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一世剑仙 > 第九章 黑蚕
    李梦舟知道那姑娘的名字叫婳儿,这是一个听起来很好听的名字。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或许在青楼里很多姑娘都没有姓氏,想要真正以姓名出现,在青楼里的地位一定要很高。

    婳儿姑娘身材丰腴,媚丽夺目,偏偏举手投足又尽显清纯可人,丰腴不代表肥胖,至少在婳儿姑娘身上便是恰到好处,极奇妙的透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

    可清纯可妩媚的妙人儿,理应会吸引少年人的目光,李梦舟不可否认自己会被婳儿吸引,眼神也不时会打向她,但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多余举措。

    婳儿姑娘似有意勾搭李梦舟,偶有媚态又楚楚可人,虽能注意到李梦舟的目光猜出他的心思,却始终不能让李梦舟对她痴迷,婳儿姑娘稍有气馁,便很快又恢复光彩。

    她觉得自己耽误的时间有些太长了,恐惹得二楼等待的虞大家不喜,便也收起了媚态,巧笑嫣然的说道:“小哥,虞大家有请,还请移步楼上。”

    李梦舟早有逃离的念头,他怕自己再多坐一会儿,或是多看上婳儿姑娘一眼,便很难再忍得住了。

    他连忙站起身来,揖手道:“烦请婳儿姑娘引路。”

    婳儿姑娘挑了挑秀眉,斜睨了李梦舟一眼,身姿摇摆在前引路。

    李梦舟暗自吞咽了口唾沫,暗道妖孽。

    婳儿姑娘虽不是温柔乡里的头牌,却是正在往头牌的方向培养,假以时日,婳儿姑娘绝对是温柔乡里最得宠的人儿。

    凭那清秀小脸儿本就给人大家闺秀的感觉,但又偏偏媚态横生,这般双面孔的反差,足以令无数才俊竞折腰,暗生不干净的幻想,单单是想一想其中美妙,便情难自禁。

    似是觉得李梦舟走得太慢,婳儿姑娘眼珠儿一转,笑嘻嘻的止步回身牵起李梦舟的手,说道:“莫要让虞大家等急了,咱们快点走。”

    说是快点走,但婳儿姑娘明显比先前走得还要慢。

    李梦舟倒是没有拒绝婳儿姑娘牵他的手,见他动作大概也能猜出她的心思,李梦舟愿意配合一下,毕竟婳儿姑娘的小手真的很柔软。

    然而李梦舟不反对,婳儿姑娘心思荡漾,别的姑娘却要来捣乱。

    旁边的姑娘看着两人手牵手,皆是轻笑低语,吩咐婢女上前阻拦。

    婢女无奈,在青楼里的婢女地位自然没有姑娘们高,但除了虞大家和温柔乡里的姑娘们,婢女的地位便是最高的,要比那些姑娘们更碰不得,毕竟她们虽是青楼里的人,却不卖艺也不会卖身。

    那婢女来到婳儿姑娘身边,小声的说道:“虞大家说了,谁都不能做这少年的生意,也不能跟他有身体接触。”

    婳儿姑娘当然知道这一点,她可是第一个听到虞大家的指令,也是她告诉温柔乡里其他姑娘的,这也算是监守自盗了。

    她不由得瞪了那婢女一眼,低声说道:“虞大家又没有看到,你管这儿闲事,等上楼的时候我再放开他不就好了。”

    婢女不知如何作答,只能怯生生的看着婳儿姑娘继续牵着李梦舟的手,朝楼上慢悠悠的走去。

    见此一幕的其他姑娘们,低声取笑道:“看来是婳儿这丫头的春天到了,竟然有胆子违背虞大家的话,来一招暗度陈仓。”

    “那少年脸黑黑的也不甚好看,不过细看来倒也挺俊的,比那些念书人多出一些英朗之气,身材也好,想来也不会是银样蜡枪头,婳儿倒是挺会瞧的。”

    她们说着一些调笑的密语,方向越来越不堪入耳。

    虽然婳儿姑娘走得很慢,但毕竟距离有限,在上得阶梯后,还是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李梦舟的手,然后一副很规矩的样子,低着脑袋,远离了一些李梦舟,仿佛刚才的媚态根本不属于她一样,让李梦舟大为惊叹。

