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四十二章 彩头升级,虎王出
    惊讶声四起的当儿,正要完成致命一击的金鸡仙突然甩着脑袋松开了嘴,薄薄的嘴唇瞬间肿的如同香肠。

    五色大王的皮肤竟然是有毒的!

    靠着皮肤上的毒,五色大王逃过一劫。

    吸气声一时间四起。

    “那只黑虫子是不是早就已经发现了对手,故意装作不知道?”

    “从未见过这么狡猾的虫子。”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皮肤上有毒的虫子。”

    “过瘾,过瘾,这种斗虫才有意思。”

    “你觉得哪只虫子能赢?”

    “看不出。一只虫子狡诈,一只虫子毒性强,各有优势。”

    “狡诈又有什么用,五色那只虫子凭实力碾压。”

    “五色那只虫子就是个铁憨憨,要不是皮肤有毒,刚刚一口就被对手给咬死了。”

    梁耳心都提在嗓子眼了,直到脑袋上顶个鸡冠的虫子突然被毒的松口退开,才舒了一口气,才意识到这一会儿工夫,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流到脸上。

    “钱是小事,尊严才是大事。不对……一万块也不是小事了……,不能输,绝不能输。”梁耳心中暗道,他抬头看了一眼张青阳,对手的目光平静地毫无波澜。

    张青阳始终保持着心灵之桥和金鸡仙的链接,随时观察着它的变化。五色大王的毒很强烈,但并不致命。被毒了一口的金鸡仙不但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涌现出一股激烈的兴奋情绪,宛如一只神经病。

    五色大王脖子上被咬了一口,大概是受惊了,甩动尾巴后退了两步,紧跟着张嘴吐出一口绿色的毒雾向金鸡仙笼罩过去。

    看到五色大王的应对,梁耳松了口气:“没错就应该这样,拖延时间让毒性发作的更加彻底,持续增加腐蚀性毒性,腐烂外在皮肤,使得对手更容易受到伤害……卧槽!”

    他在心中自言自语的时候,就看到那只脑袋上有肉瘤的虫子如同一道利箭穿过毒雾,果断而凶狠!这一刻梁耳想到了“悍不畏死”这个词。

    这种时刻不应该躲避毒雾吗?怎么会主动冲上去!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

    金鸡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毒物,在五色大王毫无防备的眼神中,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咬在它的脖子上,死不松口。

    两只虫子在沙盘上翻滚、挣扎起来。

    主要是五色大王在挣扎……

    不多会儿,肉眼可见的金鸡仙小半个身躯都被毒素染成了绿色……

    “你说是先毒发,还是那只虫子先被咬死?”

    “都有可能!”

    张青阳从心灵之桥上感应到金鸡仙被毒素侵入体内的痛苦,同时传达过来的还有兴奋、愉悦等混杂的情绪。他再次确定,这只虫子恐怕是个疯子。

    两只虫子纠缠在一起,倒在沙盘上,停止挣扎,只剩下无意识地抽动。

    围观众人都屏住呼吸,盯着沙盘上的两只虫子。

    十几秒后,两只虫子依然没有动静。

    梁耳又是轻松又是不甘:“一只破虫子,竟然能和五色大王同归于尽,算你好运。”

    吕松失望道:“平局,赌注取消。”

    “哎,动了!”忽然有人惊叫道,“五色的斑斓身躯忽然扭动了一下。”

    梁耳狂喜:“赢了!五色大王怎么会败给那只黑不溜秋的小虫子。”

    吕松也惊喜道:“二十枚气血丹拿来,愿赌服输,你不会赖账吧。”

    梁秋韵抿了抿嘴唇道:“大师兄,我这有几只沙虫,我都不太会养,要不,你帮我养一只。”

    吕松怒道:“你疯了,你知道那几只沙虫有多贵吗?”

    “我的沙虫,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

    吕松气得脸色发青:“好,我会把这件事告诉梁叔叔。”

    “好像是我赢了。”

    张青阳轻飘飘一句话如同霹雳般落进梁耳和吕松耳中。

    “怎么可能,明明是……”

    金鸡仙从五色大王身下爬出来,趴在它的身上撕咬着,整个脑袋都已经挤入五色大王的身体中,大口吞噬着。

    梁耳如遭雷击,吕松也愣了。

    张青阳道:“这应该是我赢了吧!哦,愿赌服输,如果方便的话,请二位尽快将约定好的彩头拿来。我想以二位的家世,应该不会赖账吧。”

    输得是梁耳,吕松的神色还算轻松。梁耳怒道:“区区一万块,我会赖账?你敢不敢再和我来一场,赌注还是一万。”

    梁秋韵道:“我觉得这样不是太公平,大师兄只有一只沙虫,现在还中了毒、受了伤。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你现在约战不觉得有点趁人之危吗?”

    梁耳直勾勾盯着张青阳,喘着粗气道:“敢不敢,是男人给句痛快话!”

    沙盘上,金鸡仙还撅着屁股在卖力地吃着。张青阳将目光从它身上收回,悠悠地望向梁耳:“现在是你求我,所以你最好对我客气点。我要是拒绝,你就没有翻本的机会了。我想你肯定是不愿意放弃翻本机会的,但是你现在约战,对我不太公平。所以我有点额外的要求。”

    “什么要求?加钱?哼,你们这些人眼睛都盯在钱上。”

    “我输了,你我之间的赌注一笔勾销。你输了,你除了总共要给我两万的彩头,还要向我道歉,因为你冒犯了南陵书院的尊严。”张青阳淡淡道,“你接受吗?”

    “我从不……”

    张青阳直接打断他,果断道:“没有讨价还价余地。”

    梁秋韵目光痴痴地看着他,有责任,有担当,有勇气,有男人味!

    “我……我接受。”梁耳心不甘情不愿,但仍勉强答应下来。

    张青阳看向吕松和梁秋韵:“你们两人作证,他已经答应了会道歉的。”

    梁秋韵两只小手抱在胸口,重重点头道:“嗯,我会的。”

    吕松皱着眉头道:“他只是说如果输了,才会道歉。哼,就你那条半死的虫子,他不可能输。”

    张青阳目光古怪地看了一眼金鸡仙,对吕松道:“不会输吗?呵呵。”

    梁耳迫不及待取出另一只沙虫,黑黄相间的纹路衬托地它威风凛凛,宛如一只猛虎。

    体格比起五色大王,要强壮不少,小黑眼睛十分凶悍,一看到沙盘中的金鸡仙,就立即激烈地扭动起身躯。

    梁耳狞笑道:“这只虎王会让你见识到真正的顶级沙虫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