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穿成炮灰女配在选秀综艺封神 > 第九十二章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殷青黛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快要崩溃,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膛一般,她的脑海中一片混乱。

    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梦境之中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是梦境吗?

    难道她的梦境之中还隐藏着别的东西吗?

    为什么梦境之中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她的梦境会如此的诡异莫名?

    问题一个的在心中发酵,身体里冷热交织,就好像在溺水的边缘又被按在熊熊烈火中洗礼,脑子好像快要爆炸了一般,痛彻心扉。

    她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再不醒过来的话,自己会不会死掉。

    若是自己死掉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一次自己的梦境又会发生什么?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啊!"殷青黛痛苦的叫着,她的身体不断地抽搐着,她痛苦的抱着头,身体在颤抖着,在挣扎着。

    "青黛!"池妄看到殷青黛这个样子,他的心里面很担忧。他担忧的看着殷青黛。

    他伸出了手,轻轻地抚摸着殷青黛的秀发,希望能够给予她安慰。

    她感觉到自己好痛苦好痛苦,她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已经被搅成一团麻,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快要支撑不住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压垮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她感觉到自己快要死亡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马上就要死掉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承受不住这股巨大的负荷,随时都会爆炸。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燃烧,在爆炸,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燃烧,殷青黛觉得自己好痛好痛,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突然间一股温和的能量涌入了她的身体内,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注入了新的活力,她的身体也变得轻盈了许多,不再那么的沉重,而且,她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也不再那么痛了,她觉得自己的头好像变得清明了一般,思绪也变得十分清楚,不再混沌一片,整个脑海里面的杂念也全部消除了,她的脑海中一片空明,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变得格外的好。

    "啊!好舒服!"殷青黛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她感觉自己仿佛从地狱之中重返人间一般。

    在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的那股痛苦的气息正在消逝着,她的身体里面变得轻松了许多。

    在这一瞬间,她觉得,原本困扰着她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殷青黛,你怎么样了?"池妄的心中充满了担忧,殷青黛看上去实在是太痛苦了,她的额头上布满了豆粒大小的汗珠,她的脸色苍白,浑身不停的颤抖着,她的脸上的肌肉扭曲着,显得异常的狰狞。

    池妄的手紧紧地抱住了殷青黛,殷青黛的头靠在池妄的肩膀上,她的脸紧紧地贴在了池妄的肩膀上,池妄的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着。

    "殷青黛,你不要吓我,殷青黛,你不要吓我。"池妄的声音带着颤栗,带着惊慌,他的声音带着浓厚的担忧,他的手用力的搂住了殷青黛的肩膀,想要将殷青黛的头抬起来,殷青黛的头好像被固定住了一般,根本抬不起来,她的身体不停的颤动着,浑身不停的哆嗦着,脸色也变得异常的苍白。

    掌管着身体主权是殷青黛觉得莫名其妙,身为旁观者的殷青黛也觉得莫名其妙,但她又不仅仅是一头雾水的莫名其妙,是有些“啊……原来如此”,带着些好笑的嘲讽的莫名其妙。

    池妄的心中充满了担忧,他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殷青黛,他不敢放开殷青黛。

    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般,让他的喘不过气来。

    殷青黛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她的嘴唇干裂,她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就好像随时都会晕死过去一般,看上去好像非常的难受。

    池妄紧张的看着殷青黛,心里面充满了担忧。

    殷青黛的身体在颤抖着,她的身体不停的痉挛着,她的牙齿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她的嘴唇都被自己给咬破了。

    池妄的双臂用了一下力气,殷青黛终于将头给抬了起来,他的手紧紧地搂住了殷青黛的脖颈,让她不再颤抖着,他的眼中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水,他的眼眶之中流出了两行清澈的泪水,眼眶里面带着浓浓的伤悲。

    池妄的手轻柔的擦拭着殷青黛脸颊上的泪痕,眼泪一直顺着他的指缝流了下来,落在了他的手掌上,冰凉刺骨,让他的心一阵阵抽搐着,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针扎一般,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脸上的泪珠也变得更加的多了。

    ……哭什么,真麻烦。

    "啊!"突然间,殷青黛的嘴里发出了一阵凄惨的叫声,她的脸上的痛苦的表情,她的眼泪不停的往下落着,她的脸蛋变得苍白一片,她的身体也不停的抽搐着。

    池妄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很痛苦,很压抑,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着他的心一般。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被撕裂一般。

    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手指关节处因为用力过猛而变得泛白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很疼,很疼,很痛,这种痛苦的感觉,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他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痛苦,这种痛苦让他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让他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殷青黛的脸色苍白,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十分的困难,她的意识渐渐的模糊,好像随时会陷入睡眠。

    "殷青黛,不要睡!千万不要睡,你不能够睡,不然你就要死了。"池妄紧紧的抱着殷青黛,希望殷青黛能够挺过这一关,他不停的拍打着殷青黛的脸。

    死个屁,看不得老娘好对吧?旁观视角的殷青黛默默翻了个白眼,对这人的缱绻咯噔行为无语至极。梦境里的池妄和现实中那个大同小异,总是带着大悲大喜的极端情绪,和下一秒想弄死你再下一秒我又是你的舔狗的忠诚。

    虚假的忠诚。

    她不相信,她绝对不相信池妄的话,她觉得池妄说这句话只是在安慰她而已。

    "唔......"殷青黛发出了一声闷哼声,她觉得自己好累,好想睡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她就能够忘记这一切了,忘记了梦中所发生的一切。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好像在飞翔一般,她觉得自己好像要飞到了天堂。

    不过这并非真的是天堂。

    这是梦境。

    殷青黛的意识在渐渐的涣散。

    她的身体也变得虚软无比,她现在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非常的舒服,她的身体好像在升华一般,好像整个人都飘飞在云端一般,飘飘欲仙,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朵云,在天上翱翔着。

    她的脚步越来越虚浮,身体也越来越轻,好像飘荡在云端一般。她好像能够闻见花香,能够听见蝴蝶在翩翩起舞,闻到草木芬芳。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是泡在了温泉里面一般,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