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四十三章 一波三折,次声波
    清理沙盘,进行新一轮比斗。

    虎王一进入沙盘,就凶猛地冲向金鸡仙,气势很厚重。

    金鸡仙的体型还不到虎王的一半,看起来完全是被碾压的样子。但是神经病的金鸡仙完全没在怕的,昂着脑袋瞅了一眼扑过来的虎王,就要冲上去。

    金鸡仙体质很是特殊,不但刚刚吞噬的五色大王的肉已经消耗了不少,就是中的毒也在快速的消退当中。不过目前小半个身子还是惨绿色的。

    “避开,反击。避开,反击。”张青阳催动心灵之桥反复给金鸡仙灌输这个念头。

    真得直接冲上去,估计三两下就能被状态完好的虎王给碾压。

    金鸡仙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去屈从了张青阳的念头,转身就跑。

    吕松冷笑:“落荒而逃。”

    张青阳道:“听说过战略性后退吗?”

    金鸡仙状态并没有外表看出来的那么惨淡,它躯体中意外的焕发出勃勃生机,伤势在快速恢复当中。

    这只虫肯定有古怪,只是不知道古怪来自哪里?

    沙盘中绕了几圈,神经病虫终于不耐烦逃避,转身就扑向紧追在后的虎王。

    虎王早就追得心头火起,见对方竟然主动扑上来,顿时大喜,加快速度冲撞上去。

    “砰!”两个小虫子撞在一块,金鸡仙一下就被撞得连翻带滚。

    实力差距很大,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梁耳面带得色,强压着想要嘲讽的心情,嘲弄地瞥了张青阳一眼。

    吕松大叫一声:“好!”

    虎王经验丰富,没有丝毫迟疑,反而加速朝着金鸡仙追去。

    “冷静,反击。冷静,反击!”

    双方的差距这么大,也让张青阳心脏猛跳了两下,心灵之桥反复灌输念头给金鸡仙。

    翻滚中的金鸡仙眼见虎王的血盆大口已经近在咫尺,忽然主动将身体仍染着绿色的部分送到虎王的口边。

    虎王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了下去,下一刻,虎王就“嗷”一声松开嘴,不断甩着脑袋,染着毒素的口涎被甩的到处都是。

    金鸡仙身上被咬出几个血窟窿,却根本没在意,疯狗般流着口水就转身扑了上去。

    金鸡仙大概也意识到虎王身强体壮,不能蛮来。围绕着虎王东咬一口,西咬一口。只要虎王还击,它就躲开,和之前以伤换伤的打法截然不同。

    真躲不开了,金鸡仙就将身上中毒的位置主动送给虎王咬。

    虎王咬一口中毒,咬一口又中毒,几乎要咬出心理阴影了。因此在后面的撕咬中,虎王几次因为心有余悸而错失良机。

    梁耳的脸色逐渐黑了下来,擂台上那只虫子的狡猾和无耻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恨不得自身替代虎王冲上去和那只虫子战斗。只要拼着中毒不去管,两三口就能将对方咬死。可是虎王毕竟只是条幼年期沙虫,智商极为有限。趋利避害是它的本能。

    金鸡仙把虎王咬的遍体鳞伤,当然它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看起来比虎王还惨。但它的疯狗属性让它在精神状态层面碾压对手,除了兴奋,完全没有半点负面情绪。

    金鸡仙再次咬一口就跑,虎王忽然昂着脑袋发出一声无声的嘶鸣。

    张青阳只看到虎王做出嘶鸣的姿势,却听不到丝毫声音。

    下一刻,金鸡仙的皮肤突然“啵啵”爆开,血雾伴随着皮肤一块炸开。

    “次声波!”

    梁耳顿时激动起来,终于用杀手锏了。只看那只无耻的小虫子皮肤一寸寸炸开,梁耳恨不得张青阳能替代那只小虫子,皮肤一寸寸在自己眼前炸开。

    这一幕太过血腥,梁秋韵花容失色。

    只要虎王再嘶鸣几秒钟,金鸡仙就会直接被次声波干掉。

    张青阳忍不住都要动用心灵板砖暗助金鸡仙的时候,它脑袋上的肉瘤突然闪过电芒,次声波戛然而止。

    金鸡仙飞快地游过去,虎王却凝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中邪了!它怎么不动!”有围观群众叫道。

    张青阳看得清楚,虎王不是不动,而是被金鸡仙的特殊能力给控制住了。仔细去看,就能发现虎王全身都有细微的颤动,是虎王在拼命挣扎。但是一时间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金鸡仙扑上来,在它脖子上重重咬下去。

    张青阳神色略有些凝重,金鸡仙控制对手的能力比之前又强了很大一截。在它与五色大王战斗的时候,它的能力还没有这么强悍。

    进化的好快!

    金鸡仙似乎把大部分的能量都用来进化它的特殊能力了,所以躯体一直没有多大变化,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咬死了虎王,又到了金鸡仙大快朵颐的时间。

    梁耳脸色惨白,愣了片刻道:“这不可能!”

    几秒钟后,他突然红着眼盯着张青阳道:“敢不敢再来一场,输了我给你两万!”

    张青阳哂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傻!你看看我的沙虫,身上还有一块好肉吗,它已经是个废虫了!还跟你斗,那不就是给你送钱吗?”

    “三万!”梁耳红着眼加码。

    张青阳道:“我拒绝,你什么时候把彩头给我?你这位来自京都书院的天之骄子不会耍赖吧。哦对,按照我们刚刚的约定,请向我道歉吧。”

    梁耳恶狠狠盯着张青阳:“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张青阳直接开口打断,“我只知道做人应该信守诺言。这么多人都是见证者,你可不要丢了京都书院的脸。”

    梁耳陡然转头看向吕松。吕松愣了下,随即硬着头皮,勉强堆起笑容:“他也是无心的,我们南陵书院作为人类联邦顶级书院之一,自应该有自己的气度……”

    张青阳冷笑:“你尊敬我,我自然表示出气度。你不尊敬我,却还要我表示出气度,我是傻吗?”

    吕松被打断,脸色顿时胀得通红。没办法他只好求救地看向梁秋韵。

    梁秋韵果断转头。

    梁耳死死盯着张青阳道:“你侮辱我就是要与我结仇,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人必先辱之,而后人辱之。”张青阳寸步不让。

    梁耳眼角猛跳几下,飞快地道:“对不起,我为我的言辞向南陵书院表示抱歉。”

    他一口气说完,神色羞愤欲死,转身就走,连吕松和梁秋韵都没有打一声招呼。

    ——————————————————

    PS:感谢书友“糖糖小四”打赏。

    貌似好久没有求票了,求月票,推荐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