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十七章 宫墙春草几番生(一)
    “华哥儿,这就是皇宫内苑?”燕小乙指着前面空地说道。

    “应该是吧。”曾葆华迟疑地答道。

    自己也没来过,不知道真正的内苑是个什么模样。虽然刚才是当值禁军直接带过来的,可是任谁见了眼前的这模样,怎么也不敢相信这里是皇城一部分的内苑。

    也不知道这鬼内苑经历过什么,荒凉破落,杂木众多,乱草丛生。刚才几人走过来,还看到七八处地方有野兔、狐狸和野狗出没。可能是沾了皇家的福气,各个膘肥体壮,看上去活得比城外的流民还要舒坦。

    “华哥儿,这要真是内苑,不光闹贼,估计还会闹鬼。”戴承恩嗡嗡地说道。

    夏进忠一拍他肩膀道:“小子,你是越来越聪明了。不错,这鸟地方,比南华观还要瘆人。那里好歹还能见到人影子,这里如此空旷阴森,怕是孤魂野鬼也不敢轻易出来瞎逛。叫我们来这里抓贼?还不如把兰四爷和白七爷的行头借来,直接做法抓鬼还来得快些。”

    几人唠叨了几句,只见郭延义施施然走了回来。

    他扛着一柄长枪,枪尖上吊着三只野兔子,晃晃悠悠。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人,不过十五六岁,瘦瘦弱弱的,鼻子两翼长着些雀斑。穿着一身小黄门的常服,只是那身衣衫像是祖传了十几辈,补丁比他脸上的斑点还要多。

    “豹子,找到进皇宫的门没?”曾葆华嘻笑地问道。

    “屁!刚挨到那边,被当值的禁军给轰了回来。不过我打听到了,这里确实是内苑,是给官家养马和打造衣物器具的地方。伪梁时期,这里大部分物件都被搬到汴梁去了,废弃多年了。”

    “哦,他叫杨井水。”郭延义指了指那个小黄门说道,“是这内苑的小内侍。我刚在那边遇到的,在那里刨草根吃,说是十几天没见到粮食了。真他娘的惨!”

    “小的杨井水见过几位官人。”杨井水畏畏缩缩地走上前来,拱手行礼道。

    “免礼,我是洛阳县右县尉,姓曾。你们内侍省不知抽什么风,行文到我们河南府,说内苑多有盗贼出没,叫府县好生侦缉一番。真是见了鬼,这内苑不是归禁军管吗?怎么推到我们地方来了?”

    “好叫官人们知晓。这内苑过于偏僻,又太广阔,禁军们懒得过来巡逻。前些日子,有宫禁宝物流出到民间,是内侍省某些贼人趁乱下手。其中一条线就是通过这内苑。内侍省叫侍卫司来稽查,侍卫司推得干干净净,估计就找到河南府了。”杨井水答道。

    虽然有气无力的,但字字清楚,思路不乱。

    “你是内侍省的小黄门。”曾葆华好奇地问道。

    “回官人的话,小的隶属内侍省内坊局车缮坊,负责宫里车乘修缮。”

    “老郭说你十来天没见到粮食了?你好歹也是小黄门,服侍官家的,怎么会这么惨?”曾葆华继续问道。

    “回官人的话。这内苑有内坊局、内仆局十二处衙门所在,有小黄门三百多人,负责衣物器具打造。只是新皇登基后,没有什么活派下来。大伙们无事可做,当官的也没有油水可捞,便将发下来的粮食大半拿出去变卖,还哄我们说是上头没足额发下来。”

    “我们被关在这内苑里,想出去找活路又被禁军拦住,真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到处刨食吃。小的年轻,手脚利索,还能刨些草根充饥。年纪大的老公们却是耐不住,加上这天寒地冻,万物萧索。这两月,连病带饿的死了几十口。”

    “嘿,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等惨事,你们内侍省就不管管?”

    “管?”杨井水苦笑道,“新皇登基后,说是要裁汰内侍中官,上面的头头各个人心惶惶,盘算着出路,谁还有心思管我们这些人的死活?听说几位正令少监想了几晚上,决定从善武的中官里选拔好手,在御前举行一次比武大赛。”

    “吓,你们内侍中官还会舞刀弄枪,懂得操练武备?”燕小乙在旁边听得有趣,忍不住问道。

    “回这位官人的话,听故老们说,前唐年间,中官执掌神策军开始,内侍省好武事就成了传统。正令少监们知道当今官家是马上天子,好勇武,所以才想着这一出来邀圣宠。在内侍省里,只要你懂棍棒拳脚,立即擢升力士,衣食无忧。小的也想学,可惜没人教。”

    听了杨井水的话,曾葆华不以为然。

    这伙子阉人在想什么好事呢?还想复起前唐末年宦官专权的光荣传统啊?真是想瞎了你们的心啊。都知道官家是马上天子,是知兵善战的猛人,难道你们认为他老人家就不知道兵权的厉害?怎么可能会像前唐末期那几个没用的皇帝,让没卵子的内侍染指兵权,太阿倒持?

    “少聒噪了!快来帮忙收拾,烤兔子吃了!”郭延义已经找到一处偏僻空地,收聚了些干柴。然后掏出短刀,给兔子剥皮生火。

    夏进忠在旁边帮忙,生起了火,再将剖开的兔子用木棍撑开,架在火上,慢慢地烤来。杨崇义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布包,倒出少许盐末,洒了上去。

    不一会,一股焦香味飘起,直往大家鼻子里钻。

    “杨井水,你知道李从袭吗?”曾葆华看了一眼在那边专心烤兔子的郭延义,开口问道。

    “知道,”杨井水艰难地把头转过来,吞了一口口水答道,“他是昭宣使,虽然没有在御前听用,但常年住在内禁里。”

    “那这里离内禁还有多远?”

    “回官人的话,远着呢。不要说内禁,就是皇城储藏物资的含嘉舍城,离这内苑都还隔着好几堵墙呢。”

    “老郭,死心吧,再找机会了。”曾葆华说道。

    “知道了,我刚才转了一圈,已经死心了。再等机会了。”郭延义头也不抬地答道。

    兔子很快就烤好了,曾葆华分了半只给杨井水,然后同大家一起吃起来。

    正当众人恶狠狠地撕咬着肥腻喷香的小兔兔,从拐角处转过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