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一世剑仙 > 第二十五章 我讨厌面前坐着不干净的人
    青袍男子对这眼神威胁不以为意,反而更加欢喜那紫裙女子冷淡的态度。

    

    两名同伴对视一眼,连忙上前笑道:“姑娘,给个面子嘛,我们丁公子可是花城有名的权贵,白玉酒楼的少东家,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与我们丁公子说上话的,说出去不知道要有多少人羡慕姑娘。”

    

    紫裙女子依旧无动于衷,那黄裙少女不屑的说道:“白玉酒楼的少东家有什么了不起,在我们大姐眼中也不过如茅厕一般无二。识相点赶紧滚开,不然让你这白玉的少东家变成豆腐渣。”

    

    这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那说话的两人脸色马上不好看了。

    

    青袍男子反倒如常,笑呵呵的说道:“在这花城还没有哪家敢瞧不上我白玉酒楼,姑娘果然非凡女,这样才有意思,本公子很喜欢。”

    

    黄裙少女厌恶的盯着青袍男子。

    

    青袍男子得寸进尺,直接步入凉亭,就要坐在紫裙女子对面。

    

    未等他坐下,紫裙女子突然开口道:“白玉酒楼是清风帮的那个?”

    

    她的声音很好听,很轻柔,却透着微微的冰冷,令得她的声音似乎能直扎人的心尖儿上。

    

    青袍男子微微一怔,完全沉浸在紫裙女子那仿佛让人身心颤抖的声音上,下意识的回答道:“没错,就是清风帮属下的白玉酒楼。”

    

    得到答案的紫裙女子再度沉默下来,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

    

    青袍男子反应过来,便要继续做下,但在刚要沾边的时候,紫裙女子又开口了,却仿佛不是在跟他说话:

    

    “看戏看够了么?我很讨厌面前坐着不干净的人。”

    

    话音刚落,院落外面便响起了脚步声,伴随着一道平淡至极的声音:“我以为你很有兴趣,所以没想打扰。”

    

    来者是一位少年,全身都是黑色的装束,他步伐轻盈,很快便越过了凉亭外的那两名男子,伸手便抓住了那刚要坐下的青袍男子,将其提起来,扔出了凉亭。

    

    青袍男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若不是两名同伴及时接住了他,必然要摔一个四仰八叉。

    

    少年当然便是李梦舟,他身后依旧背着被黑布包裹的剑,但朴刀并不在手中,毕竟思意轩是高雅之地,提着一把刀进来,总是不太好的。

    

    把青袍男子扔出凉亭后,李梦舟便顺势坐了下来。

    

    紫裙女子看着他,嘴角有着一抹笑意。

    

    青袍男子愤慨的瞪着李梦舟,不单单是因为李梦舟敢对他出手,而且更是得到了他刚才不曾得到的紫裙女子的笑容,让他难以抑制的怒火中烧。

    

    猛地推开搀扶他的两个人,青袍男子沉声说道:“小子,这里可是思意轩,不是渣滓该来的地方,你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青袍男子没有直接发火,而是先占据道理制高点,进来思意轩的人没有带兵器的,自然也不会出现打架斗殴的事情,虽然青袍男子吃了亏,但他却是站在有理的一方。

    

    李梦舟淡淡的瞥了青袍男子一眼,似乎对他能够忍住火气而有一些意外,但他脸上的表情可是一点意外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是居高临下的不屑意味。

    

    “我只是顺手扔了一个垃圾而已,但你却对我出言不逊,我本不该对一个垃圾一般见识,但偏偏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所以我应该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可是再想想,这样做似乎很跌份儿,还会被垃圾弄得一身脏,所以你还是自己滚的好。”

    

    黄裙少女好奇的看着李梦舟,对他的话有些忍俊不禁。

    

    青袍男子的脸色也是青黑轮转,被人当面说垃圾,恐怕很少有人能忍得住,他已经到了频临爆发的边缘。

    

    那两名同伴最先忍不住,似乎李梦舟羞辱青袍男子,比羞辱他们还要可恨,把狗腿子的身份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面前站着的可是白玉酒楼的少东家,你可知道白玉酒楼背后是什么势力,那可是清风帮!”

