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十八章 宫墙春草几番生(二)
    前面那男子四十岁,十分雄壮,黑脸和钟馗式的胡子,让曾葆华一眼就认出来,那位被称为三哥的使君。后面跟着的少年,不就是他的小十五吗?高不及肩,显得身形更加单薄削瘦。

    只是今天又换了一身衣服,面容皎洁,黛眉杏眼,秀鼻丹唇,越发显得一副好皮囊,果真是让五个混混都情不自禁的小兔兔。

    少年眼尖,马上就看到了众人,尤其是坐在最前面的曾葆华。指过来喝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烤野物吃啊。”曾葆华答道。

    简直就是废话,你那双桃花眼是瞎的吗?看到了还要问!哦,是不是看到我在吃你的同类,你有些心痛,恼羞成怒了?你个小兔爷!

    自从知道这年头就有这种爱好了,曾葆华忍不住去打探了一下。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就跟炸了兔子窝。

    内行人透露了太多兔子把戏,上下为男,左右两男,百口男分,众口男调,让曾葆华这个直男听得心惊胆战,尤其那内行人投过来的爱慕眼神,把他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你是内侍中官吗?居然敢闯内苑禁地!”少年眼珠子一转问道。

    “我等奉河南府、内侍省、侍卫司公文,前来内苑办案,缉拿盗贼。”

    “呵呵,”少年满脸的讥笑,伸出如白玉一般的手掌,展开白葱一般的手指头,问道:“把你的公文和腰牌给我一阅。”

    在他的心目中,内苑是皇宫的一部分,能在内苑里行走的,必须有腰牌和公文,否则的话就是擅闯宫禁,可以立即拿下。这样的话,他岂不是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呵呵!”曾葆华鼻子一哼,难得搭理这个屁事不懂,只知道找茬的家伙。

    “没有腰牌?那你们就是擅闯宫禁!我大喊几声,把巡禁的控鹤军招过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曾葆华直接丢了个白眼过去,就算控鹤军来了又如何?自己一伙人就是他们校验放进来的。

    “好了,小十五,不要胡闹了。”钟馗男拿出“干爹”的威严,呵斥道,“这内苑不归侍卫司管,也不属于宫禁。”

    少年郎胡搅蛮缠没有得逞,讪笑了两声,又把目光投向了曾葆华等人手上烤熟的兔子。

    “你们居然在这里烤野物吃?!”

    “这个,这个我可以解释。”曾葆华说道。这个有点麻烦,居然在皇家内苑里烤兔子吃,往重了说,确实属于大不敬。

    “这些该死的野物,居然在皇家内苑里啃食花草树木。这些奇花异草都是专供官家御赏的,竟然被这些野物吃了。我等身为人臣,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与它们不共戴天,誓要将它们食之而后快!”

    看着慷慨激昂,一脸正义的曾葆华,大家一时惊呆了。尤其是杨井水,手里吃剩下的烤兔子差点掉到地上了。要是我有这指鹿为马,胡说八道的本事,何至于沦落到吃草根果腹的地步?

    钟馗男子也意味深长地看着曾葆华。只是那少年似乎没有体会到这席话的精髓,而是皱着眉头说道:“好香,我也要吃!呀,都是你们吃剩下的!我要重新烤!”

    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贵二代,白瞎了我一番表演。但是这少年郎背后站着钟馗男。这家伙锦衣玉带,挂着金鱼袋,还被人称为“使君”,万万不敢得罪啊。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口气我忍了!

    “老郭,要不我们再去打几只兔子?”

    “啊,这是兔子?不行!小兔兔这么可爱,你们怎么能吃它?!”少年郎摇头道。

    曾葆华差点一头扎进火堆里。

    “华哥儿,我刚才去那边巡视,发现有几处锦鸡窝子。我们过去打几只。”杨崇义过来低声道。

    “好!”曾葆华取下弓,上好弓弦,背着箭壶同杨崇义、燕小乙等人往那边走去。少年郎眼珠子一转,好奇地跟了过去。钟馗男不放心,也跟在后面。

    远远地看了一圈,确定了锦鸡窝子的位置,曾葆华找了一个合适的方位站定,搭箭上弦。杨崇义和燕小乙捡了几根木棍,悄悄地走到锦鸡窝子旁边。

    曾葆华深吸一口气,双臂用力,张弓成满月,箭尖对着前方。杨崇义和燕小乙将手里的木棍向草丛丢去,只见噗通一声,惊起两只锦鸡腾空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曾葆华的箭尖稍微一调整,对着其中最肥大的那只,然后右手松弦,箭矢如闪电飞过,正中空中飞腾的锦鸡,一起跌落在地上。

    “好箭法!”钟馗男高声叫好道。虽然距离不远,但射得是骤然飞腾的活物。这手箭术,讲得眼明手快,没有十来年的苦练以及一定的天赋,是出不来的。

    故技重施,曾葆华三人连续射得六只锦鸡,只只又肥又大。

    “承恩,去挖泥巴,进忠,去那边水井里打些水来,好和泥。崇义,去找些茱萸等佐料来,我记得那边有。”

    众人一听就精神了,燕小乙咕噜一声,先咽了一口口水才开口问道:“华哥儿,你这是要搞叫花鸡吃?”

    “是的,赶紧准备。”

    曾葆华用小刀将锦鸡的屁股切掉,露出一个小口子,从那里将内脏取尽,再用水小心冲洗干净,添入盐巴、茱萸以及其它一些草根佐料的碎末,然后用几束草根把切口和箭矢伤口塞严实了。

    夏进忠和戴承恩已经把泥巴和好,大家一起动手,将六只鸡连毛一起用泥巴糊严实,再用洗干净的枯荷叶包好,用草藤捆绑结实。小心地放入挖好的坑里,填入泥土,然后在上面烧火。

    过了两刻钟,在少年郎的殷切期盼下,曾葆华扒开了灰烬,挖开泥土,露出六个黑乎乎的干泥球来。

    “这是什么玩意?”少年郎嫌弃地问道。

    “呵呵,待会你不要吃就行了。”曾葆华冷笑一声道,抡起木棍,将干泥球敲裂。

    夏进忠、戴承恩、杨崇义、燕小乙迫不及待地上手,不顾还热乎的泥块烫手,飞快地掰除干净。鸡毛随着泥巴被一起撕下来,露出焦黄油光的鸡皮。一股香味从泥块里冲了出来,在周围萦绕一圈,然后直钻进大家的鼻子里。

    哧溜一声,少年郎咽了一口口水。嘴里说嫌弃,身体却很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