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都市绝品仙医 > 第1426章 黄钟的感慨
    演武场上的外院部众弟子,目睹方白利落干脆的击败叶人杰,都是震惊不已。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进入灵虚宫之后一直保持低调的方白,竟在短短十数息间,完虐外院“战力榜第一人”叶人杰,完成了一场华丽的逆袭。

    可以预料的是,今日一战,方白之名必将扬威整个外院。

    先前叶人杰“外院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已被方白取代,此刻“外院战力榜第一人”的位置又被方白夺走。

    这方白,简直就是叶人杰的克星!

    “黄师弟,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叶人杰实在可恶,怎么说也是同门,他居然对你下如此重手!”

    “哼,我早就看叶人杰不顺眼了!小肚鸡肠、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十足的坏人一个!”

    “我以前也吃过叶人杰的苦头,但技不如人,只能忍辱负重……方师弟教训得好,也算是替我出了口恶气!”

    “对了黄师弟,我这里有瓶治疗外伤的灵丹,效果很不错,你拿着用!”

    “我这有一瓶灵液,疗伤效果比灵丹还好!你拿着备用!”

    ……

    现场不少脑袋灵活的弟子,在回过神来之后,看到方白已经走远,便聚集到黄钟身旁,对黄钟的伤势表达关切的同时,纷纷痛斥叶人杰的“罪行”、极力贬低叶人杰的人品。

    还有一些外院弟子“慷慨解囊”,拿出自已的灵丹灵液塞到黄钟手中。

    几名和叶人杰关系较好、之前还嘲笑过黄钟的外院弟子,看了看在地上翻滚哀嚎的叶人杰,再看看已经走到数十丈外的方白背影,互视一眼,脸色都有些发白。

    犹豫片刻后,他们一个个觍着脸,和其他外院弟子一样,凑到黄钟面前,拼命的讨好巴结黄钟,就仿佛几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他们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

    方白经此一战,将确立在外院的领袖地位,很多外院弟子也将会成为方白的拥趸,而他们几个之前嘲笑过黄钟,若不能求得黄钟的谅解,今后在外院中恐怕寸步难行。

    黄钟看着眼前一张张堆满笑容、带着巴结讨好之色的面孔,心中感慨万千。

    在方白与叶人杰对决之前,这些面孔的主人们,还曾看不起他这个杂役弟子,甚至对他各种讥笑嘲讽。

    可方白击败叶人杰之后,他们对待自已的态度便完全改变了。

    黄钟知道,这一切的改变,都源于方白展示出了强大实力。

    这世界就是这样,只有实力强了,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赢得自身的尊严。

    “以后我要更用心向方师兄学习。有朝一日,我黄钟,一定也会让这些人刮目相看!”

    在四周众人的注目之中,黄钟紧了紧握在一起的拳头,腰杆挺得更直。

    …………

    当日黄昏,方白所住的竹屋之前,方白和石鸣、郑洪、黄钟四人围坐在石桌旁聊天。

    “哈哈,打得好!”

    听说方白出手教训了叶人杰后,石鸣忍不住拍桌大笑道:“那个叶人杰,表面人人模狗样,其实一肚子坏水!我进入外院没多久,就差点和他发生冲突!”

    “外院的很多弟子,表面上唯叶人杰马首是瞻,实际上心里对他非常痛恨。这次他在方师弟手下吃了亏,实是大快人心!”

    郑洪是外院部的守门弟子,在外院部近万弟子当中属于最底层的存在,他之前也曾吃过叶人杰的苦头,因此方白教训叶人杰,也让他心怀大慰。

    “方师兄,谢谢您替我出头!今后方师兄无论有什么事情,只需一声吩咐,我黄钟不管刀山火海,都替您去办!”

    黄钟说着站起身,抱拳向着方白深施一礼。

    黄钟现在对方白钦佩的五体投地,这句话自然是发自真心。

    只有十六七岁的黄钟,人是非常聪明的,知道若无方白指点,自己可能永远无法摆脱武道困境、难以筑基成功,在灵虚宫永远也别想出头。

    而聆听了方白的讲解后,黄钟仿佛在黑暗当中发现了一道亮光、如迷航的船儿找到了方向,以往许多对他来说枯涩难懂的武道奥义,都迎刃而解。

    黄钟觉得自已就这么跟随着方白学下去,也许用不了太久,便能打破桎梏,筑基成功。

    放在以前,这是黄钟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所以在黄钟的心里,方白的重要性,甚至连灵虚宫的宫主都有所不及。

    “方师弟你教训了叶人杰一顿,大家都很解气,不过叶人杰在内院中有人罩着,你要提防着他找人报复。”

    四人说笑了几句,郑洪突然正色道。

    听他这么一说,石鸣、黄钟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内院弟子,都是真正的筑基境强者,实力远非外院弟子可比,若内院弟子真的替叶人杰出头,那方白便有些麻烦了。

    石鸣咬了咬牙,目中流露出一抹狠厉之色,沉声道:“若真有内院弟子来找方兄麻烦,我便与方兄并肩作战!怕他个球!”

    郑洪和黄钟连日来聆听方白讲解武道,深受启发,方白对他们而言,亦友亦师。

    两人都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有石鸣带头,他们也纷纷表态,要与方白同进同退。

    方白淡然一笑,说道:“外事堂的吴长老负责教导我功法武学、执掌丹药堂的孙长老对我不错,所以灵虚宫任何弟子要找我的麻烦,都要掂量掂量。”

    其实以方白现在的实力,虽然修为还是半步筑基,但在动用五行母气鼎的情况下,未必不能与筑基境强者一战。

    方白并不怕有内院弟子为叶人杰出头,但却不想和对方为了此事纠缠,打算到时抬出吴芝华和孙静这两位长老的名头来“狐假虎威”一番,若能吓退对方最好,若吓不退,那也只能迎战了。

    郑洪叹道:“咱们四人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啊!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尽快提升自身实力,团结起来,这样今后才能更好应对挑衅。”

    郑洪虽是外院部的守门弟子,地位在外院中最低,但在眼前的四人当中,却是资格最老的,自然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