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一世剑仙 > 第十章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虞大家从李梦舟脸上看出了很多种情绪变化,她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她沉默了一下,说道:“这黑蚕坚不可摧,若能制作成衣物,在外力的防御上应能抵御武道宗师强者的全力一击而丝毫不会破损,但遇到修行者就有些不好说了,修行者的攻击方式大多针对于精神方面的压制,伤及内在居多,但有时候也不可避免会伤及外魄,若有黑蚕甲防护,倒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就算是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外在的防御也很重要,毕竟有时候要伤及内在必先要攻破外在,黑蚕甲的存在终究还是能够让人多出半条命,甚至减弱修行者的攻击威力,在关键时刻是绝对能够救命的。

    

    尤其是保护丹田气海,气海是修行者的根本,只要气海不毁,就算修为被废,也能有时间重新找回来。既然你身上有黑蚕丝,理当考虑一下,只要不是遇到当世那些不可战胜的存在,黑蚕都能够在必要的时候救你的命。”

    

    李梦舟默然不语。

    

    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以前不知道这黑布是黑蚕丝做成的,虽然因为龙老的药浴淬炼,让他的体魄远超武道宗师的防御,但终究不是无敌的,若能再多加一层防御,虽然仍旧不能抵御太强大的敌人,可在目前自己尚未成长起来的时候,黑蚕丝绝对不止能救命。

    

    丹田气海没办法从内在破坏,或许寻常的修行者也根本做不到轻易毁掉一个人的气海,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对于李梦舟来说还很遥远,寻常的修行者若要毁掉另外一个修行者,除了直接杀死他,便也只能从外在攻击丹田气海,导致气海之门被封禁。

    

    封禁的气海便没有了出入口,久而久之会干枯,气海如果枯掉,修行者自然也就断了修行路。

    

    在成长的期间,若能有黑蚕甲保护丹田气海,对目前的李梦舟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

    

    包裹着剑的黑蚕布并不是很大,但制作成一件背心还是绰绰有余的。

    

    李梦舟并不着急,黑蚕丝是独一无二的,若是制作失败得不偿失,且他也没有哪个目标能够制作衣物,寻常的裁缝他当然不会考虑。

    

    世间有观想到天地灵气却不能开通气海而改投门路的算师、花艺师,自然也会有裁缝,只是极其稀少,毕竟他们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很少有人去做裁缝。

    

    就算能够感知天地灵气,也只是会让制作的衣物具有冬暖夏凉的作用,没有办法成为人上人,就算有了些名气,也依旧只是裁缝。

    

    所以这样的人并不好找,李梦舟只能靠运气。

    

    主意既然是虞大家说出来的,她当然不会不管不问,看着思忖的李梦舟,她说道:“我会帮忙在都城里找一找,都城里的裁缝很多,奇异的人也不在少数,但迄今为止也没有听说过哪家的裁缝有非凡的本领,但只要用心找,应该能够找得到。”

    

    李梦舟道谢,他本来是无意的来到温柔乡,后来见到虞大家,便想着要不要把通明巷里的事情告知于她,让她帮忙出出主意,但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也不便再打扰,便告辞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是婳儿姑娘来送他,在没有人主意的角落里,婳儿姑娘很是大胆的上前把他搂在怀里,揉着他的脑袋,喜笑颜开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虞大家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但想来日后你也是温柔乡里的常客,若没事的时候也不妨多来看我,想着你自己一个人来到都城,可能多有不便,我这里有一些银子,你且先拿去花,日后可是要还的哦。”

    

    虽然可能被婳儿姑娘占了便宜,但李梦舟一点也不介意,他只是有些喘不过气来,暗自琢磨着婳儿姑娘的身材真好啊。

    

    接过婳儿姑娘给他的一些碎银子,虽然不多,但李梦舟却觉得有些感动。

    

    谁说青楼里的女子大多薄情,李梦舟认为青楼里的女子应当是大大的好人才对,看来是应该要多来。

    

    他没有所谓欠不欠别人人情的顾虑,他考虑的永远只有自己,或许还有自己身边的人,他毫不客气的接过了银子,想着日后定会多关怀一下婳儿姑娘,若是她遇到什么麻烦,自己也会毫不吝啬的帮衬一把,这是很正常的利益交好。

    

    虞大家对他很好,他实在没有脸面去讨银子,婳儿姑娘主动给便另当别论了。

    

    若不是他的确有些缺钱,按照正常逻辑来算,他当然不可能真的接这银子,不过稍微客气一下也是要有的,又担心客气过了会让婳儿姑娘再拿回去,所以他只客气了一遍,便将银子塞进了怀里,挥手跟婳儿姑娘告别,径自离去。

    

    回到客栈里,李梦舟并没有大肆花费,只是要了一坛好酒,这不多的银子他要省着花才行,不论接下来的目标选择在什么地方,他都注定要在都城待很长时间,甚至可能一辈子都要待在这里,所以银子便极其重要。

    

    他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先继续当一段时间杀手赚些银子,赌坊这种地方他没有多做考虑,虽然以前也曾接触过,但他实在没啥赌术,搞不好还会把仅有的银子都输出去,那未免太亏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李梦舟断然不会因为银子而头脑发热,但偶有做梦发大财的事情却是不能避免的。

    

    穷孩子应该也只有这点追求了。

    

    但这种追求与李梦舟心里更大的追求而言,也只是在日常生活里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灯火熄灭,满室俱黑,李梦舟平躺在床榻上,却是有些难以入眠。

    

    脑子里出现的是温柔乡里的画面,尤其是婳儿姑娘的一颦一笑,那如水般荡漾的娇躯,尤其是那最后被拉入怀中脸庞触及的柔软,就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一直在缠绕着李梦舟那蠢蠢欲动的心。

    

    这是男孩子很正常的幻想,有时候并不想去回忆,奈何总是情不自禁,下意识便去想那心猿意马的瞬间。

    

    婳儿姑娘或许没有叶桑榆长得那般好看,但成熟的身材还是很具有诱惑力的,人总要长大,长大的过程中,避免不了会有一些胡思乱想,李梦舟倒也不会刻意压制,因为这是最真实的想法,如果质疑这种想法,那必然是出现了某种问题。

    

    李梦舟认为自己绝对没有问题,所以他心安理得的想着那些事情,然后渐渐困乏,进入梦乡。

    

    第二天醒来,他便有些尴尬。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终归是头一遭,李梦舟脸庞发热,起身在包裹里翻找,换了一件贴身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