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五岁小鹊宝:四个爹爹喊我回家吃饭 > 第39章 疯狂记仇的刘小虎
    车云航拱拱手,脸色喜气满满,尽管眉宇之间还挂着几分疲倦,因为太过高兴,他看上去并没有那么憔悴。

    但柳勾眠知道他有多需要休息。

    “我可把丑话说前头,你要是在回去的路上感觉要死了,千万别提及我们药王谷的一个字。

    不然还叫捡尸人以为你是受到我们药王谷的暗杀了呢。”

    没好气的说着,他又从腰间的小囊袋里掏出两颗糖丸,丢到车云航怀里,吊儿郎当的就说:

    “一旦感觉不适就吃下去,一丸能管你两天,可以让你丢掉所有的不适感,也不会感觉到饿或者口渴,同时还会让你精神充沛。

    但是,这东西吃上两颗,就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留下的副作用现在我们也没有个具体的说法。

    总之你能吃一颗扛着就别吃第二颗,毕竟是药三分毒,这玩意还是我们药王谷的禁药呢。”

    语毕他打了个哈欠,看着天边泛起的鱼白,他抻了个懒腰,满心困倦的继续说:

    “外头有人接应你带你下山,小爷就不送你了。忙了这一宿可困死我了。”

    一直没机会说话的车云航总算是有了空隙,连忙再拱手,对着柳勾眠即将离去的背影就说:

    “多谢小公子再三搭救!我们后会有期!”

    柳勾眠闻言身子都僵了一瞬,很快就加快步子道:“谁要和你后会有期,别有下次了谢谢。”

    一旁站着的柳生玦笑个不停,上下打量一番车云航,笑呵呵的就道:

    “此次出征,还望你们能大获全胜,也不枉我破了规矩给出去的东西。”

    车云航连连点头:“那是自然!您好生保养着,我这就去了!告辞!”

    望着马儿蹬蹬离开,柳生玦勾起的笑容里多了一丝玩味。

    逐渐红起来的天空之上,翱翔着一只黑色的雄鹰,车云航只顾着策马回程,丝毫没有注意到紧跟在他头顶上方的黑鹰。

    ……

    “知卿?知卿!醒醒!快醒醒!”容廿九被绑在知卿胳膊上倒挂着,现在只觉得脑袋昏沉沉。

    它被吊在这里已经一整夜了。

    昨天晚上它偷偷摸摸的跑进来,本来想跟知卿说些什么,谁知道却正好碰上了伏念。

    两个人打了个照面,他再跑也来不及。于是就被挂在那里,一直到现在,知卿也没有醒来。

    “知卿知卿,你醒醒啊!你再不醒来,老子要被吊死在这里了!你怎么这么倒霉呢?我跟你认识,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容廿九七到嘴里狂骂话吧,不过片刻,视线里就进来了一对男女,仔细一看,也是熟人。

    是空恒和尘霜。

    “这是个什么东西?长得真丑。”

    尘霜笑呵呵的骂道。

    一听这话,容廿九气到差点原地爆炸:“尘霜,你的眼睛瞎了的东西,你不认得老子了?当年你爷爷可能救了你鸟命的人!”

    此话一出尘霜的笑容顿时僵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就看向知卿,“哟,还没醒呢,真能睡。”

    说完,他就抬手放错一道法术,落在知卿的身上,致使知卿即刻苏醒。

    眼睛挣扎半天,知卿看清了眼前的两个人。一时没有好气色,冷声就问:“还想来在这里躺我的羞辱是吗?你们这些没有母亲的东西,只会用你们的嫉妒来伤害别人。”

    空恒嘴角轻抽,“什么东西敢在这里跟我犟嘴?看来还是打挨少了。”

    容廿九被吊在那里半天都没有获取到知卿的注意,一时恼火大骂,“知卿,你个王八羔子,有没有看到我?”

    知卿身形僵硬,瞳孔地震:“容廿九,你怎么在这?娘亲呢?!”

    容廿九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时只觉得眼前只能有点蠢,片刻之后才说道:“现在似乎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转头再次看向空恒和尘霜,知卿眼中愤怒又比刚才浓了些:

    “我早就说过了,你们有本事就杀了我,不要在这里叽叽歪歪!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烂人!”

    “烂鸟谢谢……还是一群没有良心的烂鸟。”

    容廿九轻笑,倒挂在这里时间长了它有些脑充血,现在看谁都是有些发红的。

    “呵,我才不稀罕和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计较什么。毕竟我们现在只一门心思的看好戏呢。”

    一句话出口,不祥的预感爬上知卿心头,半晌之后他才带着几分迟疑问道:“你们对我娘亲做了什么?”

    “哪里还用得着我们对她做什么?她自己都是一个废物,用得着我们出手吗?”

    尘霜笑呵呵的说,眉眼里面的不屑已经挂满,甚至快要溢出来。

    听过这话知卿只觉得当头一棒,慌忙之间就乱了阵脚,只说:“我娘亲到底怎么了?赶紧告诉我!”

    见他这样想子,空恒很是得意,手背在身后轻笑:

    “你想知道?除非你答应帮我们做事,否则门都没有。”

    容廿九听他们这样一说,顿时满心厌恶,怒火中烧就骂:“你们好不要脸!连小孩子都威胁不放过!”

    “关你什么事?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再在这里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尘霜骂骂咧咧的,说话间充斥着怒意,看上去很不好惹。

    “你简直太过分了!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对我的朋友下手!我娘亲到底怎么了?”

    “你真的想知道,就该乖乖听我们的话,你若是真心关心你娘亲,就先签了我们的契约。”

    空恒带着狡猾的笑容,盯着知卿面上的波澜壮阔,心里越发舒爽,诡笑间越发不像是个好东西。

    知卿咬咬牙,拳头紧握,他知道现在不能跟这两个人硬来。

    当务之急是先稳住他们,一来能套出他们的阴谋诡计,二来是可以先拖延时间,只要能拖到娘亲来搭救,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心想着,知卿态度更加坚决,“放了我朋友,我就答应你们!”

    一听这话容廿九当即大叫:“你疯了吗!”

    话落却小声说道:“好兄弟一辈子!等我出去立马搬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