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74章 半点不由人
    “咳咳咳……”

    张楚还未走进大堂,就听到堂上传来一阵咳嗽声。

    声音压抑、低沉,仿佛咳嗽的人整个胸腔都在震动。

    他脚步一沉,仿佛有什么重物陡然压到了他肩上一般!

    堂上的乌潜渊见张楚进来,不动声色的将捂嘴的深色汗巾收起来,再端起案头的茶碗喝了一口茶,然后才强挤出一抹笑容,起身走下铸铁大椅:“你可来迟了,孟小君刚走!”

    张楚注意到了乌潜渊这些小动作。

    他抿了抿嘴,也强笑道:“无所谓,见不见她已经不重要了……半个时辰之前,有一位飞天宗师来见过我!”

    “咱们玄北州的飞天宗师!”

    乌潜渊面上的笑意登时就自然了许多:“终于来了,谈得怎么样?”

    张楚是太平会帮主,他能猜到玄北江湖最深处潜藏着几条飞天大鱼。

    乌潜渊这个将北盟盟主当然也能猜到!

    以前他们不谈论这个话题,只不过是因为没有谈论的必要。

    “很顺利!”

    张楚点头:“这位飞天宗师就是代表玄北江湖的飞天宗师们,来向我下达往后他们支持我们跟天行盟、无生宫斗法的意思!”

    乌潜渊闻言,抑制不住心头激动拍掌道:“太好了,如此一来,我们最弱的一环就补上了,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用看天行盟和无生宫的脸色了!”

    他的看法,与张楚一无二致!

    张楚点头:“是啊,所以我才说见不见孟小君都已经没意义了,往后这玄北江湖,就我们哥俩说了算了……你想做的事,我们也可以着手做了!”

    乌潜渊听言,没上却没有浮起什么激动之色。

    反倒有些犹豫。

    张楚取得玄北江湖的飞天宗师们的支持,太平会与将北盟合并北平盟一事自然再无阻碍。

    上原郡那边活跃的那些跳梁小丑,也不再是什么大问题!

    天行盟与无生宫这两个庞然大物或许有些麻烦,但乌潜渊还是相信张楚,能摆平他们!

    制霸玄北四郡的北平盟,已经触手可及……

    那是一个庞然大物!

    一个可以比肩天行盟、无生宫的庞然大物!

    一个与玄北州府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庞然大物!

    这个庞然大物,是乌潜渊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有这个庞然大物做依仗,他的确是可以去做他想做的那件事了……

    但他突然不太想去做那件事了。

    张楚这一路走来,太难了!

    太难太难了!

    他不能为了自己,把张楚这么些年的努力全搭进去!

    “到时候再说吧!”

    乌潜渊如是说道。

    他以为这句话会很难说出口。

    但真正说出口的时候,他才发现其实没他想象中的那么难。

    张楚讶异的看着他,调侃道:“怎么?突然看开了?准备宽恕那些人了?”

    乌潜渊笑了笑,没答话。

    宽恕?

    怎么可能宽恕!

    他依然想亲手一个一个掐死他曾经的那些“族人”。

    只不过,那些人已经不重要了。

    不再有爱,自然也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恨。

    如果还要搭上张楚这么多年的努力……

    他宁愿把他们当成一个屁,放了!

    张楚见他不愿多谈,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成吧,你忙你的,我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个事,就不打扰你继续忙活了!”

    乌潜渊没好气儿的回道:“你这个甩手掌柜倒是做得潇洒……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去月亮湖给我钓两条大白鱼回来吧,有日子没吃蒸鱼了,念得慌!”

    “得嘞,交给我吧!天黑了上家里去,我让知秋蒸好,我们喝两盅,庆贺庆贺!”

    “好的,告诉弟妹多搁点盐,她最近做的菜越来越清淡了。”

    “美得你,吃白食还嫌弃?连我都不敢说什么……行了,走了!”

    张楚笑吟吟的摆手,转身离去。

    一转过身,他唇角的笑意就瞬间烟消云散了。

    他越走越快。

    就像是怕自己会忍不住转身冲回大堂里,拎起乌潜渊去看大夫。

    大家都是成年人。

    他再不认同乌潜渊的选择,也会努力去尊重。

    乌潜渊站在堂下,目送张楚的背影消失在影壁前,过了许久,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

    张楚前脚踏出太平会总舵的大门,大刘与红云后脚就出现在他左右,就像哼哈二将一样

    他大步往前走,头也不回的问道:“红云,前两日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

    红云沉默了几息,回道:“算时间,天黑前应该会有结果!”

    “嗯。”

    张楚声音低沉的回道:“那我等你的消息。”

    红云微微拧起眉头。

    她听出了张楚语气中不容置疑的意思:想了想,说道:“请容属下暂时告退,去查一查消息到何处了!”

    张楚:“去吧!”

    红云向大刘递过去一个抱歉的眼神,转身快步离开。

    张楚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忽然又道:“大刘,去叫孙坚上山顶见我!”

    大刘连忙道:“是,帮主。”

    ……

    月上中天

    张府厅堂里还亮着灯。

    一身宽松便服的张楚坐在堂上,拿着一本闲书慢慢翻看。

    红云风尘仆仆的快步走入厅堂,单膝点地道:“属下该死,让您久等了!”

    一颗美艳的头颅深深的垂了下去,不敢抬头去看张楚。

    夜静谧。

    宽敞的厅堂里,除去张楚翻书的声音,就只有灯芯燃烧时不时发出的“噼啪”声音。

    不对,还有一道极为轻微,但的确存在的急促“噗通”、“噗通”的声音……似乎是心跳声?

    好半晌,张楚才不急不缓的沉声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红云闻言,心头猛地一松,连忙道:“谢主上宽恕!”

    她从袖中取出一封信,双手捧在手里,毕恭毕敬的上前奉给张楚。

    张楚接过来看了一眼,信封上的火漆完整,没有被打开过。

    红云退回堂下,给他解释道:“启禀主上,华仲景得过乌军师提点,无论我们的人如何威逼利诱,都不肯吐露实情,最后实在是逼得紧了,才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张楚听到一半,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打开信封取出信笺。

    信笺上的确就一句话:蜡炬成灰泪始干。

    张楚的手猛地一颤,随后就像是没有直视这句话的勇气一样,紧紧的闭上了双目。

    红云看得分明:他面颊的咬肌绷得紧紧的,额角的青筋膨胀得就像是有一条小蛇在他皮肤下乱动。

    过了好一会儿,张楚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令,罗大山即刻汇报上原郡形势!”

    红云连忙躬身道:“喏,属下即刻去放飞鸽!”

    她转身匆匆退出厅堂。

    然而她前脚才堪堪迈出的厅堂,就又听到张楚大声道:“大刘!”

    话音刚落,衣衫整齐、刀不离身的大刘就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步履匆匆的与她擦肩而过,走入厅堂。

    “令,红花堂孙坚,即刻召集人手,后日清晨我要看见五千红花堂精锐!”

    ……

    “哒哒。”

    “哒哒。”

    孟小君陡然睁开双眼,就听见一溜儿清脆的马蹄声从山上的太平会总舵下来,笔直的往镇门外奔去。

    她楞楞的侧身看了一眼窗外的漫天繁星,一个念头骤然跃至她心上:“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