    

    作为喽啰,似乎也只会用这种话来叫嚣威胁别人了。

    

    李梦舟眉头一皱。

    

    其实之前在院落里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被他看在眼里,自然也知晓那青袍男子的身份,也知道他姓丁。

    

    看着青袍男子,李梦舟默默的问道:“丁楚生是你什么人?”

    

    青袍男子并不喜欢以势压人,他喜欢用自己的实力来碾压对手,但他并不拒绝由手下挑明他的身份,然后看到得知他身份的人露出恐惧的表情。

    

    他颇为得意的看着李梦舟,说道:“实不相瞒,丁楚生乃是我叔父,我叔父膝下无子,所以最疼爱我。”

    

    之所以加上后面一句,青袍男子只是为了让李梦舟知道他与丁楚生更为亲密的关系,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如果有人敢动他,势必要掂量掂量能不能迎接来自丁楚生的报复。

    

    李梦舟沉默不语。

    

    青袍男子期待的看着李梦舟脸上即将浮现的惊恐表情,甚至下跪向他求饶的样子,这会让他感到十分畅快。

    

    可惜,他始终没有从李梦舟脸上看到希望看到的神色,甚至于,李梦舟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平淡的不像样子。

    

    这不由让青袍男子面色一沉,他突然察觉到了一些问题。

    

    作为清风帮第一高手丁楚生的亲侄子,更是视如己出的存在,自小对他的培养当然必不可少,纵使他再纨绔,也不能代表他就是一个白痴,他只是欺负弱小成了习惯而已。

    

    一旦脑筋转动起来,很快就能捕捉到微妙的细节。

    

    先前那紫裙女子乃至于她身边的一个丫头似乎都不将白玉酒楼放在眼里,本身就是存在着问题的,除非这两位姑娘不是花城人,否则不可能不知道白玉酒楼背后的势力,自然也不会表现的那么平淡。

    

    而就算她们真的不知道白玉酒楼代表着什么,可是现在自己已经说明了身份,在整个溪安郡不可能有不知道自己叔父丁楚生的人,哪怕在江湖上,狂刀丁楚生的名声也是极其响亮。

    

    然而饶是如此,那紫裙女子和黄裙少女依旧表现一如既往,如果她们不是面瘫,便必然是因为根本不畏惧丁楚生和清风帮的名号。

    

    想到这一点,青袍男子便无法再保持淡定。而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那突然出现的黑衣少年,似乎要比那两位姑娘更加淡然,这岂非说明着自己叔父丁楚生的名号变得廉价了?

    

    青袍男子的神色阴晴不定,他深刻记得叔父对他的告诫,在遇到未知的事情,一定要保持冷静,哪怕多费些时间想一想,也不要像个莽夫一样冲上去。

    

    如果不是叔父的名号不再像以前一样管用,那最不可能出现的原因,也有极大可能会出现。

    

    推翻了所有猜测之后,那仅剩下的理由,就算再不可能,也只能是唯一的真相。

    

    那就是他们真的根本不惧怕丁楚生,甚至可能都不惧怕清风帮。

    

    如此一来,他们不屑白玉酒楼,似乎也说得过去了。

    

    可是就算想到这一点,青袍男子也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不关乎其他,只关乎他的面子和自尊问题。

    

    他怎么能够因为忌惮就灰溜溜的败走呢?

    

    或许原因根本不是他想的这样,而是眼前的这一男两女是真的不认识丁楚生呢?

    

    虽然这种可能性也很小,但青袍男子更愿意去相信这才是事实。

    

    他浑然忽略了初才李梦舟可是说出丁楚生的名字的,既然能说出名字,又怎么可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