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蛊女有毒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一个有来历有大运的人
    没有一丝因为有一个生命,要从她手中流失的愧疚感,就见盛羽嘴巴快速的挪动了起来,里面也是第一次开始念出来一些,繁琐难懂的类似音符一般的音调来,反正不像是语言的东西,手指尖掌控的那个不是毛笔的毛笔,在沾染了两人的血液后,也随着她口中的念叨,开始笔走游龙了起来,复杂古朴的纹路,随着盛羽那根自制的冒充毛笔却不是毛笔的毛笔,落下最后一笔后。

    盛羽额头上也冒出来一颗颗大豆般汗珠,不过这一次盛羽却没有虚脱,盛羽抬手抹干净额头的汗滴,才开始认认真真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嗯,两人的变化,这种偷窥之术她也是第一次用,额,应该算是才学会没有多久,连实验都不曾有过。

    可是谁能知道这样邪性的东西,居然是来源于天罚,盛羽觉得即便她大胆的说给谁听,估计也没有人会信的吧,不过这还真的就是在盛羽天罚后,从那一丝力量中感悟到的一个不知道什么咒术。

    嗯,盛羽想到这个咒术还没有名字呢,看看眼前的情景,看着已经没有生机的师傅在快速的抽取那个猥琐男人的盛家,盛羽也不知道如何的,突然就想到了那小说电视中描述的妙手空空之术,可不是将无变有让有变没了吗。

    貌似她此刻可不就是将无变有将有变没了啊,盛羽咧嘴忍不住就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一个来自天罚那个代表正义来处罚自己的动作里面的东西,从今后就被冠上了,神偷艳名天下的名字了,嗯,就叫妙手空空咒了。

    哈哈哈,妙手空空咒,你称天罚我偏让你当贼头子,看看还要不要让自己被天罚了,自己要是还有机会得到这样---厉害的东西,她还给他们取这些歪门邪道的的名字,我让你代表正义来处罚自己,让你爽,嗯,这样大家--同感了啊。

    此刻的盛羽浑身包裹着低沉的黑暗气息,不过却因为这样突然搞笑的心思,好似突然的打开了不少啊,只是当那双黝黑的眼睛,在看着两人身上那联系着咒术的血液时,黝黑的眼眸闪了闪竟然陷入了一种沉思,哎!到底还是做不到无媒介的啊,还是需要借助血液这些自身生长出来的东西啊。

    时间在这个咒语后,好像过的有点快啊,盛羽居然很快就看到了那个已经灰败的老头,那原本紧闭的眼眸,突然的睁开,只是睁开眼睛的老头眼底没有惊喜,而是慢慢的担忧,只是当他的眼睛看到自己后,立刻就迸射出来欣喜和希望,。

    不等盛羽开口,就听到老天那虚弱且无力的开口“小羽,求你救救他,他,他还小,用我的命去换他的,他还那么年轻,不该就如此死去的,小羽,救他,他还是一个孩子啊,救他求你了。”

    额,这是要搞事情啊,盛羽黑色的瞳仁里面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这个老头这是什么个情况啊,居然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那个小鬼的命,只是那个小鬼没有血色蜈蚣,真的能救回来吗?不过也因为九叔公的话,原本黑沉的眼底,好似被什么唤醒了一般,逐渐的开始恢复了清明。

    脑海里面有一个声音在温柔的喊着“小羽,回来,小羽,阿娘的小羽,你快回来啊,你还小,外面很危险的,回来,快回来啊,小羽快回来阿娘这里。”

    熟悉的声音将盛羽黑洞洞的瞳仁,逐渐的拉回来一丝理智的亮光,随着盛羽理智的逐渐回归,盛羽才转头看向九叔公身边的那个小光头,嗯,天灵盖有损伤,不过有巫蛊的存在,修复起来不是问题,只是生机就难说了。

    从前世黑暗情绪中挣脱出来的盛羽,真的是有点无奈的啊,不过还是抬起脚步移到那个小光头那边,伸手探查了一下,原本觉得应该生机全无的小光头,竟然还是有着比师傅九叔公此刻还要浓郁的生机,只是被这个灰败的外表掩盖了起来。

    嗯,好似有什么在禁锢和隔离着那个能带个这个小光头醒过来的能量啊,这倒是真的让盛羽看走眼了,居然内有乾坤啊。

    盛羽无心去想其他的,反正师傅开口了,救人就是了,于是她毫不迟疑的就伸手按压在小光头上,巫蛊之力快速的运行起来,不断的修复着小光头的身体,同时也削弱了小光头体内的那道隔离和禁锢的力量。

    就盛羽看来这个小光头是一个有来历有大运的人,不然体内哪里来的那般被封印起来的力量,也是那个力量的存在,才能让这个小光头,即便遇到了如今的情况,也能守住了自己的生机吧。

    这下盛羽又有点怀疑他们被困死在这里的原因了,到底是无用了,还是只是想看看最后的结果,不过如何猜疑,都不影响她此刻要救人的心啊,巫蛊之力终于在救下小光头的时候,也算是告罄了,盛羽很无奈巫蛊之力的不持久性啊,自己这些日子在也算是努力的吸纳巫蛊之力了,可是直到现在也才储满了两个穴位的。

    原本还觉得自己很厉害的,毕竟如此短的时间,自己就灌满了两个穴位,是不是等自己将穴位都灌满了,那就如同传奇故事里面的,自己就可以升级了,嗯,是巫蛊之力升级呢,还是巫蛊之术升级,亦或者全部都升级啊。

    哎,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她哪里就想到两个穴位的储存,竟然会如此的不经用,就救了两个人,就如此轻易的给消耗光了,哎!没有了巫蛊之力后,盛羽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天罚后原本还没有恢复的体力,现在外加消耗了巫蛊之力的虚弱感,同时袭来的滋味了,盛羽顿时就扛不住了,身体无力的就直接要跌向地面上。

    不过与此同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手,抓住了盛羽倒下去的手臂,将虚弱脱离的盛羽给拽了起来,然后盛羽抬起虚弱的脸颊,就对上了一个光溜溜的脑壳,正一脸呆萌切担忧的看着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