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虚妄仙渡 > 第七十一章 人世间有许多事还要我做
    子玄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在飞出去的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再属于自己,他听不见身边的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一直在往后飞快地过去。

    一边的曰成发了疯地从地上爬起来,手上的光团向着红色人飞了出去,而这一切,子玄能看到,却是听不到了。

    “轰”,重重地一声,子玄的身体撞在了围墙之上,泥土筑成的围墙却是撞了个粉碎,尘土飞扬。子玄倒在了地上,除了意识之外,其他的浑然不属于自己了。这一掌,确实伤到了他,他能朦胧地看到,前面两人在打斗,这是曰成与红色人的斗争,现在的子玄严然成了局外人一般。

    红色人,嗜魔,他的功力远在自己的想象之外。子玄不禁闷笑了一声,自己正是自不量力,仅凭自己的那一些些功力,便要来除嗜魔,在这样的时候,他想的就越多,是自己的一时冲动,还是当时的正义感突然上升。他要寻找答案。

    不是,不是子玄一时的冲动,他曾是慈辛庄少庄主,庄上有难,他理应为庄民除魔,先前自己不知,现在知道了,就应该去做,就像人说的,这是自己的使命。想到这儿,他又大笑了起来。

    “哈——哈——”

    一阵笑声将正与打斗的曰成给笑急了,他边打边说道:“少庄主,待我杀了嗜魔。”

    到现在为止,他被嗜魔缠住,根本脱不了身,所以也不清楚子玄的伤势,听到子玄的一声大笑,见不到他的人,他的心更急了。

    “哈哈。”嗜魔见到曰成这副模样也笑了起来,“你们两人,自不量力,来送死!”

    “你休狂妄。”曰成气愤地道,“魔就是魔,即使我们都死了,也会有人来收拾你!”

    “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结局又是如何呢?还不是被我拿下了。”

    子玄口吐了一大堆鲜血,这一吐,倒是将他的耳道打通了,外边的声音他能收在耳里,曰成与嗜魔的谈话,他也能听得到。其他的地方像是瘫了一般,没有了知觉,手都提不起来,脚也动不了,这一掌,却是将子玄的半条命给打没了。

    “曰成伯伯,我没事,你替我好好地教训嗜魔!”子玄提起了嗓子,朝他喊道。

    曰成听到子玄的回答,像是放心了许多,殊不知这一声是子玄使用了剩下的大部分气力,这一喊之后,却是又一大口血喷出来。

    一个常人哪里受得住这样强大的掌力。

    曰成大呵一声,持起手中的剑朝着嗜魔再一次冲过去。再次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子玄现在不知是喜还是忧,他现在心里的滋味没有人能知道。

    朽木咒,都是该死的朽木咒,缠住了自己,不能让自己有很好的发挥,没想到自己却是会死在这里,这是子玄现在所想的,刚才的那一声喊,好像是自己将所有真气都呼出了一样,浑身没有力气了。

    嘴上留有血的残迹,全身不能动,除了自己的脑袋还是清楚的,自己还有什么,所以,子玄想到了死。自己死了也没有什么,一个小小的服侍监,只不过是蝼蚁一般,不过,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玄又想到,在他的生命里,还有谁让他牵挂着,紫月,是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起了紫月清晰的脸庞来。

    紫月,子玄没有想到,现在他也会有自己牵挂的人,除了他,还有裴墨,宫里的好朋友。

    剑在飞舞,曰成的身体飞身前去,红色人倒立开,直推而下,曰成仰起,将剑直直地飞了上去,剑成了一团光,一团光剑,仰天直上,直击红色人而去。红色人甩动着袖口,手中也聚集着一团光,慢慢地扩散开来,形成一个光盾。

    剑以光的速度直上而去,光盾以向下之势直顶。“轰”两股真力碰撞在了一起,发出响亮的声音,曰成提起真力,向上直顶上去,人却是被光盾给压了下来,在强大的嗜魔面前,曰成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这与他常年躲在山里,不动筋骨或许有很大的关系吧。

    光盾在向下压,曰成再一使办,让光剑直上冲了一些些。嗜魔头朝下,以上向下之势。笑着:“不自量力的家伙。”

    光盾似乎是更有力道 一些,曰成刚刚使上的劲却是被嗜魔给硬生生地顶了回来,嗜魔与曰成的距离在慢慢地缩短。

    嗜魔哈哈笑着,一团发从上向下垂着,看不清他的脸。“我的力量是无敌的,你们人类就是无能,只会自取灭亡,哈哈……”

    “你休想!”曰成抵着嗜魔的光盾,一边答道,“只要有正义之士在,魔类就没有复出的一天。”