    虞大家正坐在软椅上吃着葡萄,抬眼看到李梦舟,便招了招手。

    婳儿姑娘一句话不说,乖乖的退了出去。

    李梦舟看着面前的虞美人,半躺在软椅上,旁边木桌上摆放着各类水果,貌似很热情的招呼他。

    虞美人固然是很美,毕竟也算是在都城里盛名的女人,这两天他行走都城市井,就算不曾刻意打听虞美人的事情,也会或多或少的听到一些。

    不想打听却依旧知晓了虞美人的事迹,这足以说明这妇人在都城里的名望。

    只可惜李梦舟虽是在青春冲动的年纪,却依旧很难对虞大家起到什么兴趣,毕竟对他而言,虞大家是完全可以当他母亲的人,他没有那么变态。

    虞大家跟他聊起了家常,或是八卦都城里某些达官显贵不得不说的事情,李梦舟对这些事情倒是挺感兴趣的。

    八卦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虽然有时候大多都做不得真,但从虞大家口中说出来,这八卦之言便多了一份真实性。

    李梦舟可以从这些八卦里了解到都城里明面上不能轻易探知到的东西。

    比如离宫剑院和不落山素有恩怨,两大山门弟子常常会在都城里爆发冲突,当然,大部分都是小打小闹,从未闹出过人命。

    而很遗憾又可惜的是,离宫剑院除了那大师兄欧阳胜雪外,再没有多少上得台面的弟子,所以曾多次败在不落山手中,导致离宫剑院的名气两极分化,尊崇的特别尊崇,鄙夷的便特别鄙夷。

    剑修似乎已经变成了不被看好的代名词。

    虽然曾经的剑修是令世人恐惧的存在,但那毕竟都已经成了曾经,如今的剑修大多都已经弯了脊梁,变得不伦不类。

    在都城里真正可称得上剑修的或许也只有剑院院长薛忘忧和欧阳胜雪了。

    曾经的剑修是多么强盛,压制百门抬不起头来,纵然是三教修士也不敢招惹强大的剑修,然而在某一个时刻,剑修突然形成颓败之象,剑心的修行很难再有起色,也很少再出现超一流的剑道宗师,剑仙更是从此成为传说。

    剑修山门日渐式微,已然给人一种日薄西山的错觉。

    这岂非是令人遗憾而又怅然的事情。

    李梦舟不免有些迷惘。

    低头在盘子里挑着果子,看似不怎么在意,随意的搭着话,问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但实则他很慎重的听着虞大家口中的每一个字,出现的每一个名字。

    李梦舟隐藏着很多心事,但唯恐被虞大家看出来,所以他也不敢多问太多,始终保持着像是听从母亲教诲的孩子一般。

    虞大家似乎对这样的李梦舟更加喜欢。

    她看着李梦舟身后背着的剑,或者主要是在看那包裹着剑的黑布,她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开口道:“上次见你也是如此,你身后背着的东西对你很重要么?”

    李梦舟没想到虞大家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若是换做平时他该是很警惕才对,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从虞大家身上感受到了母亲般的温暖,让他的反应有些迟钝,几乎不假思索的便说道:“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要时刻带在身边,虽然放在身上会更危险,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除了背着,也找不到能够藏起来的好地方。”

    虞大家若有所思,说道:“这黑布是用天蚕丝织就的,而且是很罕见的黑蚕,在世间应该是独一无二,正因如此,很多人并不能看出奇异之处,倒也只会认成寻常布料,放在身上确实更安全一些。”

    李梦舟怔了一下。

    他所谓最重要的东西是用黑布包裹着的剑,而并非黑布本身,他从来不曾想过,原来这被他偶然擦脚,甚至擤鼻涕,最后又洗净用来裹剑的黑布是什么天蚕丝。

    天蚕丝当然是很贵重的东西,更何况是从来没有听过的黑蚕了,这岂非意味着这布很昂贵?

    李梦舟的脸突然黑了一下,他对自己过往暴殄天物的作为有些惭愧。

    如果早知道这黑布很值钱,他肯定早早就卖掉了,只是包裹剑用的而已,随便什么布料都可以啊。

    寻常的天蚕丝也是价值百两以上,更为珍稀的黑蚕应该会更贵吧?

    李梦舟的嘴角又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虞大家并不知晓李梦舟的想法,说道:“这黑蚕虽然物值昂贵,但有时候却也一文不值,因为识货的人不多,甚至很多布料商人都不知道黑蚕的存在,我也是因为曾经见过,所以才能知晓。”

    说这话的时候,她在注意着李梦舟的表情变化,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来。

    李梦舟的神情确实有变化,听到虞大家承认这黑蚕很昂贵的时候,他自然大喜,但又听到识货的人很少,在大部分人眼里这黑蚕都是一文不值的,只是被看作寻常布料,又难免失望。

    如果拿这黑蚕去卖却没有碰到识货之人,免不了要被人嘲讽啊。

    既是不识货,就算自己说明这黑蚕,对方也不一定会相信,虞大家都说了,很多布料商人都根本不知道这世上有黑蚕丝这种东西,又怎么让人家去相信。

    除非运气好一下便能遇到识货之人,但李梦舟觉得这运气到来的几率太小,实在没必要去浪费时间。

    就好像突然丢了几千两银子,李梦舟很是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