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54章 功成
    萧家镇今日一大早就被一股子浓烈的喜庆氛围所笼罩。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

    唢呐锣鼓吹吹打打。

    烟花爆竹噼里啪啦。

    声光影都在极力渲染、烘托着喜庆的氛围。

    这是告慰先祖的大日子。

    亦是四散飘零的血脉相聚之日。

    还是相互攀比、互相装比的大日子。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嘛!

    所以。

    别问。

    问就是喜庆。

    问就是高兴。

    问就是快乐。

    当然,这影响不到即将成为破坏大环境那个人的张楚。

    他这会儿坐在一座鹤立鸡群的三层阁楼上,一边嗑着大刘不知从哪儿顺来的葵花籽,一边悠然的透过窗扉望着百十来米外的萧家祠堂。

    在他的眼里,今天不是什么萧家祭祖团圆的大日子。

    而是骡子登台唱主角的大日子。

    他是最后一道保险。

    也是唯一的观众。

    他很喜欢这个定位。

    清晨的薄雾,在渐渐浓烈的阳光下一点一点的消散。

    冷清的萧家祠堂,也一点一点被来自四面八方的萧姓族人填充满。

    黑压压的人群。

    一颗一颗攒动的人头。

    巨大、低沉而模糊的轰鸣声。

    场面微微壮观。

    “咚。”

    一声聒噪的铜锣,将好似千万只鸡鸭咯咯咯、呱呱呱交织而成的轰鸣声压下去,一个扯着喉咙拼命大喊的声音在萧家镇的上空荡开:“肃静,大典开始!”

    轰鸣声消失。

    连凌乱的会场似乎都变得有序多了。

    几名身穿朱红色与绿色公服的官衣,按照官服所代表的官阶品级,簇拥着一名身穿金红双色拼接富贵锦袍的威严中年男子,一步一步登上祠堂外的台阶。

    今日天气好。

    张楚的视力也好。

    一眼就看那名威严中年男子左边面颊的颧骨处,有一道明显的刀疤,眉眼也与当年梁重霄出事前后在牛羊市场出现的那个陌生人,一无二致。

    他慢慢挑起嘴角,低言细语道:“初次见面,在下张楚,家师梁重霄……“

    ……

    祭祖大典的过程,乏善可陈。

    无外乎磕头、再磕头,使劲儿磕头。

    进香、进好香、再高香。

    中间穿插几个类似于年终总结、来年工作展望、优秀先进表彰,以及几个没有任何意义,只为了让整个大典看上去更有逼格的神神叨叨环节,一台二十八线乡村歌舞晚会,都办得比他们有声色。

    张楚看得昏昏欲睡。

    与会者们倒是大都全情投入,好像真的通过嗑头、进香,感受到了祖先们的关爱。

    整个祭祖大典,从日出开始,一直持续到了接近晌午时分,终于在又一声铜锣中宣告结束。

    接下来,就是期盼已久、老少咸宜的流水席场面了!

    就在铜锣声敲响的一瞬间,一大群整装待发许久的健壮妇女,抬着一张张四方桌冲进祠堂外的空地。

    同一时间,空气中弥漫出葱姜蒜炝锅的鲜美味道。

    张楚的瞌睡都行了。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肃穆的祭祖大典会场,就变成了流水席现场。

    席开一百桌。

    每一桌都围得满满当当。

    更可怕的是,据张楚目测,旁边该有超过两倍的人数,在一旁候着第二轮乃至第三轮酒席。

    这种大场面,张楚真没见过……

    他们开始上菜。

    整只的红烧蹄髈。

    整只的糖醋鲤鱼。

    整只的白斩鸡……

    更有意思的。

    那厢开始上菜,张楚面前也开始上菜。

    整只的红烧蹄髈。

    整只的糖醋鲤鱼。

    整只的白斩鸡……

    每一道都热气腾腾、镬气十足,绝对是刚出锅的菜。

    连上菜的顺序都与一百多米外的酒席现场没有差错。

    张楚看像是大刘。

    大刘会意,解释道:“骡子哥派人送来的。”

    张楚笑了笑。

    这个家伙。

    竟然别出新裁的用这种方式,向他表示一切尽在掌控中。

    他向屋里的大刘和红云招手:“一起吃吧。”

    红云犹犹豫豫的,一副想说点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大刘跟在他身侧有些时日了,知他是什么性子,当即就老老实实的答道:“还是您先吃吧,等您吃完我们在吃点……我们躲不开您身上冒出来的火柱。”

    他们见天跟着他身边替他收拾残骸,没有人比他们俩更清楚他体内冒出来的那些火柱有多大威力。

    “哈哈,我可是叫了你们的,是你们自己不敢吃,我可就不客气啦!”

    张楚夸张的笑着,提起筷子就开吃。

    这些流水席整治出来的食物,虽然不及小锅小灶上整治出来的精细,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嗯,真实原因是他这些时以来,每隔两刻钟就嗑一颗大补药材,嗑得他实在是想吐了,出门在外又不比家里,是可有一队厨子候着给他做吃的,虽然大刘已经尽力用最简单的食材烹饪出最……好吧,还是别提大刘的厨艺了。

    他这边上一道菜,插上一筷子。

    祠堂那边,却没有任何人起筷。

    直到最后一道菜上桌,外围放起爆竹昭告在天之灵的老祖宗们开饭了,围在流水席前的萧家人们才喜笑颜开的提起筷子热热闹闹的吃菜。

    爆竹声不断。

    每隔上一会儿,就又会有鞭炮点燃。

    老祖宗那么多,万一有谁耳背没听见呢?

    多方两挂鞭炮吧,反正不差钱,还有面儿。

    “啊。”

    “哐当当。”

    清脆的爆竹声中,忽然有人群的惊呼声与碗碟摔碎的声音传来,代替张楚站在窗前注意那厢动静儿大刘连忙道:“楚爷,出事儿了。”

    张楚扔下筷子,抓起手旁的汗巾一边拭嘴一边回到窗户前,定神观望。

    却是一挂怎么炸响的鞭炮,不知道怎么飞到了流水席中间,惊得两桌人起身躲避时,掀翻了酒桌,桌上的酒菜碗碟洒了一地。

    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

    这一出事,顿时就吸引了祠堂外所有人的注意力,连席上的很多人都停下筷子,站到条凳上拉长了脖子往那边观望。

    “不错!”

    虽然骡子事前没有告诉过他这一手,但他仍然一眼就看出来,这即是骡子吸引声东击西的手段,也是骡子动手的信号。

    他一伸手。

    大刘拿起倚在墙壁上的飘雪,双手交到他的手上。

    张楚接过飘雪,持刀的手不自然的捏紧刀鞘,目光紧紧的凝视着祠堂大门。

    里边的行动,成功没有?

    他们为此事前前后后发动上千人奔波数月,就为眼前这一下子。

    时光的长河流动到此处,忽然变慢。

    一分一秒都分外煎熬。

    好在祠堂那边,迟迟没有人冲出来……

    没有人冲出来,就意味着没有失败。

    张楚足足等了半刻中,终于等来了预定的哨声。

    成功了!

    张楚一展眉头,大笑着随手将手头的飘雪抛给大刘,转身大步往楼下行去。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命人将这些菜肴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