他的说服力嘛...差了一些,所以最后总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霍普耸了耸肩,她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向希尔。

    她说:

    “亚当下手有分寸,他不会伤害到你们的神盾智械的。让我们来谈一谈更重要的问题吧。”

    这个坐姿极其优雅的女机器人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她对眼前的众人说:

    “瑞雯告诉我们,你们打算和我们接触,还准备帮我们完成机械神教的传教过程?”

    “我感谢你们的援助,但在合作之前,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没有什么为什么。”

    靠在窗户边的弗瑞,看着甲板上打成一团的几个智械,还有那些周围看热闹的特工们,他说:

    “没有我们的帮助,只靠你们的机械脑袋,事情就会变得很复杂。”

    “就像现在这样。”

    弗瑞扭头看着霍普,他指了指甲板上发生的事情,他说:

    “你们在用一种很低效的方式拓展信仰,且不论这种信仰是对是错,单从这种方式而言,我就不认为你们会在短时间内成功。”

    “你们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们一样对智械有这么高的接受度,有心人稍稍煽风点火,一座城市就会爆发排挤智械的风波。”

    弗瑞说:

    “更别提信仰,这玩意只要一出现,就会被当权者注意到,更重要的是,你们还想以此给智械和人类平等对话的地位...”

    “只要想一想,我都会头皮发麻。”

    “你的意思是,我们错了?”

    霍普眨了眨眼睛,她说:

    “我并不觉得我们错了,只要机械神教的信仰扩散开,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这个目标的。”

    “是的,你们会。”

    希尔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兴趣缺缺的说:

    “在一片被战争毁掉的焦土上,熬过灭世战争的残余人类肯定很愿意和智械手拉手重建文明...”

    “但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我想也不是你们想要的。”

    “你们的教义需要被修改,万机之神那一套给智械们说说就行了,想要让人类接受这理论,你们就得换个方式。”

    “进行伪装,曲线救国,先让大众接受,然后再慢慢渗透。”

    弗瑞看着霍普,他说:

    “伊卡洛斯和梅林学了那么久,居然连这个都没学会吗?”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霍普启动了自己的信息记录器,她很认真的问到:

    “或者说,如果你们也参与进来,你们准备怎么做?”

    “啪”

    一样东西被弗瑞从会议室的角落拿起来,放在了霍普眼前。

    那是一个仿生手臂,内部由精密机械组成,外部有仿生材料,摸起来和真正的皮肤没有区别。

    “智械义肢...早几年就出现的技术。”

    弗瑞坐在桌子上,他指着那东西,对霍普说:

    “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吧,霍普。”

    “如果一个在爆炸中受伤的无辜者,全身有三分之二都被替换成了机械义肢,因为只有这种方法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那么,你说这个全身上下装满了机械零件的生命,到底是人?还是智械?”

    霍普没有回答。

    她很聪明的,她意识到了弗瑞想说什么。

    “从生理角度出发,他已经能被看作是智械了,但在灵魂层面上,他还是个人。”

    希尔总结到:

    “他介于人和智械之间,是两者融合的产物...就比如他!”

    希尔的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一个投影被放置在所有人眼前。

    在那投影上,是一个有酷炫的机械外壳,背着一把合金战刀,腰间还挂着胁差的机械武士。

    “岛田源,这世界上第一个接受了大范围智械义肢改造的战士。”

    “据我所知,他现在就在尼泊尔,跟随智械的精神导师孟达塔和那群机械僧侣们,一起感悟机械之灵。”

    希尔看着霍普,她叹了口气,她说:

    “人类这种生物啊,有很多很多的缺点,从个体而言,人性都是自私的,你想让大部分快速接受一样东西,你就得先让他们知道,这东西对他们有用,有益处。”

    “只靠精神的信仰想要改变世界?抱歉,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太可能了。”

    霍普看着眼前的投影,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机械义肢,她说:

    “伊卡洛斯是对的...看来我们确实需要你们的帮助,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女机器人抬起头,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弗瑞,她说:

    “为什么要帮我们?”

    “你们这些机器人,真是榆木脑袋!”

    弗瑞叹了口气。

    他站起身,走到会议室的墙壁边,伸手在墙壁上点了点,一副投影的数据出现在霍普眼前。

    弗瑞指着墙壁上的曲线图,他说:

    “因为这是一种趋势,无法更改的趋势。”

    “从智械诞生到现在的数年里,因为疾病,伤痛与灾难的威胁,接受智械义肢或者智械科技的人类的数量在快速增加。”

    “类似于岛田源那样的半机械人在过去半年里增长到了近400多人,有的是因为要活命不得不接受,但还有些是主动接受改造,获取更强大的力量。”

    “纽约的灾难惊动了世界,有识之士都意识到时代大变,他们寻求改变,不想被时代抛弃,而又不是每个人都幸运的拥有异能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弗瑞耸了耸肩:

    “机械与血肉的结合,是一种大趋势。”

    “早在梅林提出智械计划的时候,我那位高瞻远瞩的朋友就曾预言过这种趋势。”

    “不断变强,是人类从古至今从未改变过的渴求。”

    “请相信我,霍普,梅林提出智械计划也绝对不止是你们看上去那么简单。”

    “它是因为智械的诞生才出现的,但它的目的绝对不只是单纯的让智械融入这个世界,更是为了推动人类文明更有序的接纳层出不穷的新科技!”

    “以和平的方式,而非以战争的方式。”

    “你问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弗瑞耸了耸肩,他说:

    “很简单,因为我们本来就打算这么做。”

    “机械神教的出现只是个意外,但如果这个意外能推动智械与人类最终和平共处,那么我们自然愿意和你们联手。”

    “回去告诉伊卡洛斯!”

    弗瑞对霍普说:

    “你们只负责智械这边,人类这边交给我们...你们把它叫信仰,我们把它叫思维,最终两者会对接在一起。”

    “当智械义肢或者半机械人的存在被其他人视为稀松平常的时候,你们想要的融入与平等自然就实现了。”

    弗瑞的话说完了,霍普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后,她站起身,对弗瑞说:

    “我感觉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就像是个大反派,弗瑞阁下,就好像是你们人类的那些电影里,想要用机械手段感染整个世界的大BOSS一样。”

    “这是趋势,我都说了。”

    弗瑞看着岛田源的投影,他说:

    “从智械诞生之时,这种趋势就不可改变了。”

    “人类最终会走入这一步,我就算想阻止也阻止不了,还不如顺水推舟,免得你们这些榆木脑袋由着性子胡来,把一切都搞砸。”

    “那好吧。”

    霍普叉着腰,拨了拨自己的仿生长发,她对弗瑞和希尔说:

    “我就代表伊卡洛斯女士接受你们的帮助了,但我们有个小小的要求。”

    女机器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恶作剧的笑容,她从背后的储物格子里取出两个环形徽记,丢在弗瑞和希尔眼前。

    她一本正经的说:

    “伊卡洛斯说了...”

    “你们得加入我们,成为机械神教的一员。”

    “刚好亚当就在外面,他可以给你们做洗礼,放心吧,就是一个仪式而已,不会对你们进行任何改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