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蛊女有毒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黑暗
    男人站着他认为的自己所有物的小蛊人盛羽的身边,不开口也不离开,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盛羽,看着小蛊人将手放在这个光头男人的脖颈出,然后就像是黏住了一般,半天都不松开,男人就有点忍不住了,想要也伸手过去看看,一个死人有什么好摸的。

    如此白皙的小手,居然去摸一个死人,这个小蛊人到是奇怪,只是如果她有兴趣去摸一个死人,那以后是不是可以培养培养啊,看看那白皙的小手,还有小蛊人这个柔软的小孩身体,幻想着让小蛊人来摸摸他摸摸他的······

    突然的幻想,让男人的眼睛里面立刻就浮现了一丝淫邪之光,盛羽虽然没有心情搭理他,可是自从她体内有了巫蛊之气的存在,五感早就超越了原来拥有虫眼的敏锐,从男人看自己开始她就察觉到了。

    如今她感觉到了邪恶的光芒,她抬眼就看到男人直接盯着自己的手,那有点淫邪的眼睛,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竟然敢在自己的身上扫描了起来,还有听着男人原本平静的呼吸,现在突然的就有点剧烈喘息的反应了,即便盛羽不懂男女之事,也是能通过那双淫邪的眼睛想到那肯定是不好的东西。

    敢将龌龊的心思用在自己身上,这个男人怕不是找死啊,盛羽的手指对着男人弹了一下,有什么顺着盛羽的手指飞了出去,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听到男人发出一声杀猪的惨烈的叫声,捂着自己的眼睛,就往地面倒下去。

    盛羽没有兴趣去看那个男人的惨样,敢用那样的眼光看自己,敢将那龌龊的心思用在自己身上,那对眼睛留着简直就是碍眼了,等她腾出手来,再来收拾这个家伙,其实盛羽一直都是受前世情绪影响,整个心理也是扭曲和阴暗的,不然不会因为这个男人看自己一眼,就控制不住心理的暴虐情绪。

    这些重生的日子以来,她之所以还能表现的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是因为她因为重生的这些日子,她接触到的人,都是自己过于思念和都是心理善良的人,所以她能最大程度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就是要感谢帝归宇带着她去了一段时间训练营,哪里的正气以及帝归宇身上散发出来的,都是那样浩然正气。

    待在那样的环境中,还有和那样的人相处,能最大程度上驱散她原本阴暗的心理,也能有效的让她理智的控制住心里那因为经历地狱,而逐渐生成的魔鬼,使其能得到了最大的压制,可是今天不行,今天在这样的环境下。

    就好似,身处地狱召唤魔鬼一般,那真的是直接的的不能再直接,方便的不能跟方便了啊,前世的记忆一瞬间就将盛羽黑化了,要不是此刻她还有仅存的一点理智,提醒自己要救下面前这个今生自己师傅称谓的老头,那个男人只怕不会有如此轻松的待遇了,不过等这里的事情过后,就不晓得了。

    巫蛊之气快速的从盛羽的手掌间过度到九叔公的身上,巫蛊之气的灌入,能很好的修复血色蛊虫的损伤,能帮助蛊虫再好好的为九叔公掌控一下身体,让她最大程度的恢复身体的一些升级,停止了巫蛊之气的灌入,盛羽知道九叔公现在需要的是生机,他的生机已经被消耗的所剩不多了。

    九叔公是幸运的,能遇到重生的自己,现在遇难了又遇到了得到机缘的自己,感觉自己的苦难只为了此刻的机缘啊,别说九叔公是真的很幸运啊,要说早前的盛羽是无法救回他来的,可是经历了几天前天罚的盛羽,却是不同了。

    这一次天罚很厉害,空前的厉害,只是她也不知道天罚的过程中,到底发生过什么,居然让她在天罚中意外的获得了一丝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虽然盛羽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她却能知道,就那么一丝,竟然要胜过自己不停吸纳巫蛊之力的强大,如今她能清楚的看到九叔公生机的流失,也是拜那一丝力量的赐予。

    盛羽大概是明白了自己得到了什么,所以心理庆幸的同时,眼睛也看向了那个还在地面打滚的家伙,哎,原本自己还因为这个男人敢用那样眼神看自己,恶心自己,想要事后好好的让他尝试一下什么叫痛苦的,如今看来天意如此,那就如此吧。

    反正这个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留着也是恶心人,那还不如做点好事吧,毕竟九叔公可是巫医,救了好些人,今天用这个恶心人的生机换取九叔公新生,也算是这个家伙的造化,给自己赎罪了吧,既然决定了要剪取这个恶心家伙的生机,替换到师傅九叔公的身上,那盛羽就已经做好了自己可能又要遭遇到天罚的准备。

    天罚啊,什么的虽然是有点难捱,不过,如果几次天罚能让自己得到一点好处,那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此刻的盛羽好似有种泼皮加赖皮的味道了,嗯,皮糙肉厚不怕罚了啊,反正罚着罚着就习惯了。

    当然如果此刻盛羽是清醒的,那她肯定是如此想的,现在的盛羽浑身充满了黑暗因子,前世的记忆已经翻盖了她的理智,救人只是此刻本能反应,所以那里会管是不是仁慈,是不是凶残了啊。

    盛羽看了一眼地面的男人,再看看身边的光头老头,手里立刻就出现了上一次惩罚老盛家人时,就用过一次的那个类似毛笔却不是毛笔的东西,不过这一次不是针对物品东西,而是直接对两个大活人,额,一个半活人吧,毕竟师傅九叔公真的不算活人了,如果没有血色蛊虫的话。

    盛羽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半点都不留情抬脚就踢了过去,一脚将人踢到了石床边上,这样方便自己控制两个人的距离,也能适当的让自己节省一点巫蛊之力,看到两人的距离差不多了,盛羽举起那个不是毛笔的毛笔,巫蛊之气再次凝聚在笔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