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玄衣踏歌行 > 第三百三十八章:汪琅寻助
    只见公输玄缓步走到柜子前,将一个抽屉打开,从中取出了一本书。然后缓缓的走到李固的面前,然后将这本书递给了李固。

    李固接过来一看,见这本经书的封面上面竖着写有三个大字,赫然便是:生死论。

    李固轻轻的将这本经书翻了翻,果然见里面都是些讲解大道的内容,而且也丝毫没有任何关于机关傀儡术的内容。

    他翻了两翻,却也看不透其中的奥秘,于是便将这本经书还给了公输玄。

    “师父,这经书能借给我看几天吗?”诸葛元昭问道。

    公输玄便将这本经书递给了诸葛元昭,然后轻轻的说道:“这本经书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你要是愿意看,就拿去看吧。”

    “当年前辈可曾将这本经书给公输无极看过?”李固问道。

    “当年我的确也曾经将这本经书给他看过的,但是他却根本不屑一顾。”公输玄叹息了一声。

    “难道前辈没有告诉他这本书便是机关傀儡术的下半部?”李固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就算是我告诉他这就是机关傀儡术的后半部,恐怕他也是不会相信的。”公输玄叹道。

    李固点了点头,即便是他也不太可能会相信这本经书会是机关傀儡术的下半部,尤其上半部乃是如此精妙的机关傀儡术的情况下。

    但是他却相信公输玄说的话,他没有必要欺骗公输无极,当然也没有必要来欺骗自己。

    不过他的心中却也又一丝疑惑,那就是这本经书竟然是机关傀儡术的下半部,那么他必然应该跟机关傀儡术有某种特殊的关系,否则的话,当年创下这机关傀儡术的人为什么会要特地留下这本经书呢?

    李固转过头看了一眼诸葛元昭,却发现他好像已经沉浸在了这本经书当中。

    “诸葛兄,你难道发现了什么奥秘?”李固轻声问道。

    “这倒没有,我只是觉得这本书的内容说的很有道理。”诸葛元昭将《生死论》轻轻的合了起来,缓缓说道。

    “这本书到底说了什么,有这么好看?”上官凤汐径直的从诸葛元昭的手中将这本经书给拿了过去,然后翻开看了看,但是仅仅看了几页,便感到有些无聊。

    “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将经书还给了诸葛元昭说道。

    “这可都是讲解大道的文字,比之那佛经道藏也差不了太多。”诸葛元昭微笑着和说道。

    上官凤汐却是冷哼了一声:“无聊!”

    诸葛元昭闻言,便也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前辈,这个地方恐怕已经不能待了,但不知前辈可有什么打算?”李固向公输玄问道。既然公输无极能够进来一次,便能够进来第二次。而以目前的情况,如果公输无极进到了公输谷,公输玄并没有什么能够抗衡他的力量。

    公输玄没有机关傀儡,他所凭借的不过是谷前的这个机关阵。而现在这个机关阵机对公输无极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用处。

    “是的,师父,这里是不能再待了。谁知道那公输无极会不会卷土重来。”诸葛元昭接着李固的话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可是...”公输玄有些犹豫。毕竟这里乃是公输谷,是数代公输家的人营造而成,他在这里住了数十年,如今让他离开,他属实有些舍不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辈,如今公输无极还逍遥在外,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李固看了一眼公输玄,继续说道:“以我之见,前辈不妨随我们先离开这里,等到公输无极伏法之后,再回到这里也不迟。”

    公输玄看了一眼李固,又看了一眼诸葛元昭,神情间还是有些犹豫。

    “师父,李固说的没错。等到将公输无极除掉之后,没有了心腹之患,再回到这里也不迟。”诸葛元昭说道。

    公输玄看了看两人,略微沉思了一会儿,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既然如此,也罢,待我收拾一下,便随你们一同离开。”

    公输玄说完,便找了一个包袱,来到柜子前,将柜子的抽屉一一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然后放在包袱中。 约有片刻的功夫,公输玄便将柜子里的东西收拾完毕。他将包袱仔细的扎了起来,然后来到李固等人的面前,轻声说道:“我们走吧。”

    李固等人便离开了公输谷,径直回返下山镇。

    当他们回到下山镇的落脚点的时候,却见袁天阙的脸上充满了焦急的神色。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袁天阙在见到李固等人之后,便急忙说道。

    “前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固看到袁天阙的神色,便有些不解的问道。

    “十万火急,朝廷发生了一件大事,汪千户正在找你呢!”袁天阙说道。

    “朝廷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李固不解的问道。他虽然知道三大禁地跟朝廷之间的关系,但是朝廷的事情,他却根本不想管。

