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成为巨星从跨界开始 > 第114章 只身赴宴
    林沐在心里做了很久却又很快的思想斗争,终于还是决定马上把这件事告诉佐伊。

    他小声说道:“佐伊,能不能把免提关掉,我想和你单独说一些话。”

    佐伊抬眼皮看了看面前的莱雅,莱雅点点头让佐伊去吧,自己坐到了一旁开始摆弄手机。

    “我拿到手机了,你说吧。”佐伊拿过电话告诉林沐。

    林沐把刚才自己在电话里和托比联系的事情和结果完完整整地叙述给了佐伊。

    听完后佐伊的反应和自己几乎不算很大,她也认为托比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但反过来,看着身旁刚刚经过自己长达几小时的漫长哄着才让心情得以稍微恢复平静的闺蜜,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可是我该怎么...”

    佐伊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瞟向身旁正在刷手机的莱雅,像确保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和林沐的聊天。

    莱雅只是在聚精会神地刷着手机里的新闻软件,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在打电话的佐伊。

    “行吧,一会我告诉她吧。”佐伊回答道。

    放下手机,佐伊叫了一声莱雅,她断断续续犹犹豫豫地把托比的想法告诉给了莱雅。

    果不其然,泪水再一次顺着莱雅的眼眶流了下来,但这一次她的哭泣是平静的,看起来仿佛失了神一样。

    莱雅的口中喃喃自语着,

    “他明明可以告诉我的,我就是想了解他的生活,可是我从没有意识到我的行为对他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这也不能怪你,你爱他,他是可以看出来的,他不是也说了吗,他只是要去冷静一段时间。”

    佐伊安慰着,她也不确定以莱雅现在的精神状况自己应该说什么话。

    但是无论如何佐伊清楚自己说的话一定是要和莱雅站在同一方的。

    “那你说,他这算是和我分手吗?”莱雅抬起微微见红的眼睛问佐伊。

    佐伊皱眉,一字一句地回答道:“我觉得不算吧,毕竟他没有和你说分手,只是说分开一段时间。”

    “分开一段时间,那不就是分手了的意思吗,谁知道他的一段时间有多长时间呢?”

    莱雅哭诉道,她真的不想失去托比,因为托比早已深深地刻在了莱雅的心上。

    “我们会尽全力不让你失去她的,就像上次你和托比帮助我和林沐度过难关一样,别担心了。”

    佐伊的手搂着莱雅,温柔的声音劝道。

    莱雅沉默了许久,期间只有抽泣鼻子和喘息的声音,佐伊坐在一旁卸掉今天浅浅的妆容。

    莱雅开口小声说道:“上个月托比过生日举办的聚会上,我们是那么的亲密,怎么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变成这样了呢?”

    说到这件事,佐伊的心中也产生了一些怀疑,那天聚会她也是亲历者,托比和莱雅简直就是当时现场的王子和公主,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那天的各种细节中,莱雅体现的优雅而懂事,而托比的目光几乎一直停留在莱雅的身上。

    当莱雅低头去捡地上的东西,托比会悄悄伸手挡住桌子的边缘棱角,防止莱雅起身的时候磕到头。

    当莱雅起身的时候,托比会小心翼翼地把莱雅的衣服弄平整,两人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和谐友爱。

    可是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莱雅和自己回到学校,托比的生活也开始变得忙碌,他和莱雅几乎没有见过面。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莱雅和托比打电话的时间变多了。

    在佐伊的印象里几乎每次看到莱雅,她不是正在和托比语音或者视频通话中,就是正在打字和托比聊天中。

    在莱雅打电话的过程中佐伊印象很深刻的是,她经常会问托比现在在哪,在干什么,身边有哪些人,那些人都怎么样这一类问题。

    一开始听到对话的时候佐伊还确实对这些没有太在意,但是经常性的听到这个问题,不禁让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是由于每一次莱雅发问之后那边的托比都会非常耐心而且详细地给莱雅介绍,佐伊很快打消了自己的疑问。

    没想到就是这一件件不经意间发生的事情,竟然让两人之间的感情遭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打击。

    思考了很久,佐伊脸上的妆容也基本卸掉,素颜状态的佐伊从镜子里看几乎和化妆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看着镜子里水嫩的令自己感到满意的脸蛋,佐伊不禁想起了林沐的话,

    “你化不化妆都是世界第一美女,不如用买化妆品的钱去买点好吃的满足你这个小吃货!”

    想到这里,佐伊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羞涩而甜蜜的笑容。

    天刚亮,林沐就换好了一身干净得体的衣服来到了科巴姆基地门口,安东尼的专车早已在此等候。

    安东尼凭借后期制作的身份已经年满十八岁,他在前不久刚刚拿到了驾照。

    虽然他刚刚满足合理合法驾车上路的标准,但事实上他已经练习了快三年的开车技能。

    安东尼开着一辆局里面分配给他的牧马人作为林沐的交通工具,而这也是林沐第一次乘坐安东尼驾驶的汽车。

    才仅仅开了两个红绿灯的路程,林沐就发现安东尼的车已经不能用四平八稳来形容了,简直可谓没有任何感觉。

    安东尼告诉林沐自己之前每天都有上车实操的课程,负责运送不用的人去不同的地方。

    每次出车的时候车里的小平台上都会摆着一瓶水,杯子是被固定住的,但是上面不封口,水几乎要达到上面的边界。

    其中一项考试成绩合格的标准是经过整趟行程,杯子里的水不能洒出杯子。

    但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关于求稳的联系方式,还有一些考试专门要求在快速驾车的过程中躲避或者完成一些任务。

    比如设置最低限速之后,在保持快速行驶的过程中躲避障碍物并且甩开身后的追击者。

    再比如在山路等特殊复杂的道路上快速驾车,这些任务统统达到良好水平的选手才可以被分配派车。

    “你一共拿了多少良好的成绩?”林沐不仅开口问道。

    “我嘛,我拿了五个优秀,一个良好,那个良好是因为铤而走险而撞掉了一个反光镜。”安东尼回答道。

    听到这话林沐对于安东尼的信任更加坚定,安全感不断升高。

    两人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了法尔夫庄园,刚停好车林沐就迫不及待地向车窗外面看去。

    只见半年前断壁残垣的庄园遗骸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哥特式风格的庄园建筑。

    “他们对自己的脸面还是很看重啊,人都大半截入土了,总是弄这些没用的东西。”

    林沐开口吐槽道,丝毫没有礼貌对待对方的意思。

    “少主,今天我们的言行举止都不太太冲动,否则就会掉入他们的陷阱。”安东尼提醒道。

    “我明白,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他们现在就想激怒我,以此来让我暴露出一些漏洞,这样一来有利于他们在法庭上占据主动。”

    林沐回答道,他也在心中思考着一会的举措,忽然察觉到一些问题,开口问道:“怎么没有看到人影?”

    安东尼没有说话,开车径直进入了主厅的台阶底下,灭了车下车给林沐拉开车门。

    两人刚走到台阶的一半,就看到了进入里面的大门关闭着,门外走出来了四个类似于门卫的人。

    “今天闭门不迎客,请回吧!”其中一个门卫开口说道。

    忽然一个声音从门后传来,

    “把门打开吧,两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只身赴宴恐怕没机会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