    “哈哈,你也说是正义之士,在这世上,还有多少正义之士,你也知道,正是人世间有小人,我嗜魔才能出世,而且变得越来越强。人类,灭亡自己的正是自己。”

    “你错了!”曰成道,“现在你有可能还强盛,过不了多久,天下安定下来,就是将群魔扫荡之时。”

    “安定?安定下来?现在还不够安定吗?”嗜魔发出一声冷笑,从上一使劲,将曰成的光剑一压,剑气和剑团突然间却是消失成了碎沫。

    曰成一惊,迅速地退向了一边,嗜魔从上而下一气冲下,强大的光团打入了地面之上,扬起了阵阵的灰,土飞扬着。

    子玄休息了一些时间,却是不见得有缓和的迹象,倒是让他觉得更难受,身体里面在翻 滚着,一团东西塞住了,让他呼吸不畅。“我是要死了吗?我是要死了吗?”子玄这样想着,他感受到死神会要来了,他正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笑着说道:“孩子,来吧,来吧。”

    子玄摇了摇头,道:“我不走,我不走。”

    “这个尘世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只是个服侍监,行宫里尽受人欺负,人世间没有你可以留恋的。”死神道。

    “你胡说,我有漂亮的紫月姐姐,我有视如己出的好兄弟,我还有见我娘的希望,一切一切,都等待我去完成。”子玄这样说着,却是激动地摇起了头,却只见他已经是昏迷状态,刚才的一切,只是在他脑海中出现的幻觉,幻觉而矣。

    “她根本不是你的紫月姐姐,他不是男人,怎么是你的好兄弟?你的娘有没有在人世间,你也不知道,徒空漂渺的东西,不实的。”死神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

    “你错了,紫月姐姐在我心里就是她,我的兄弟虽然缺了东西,但我待他还是兄弟情谊。还有我的娘亲,如果你没有见过她,那她一定还在人世。”子玄道。

    “你……”死神被子玄气得说不出话来。

    子玄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在现实生活里,他得不到胜利者的微笑,在昏迷里,却是打败了前来索命的死神,他笑了,发自内心的笑。

    “师父。”子玄看到了师父,“师父,是你吗?”

    “子玄。”师父唤道,这声音还是象以前一样,轻切和蔼。

    “师父,你老人家来了,我想死你了。”子玄却是哭了起来。

    “见到师父就哭鼻子,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师父道。

    “我想再回到师父身边去,待奉你老人家。”

    “你在外边呆的不好吗?”

    “金窝银窝还不如自己的草窝,师父,外边再好,也不如家里的好。”

    师父笑了笑,道:“知难而退可不是真正男子汉所作所为,人生需要历练,安能成长,子玄,眼前这一点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师父,你知道的,我这记性不适合练功,师兄师姐都已经练有所成,唯有我,还是一无是处。”子玄道。

    “哈哈,万物皆有法则。所谓大器晚成是也,记住,你不是一人作战,为师看好你的。”说着,师父却是一晃,不见了踪影。

    子玄睁开了眼睛,师父已经不见了,他迷迷糊糊的,不清楚刚才所看到的,是不是真的,眼前没有任何人。

    “师父说的对,我不应该放弃。区区朽木咒,能耐何得了我,意志是战胜他的最好的武器。”子玄想着,任凭肚子里涨着一股气,这应该不是气,而是被功力震伤,五脏六腑被移位了。子玄道:“该死的嗜魔!”

    骂归骂,子玄还是拿嗜魔没法子。他想运功疗伤,但是却是运不起功来,伤势太重。子玄又摇了摇头,“师父,我怕要辜负你老人家的好意了,我本想运功疗伤,但却是不行,恐怕我的小命要丢在这里了。死神来了,死神真的来了,我很难受。”

    子玄却真是难受起来,这种滋味他从来都没有尝到过。主子打他,鞭他,只是皮肉上的疼痛,而这一次是痛在骨子里的,浑身无力了。

    “曰成伯伯,一切靠你自己,我再也帮不了你。”子玄想着,笑了起来,他想到了自己即使要离开,也要高高兴兴地从这里走,也要留下笑容。

    子玄想着想着却是又昏了过去,在梦境中,他又看到了师父。“师父,我还有好多话没有问你,你为什么走得这么急呢?”

    “为师我与你说的都已经与你说了。”

    “是,师父,你想说的,都告诉我了,可是我慧根未生,领悟不了师父说的话。”子玄道。

    “子玄,你不是慧根未生,而是朽木咒未除。”

    “师父,原来你什么都知道。这个咒是谁给我下的?他为什么要给我下咒,你能将我身上的咒去除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