    “这件事不光牵涉到朝廷,便是江湖也遭逢其难!”袁天阙焦急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固听到袁天阙的话,便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里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现在汪千户落脚在福羌镇的福羌客栈,你赶紧过去找他,到时候自然什么都明白了。”袁天阙说道。

    李固听到袁天阙的话,便看了一眼诸葛元昭,轻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前去看一眼罢了。”

    “师父,我也跟你一块儿去。”苗晴儿突然开口说道。

    “你就不要去了,我们也不是去玩,而且那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李固看了一眼苗晴儿,继续说道:“而且我们很快便会回来了,你便跟凤汐和依依在这里等一会儿。”

    李固说完便跟诸葛元昭离开了院子,径直往福羌客栈而去。

    行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福羌镇,一路直奔福羌客栈而去。

    “两位客官,是要打尖儿,还是住店?”一个小伙计见到李固和诸葛元昭,便急忙上来打招呼。

    “我们找一个人。”李固说道。

    “不知两位客官找的是什么人?”小伙计问道。

    “他们两个找的人便是我。”这时候一个声音在大堂当中响了起来。

    李固寻声望去,便见汪琅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在他的左边同样也坐着一个人,也是棋局卫的打扮。

    小伙计听到汪琅的话,便没有再招呼李固和诸葛元昭,便径直的离开了。

    李固和诸葛元昭来到汪琅的桌子前坐下。

    “驿站一别,竟有数月,李少侠倒是比先前更加风光了。天下第一,倒也称之无愧。”汪琅笑道。

    “这不过是江湖朋友的抬爱罢了。”李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微笑着看向汪琅,轻轻说道:“我听袁前辈说,你找我有事?不知道何事?”

    “此时慢慢讲,先喝一杯茶轻轻嗓子。”汪琅将一杯茶递给李固,然后又斟了一杯茶给递给诸葛元昭,说道:“想必这位就是诸葛少侠,常言道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名不虚传。”

    “汪兄,有什么事直说无妨,不用跟我在这里绕弯子。”李固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汪琅听到李固的话,脸上现出了一丝的尴尬。

    “李少兄,你可知道我身边的这位朋友是谁?”汪琅问道。

    “想来也是棋局卫的高手。”李固轻声说道。

    “这位是王景远王千户。”汪琅说道。

    “久仰久仰。”李固向这人拱了拱手。

    王景远同样也向李固拱了拱手。

    “这件事原本是我们朝廷的事情,不该麻烦你,只是我们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头绪,只好借助李少兄的力量了。”汪琅说道。

    “如果以棋局卫的力量都解决不了的话,我区区一个江湖草莽又如何能够解决。”李固说道。

    “李少兄何必过谦,这件事其他人或者解决不了,但是李少兄自然不在话下,何况还有聪明绝顶的诸葛少侠。”汪琅笑道。

    “你也不用给我们戴高帽子,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只管直说好了。”李固说道。

    “既然如此,我便直说了。”汪琅看了一眼李固,便继续说道:“李少兄可曾听说过混江龙?”

    “混江龙?”李固从汪琅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倒是有些惊讶。

    “不错,就是混江龙。”

    李固自然是知道混江龙的,毕竟他前不久刚跟混江龙的帮主明兰兰有过一次冲突。

    “听说过,混江龙又怎么了?”李固问道。

    汪琅轻轻叹息了一声:“此事一言难尽!”

    李固看到汪琅的表情,便知道事情定然不会十分轻松。而且棋局卫都感到棘手的案子,也必然是一件大案子。

    “难道混江龙公然对抗朝廷?”李固有些不解的问道。

    汪琅却是摇了摇头道:“如果他们公然举起反旗,倒也好办,只是现在的情况却有些复杂。”

    “你也不要再卖关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赶紧说出来。”李固端起一杯茶说道。

    汪琅听到李固的话,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荆州等地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有很多官宦人家的子弟无缘无故的失踪,而且他们也没有留下的痕迹。这些孩子像是凭空消失的,甚至连他们的奶妈都根本不知道这些孩子是怎么丢失的,她们似乎丢失了部分记忆。”

    “这跟混江龙有什么关系?”李固不解的问道。虽然汪琅说的话,的确令人很吃惊,但是这样的事情在江湖上并不是很罕见,因为江湖上一直都有很多的人贩子,而很多的邪派也往往通过拐卖孩童的方式来填充自己门派的血液。

    “我们怀疑这件事跟混江龙有关。”汪琅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在江湖上并不罕见,你们有什么证据能够断定这些事是混江龙所为?”李固问道。

    “我们既然敢这样说,自然是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证据。”汪琅端起了茶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