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十一章 颓垣夜月洛阳宫(三)
    “华哥儿,闻先生,我打探过了,那普三郎拜了内侍省飞龙使江佐恩为义父,所以洛阳城上下都给他三分面子。”出去打探消息的燕小乙回来禀告道。

    “飞龙使?闻先生,这是个什么官?”曾葆华转向闻师道问道。

    “内侍省原本只有内府、内坊、内仆三内局,先皇统御天下后,增设了飞龙厩、内伶苑等。飞龙厩负责给先皇饲养打猎所用的骏马鹰犬,有雕、鹘、鹞、鹰、狗五坊,西苑、长苑以及伊川等县的四处牧场,有良马数千匹,飞鹰走犬数百。飞龙使是飞龙厩主官,管着两百多内侍中官,以及上千杂役。权势不在三内局正令少监之下。”

    听完闻师道的解释,曾葆华忍不住啧啧咋舌。难怪这么嚣张,原来是有位没卵子的做义父。只是现在做都做了,怕他个鸟!真要敢下毒手,老子一伙人摸黑去普记武馆,杀人放火,做个了断,然后逃出这洛阳城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老子投八...嗯,老子再熬几年,等时局再乱了再出来。

    只是会牵连徐先生。不过不用过于担心,聪慧的他会撇得干干净净的,而且冯道也会保他的。

    曾葆华主意一定,不再畏惧了。不过他从闻师道说的这些话里,想到了其它。

    “我们这位先皇老倌,还真是会做的啊。天下纷战不已,百姓苦不堪言,他老人家不想着早日平定天下,救苍生于水火,解万民于倒悬。只是灭掉了朱氏父子的伪梁小朝廷,就迫不及待地穷奢极侈起来了。宠信伶人,起用阉人,真是自作孽...”

    闻师道听了曾葆华的话,眼睛忍不住眯起来,眼神汇成了两道光,聚在曾葆华的身上。闪烁着的光里含着难以言明的神情,过了一会沉声说道。

    “武皇帝(李克用)虽有兴复大唐之功,却虏性喜杀,少仁德之心,又自负材果,欲经营天下而不克。先皇帝勇而善战,与梁军夹河相攻,十战九胜,涉河取郓,不十日而克梁都,威震诸国。然此功不过假大义、挟世仇,奋勇向前,再趁天时而成。却素无安民济世,定天下之志,所以克敌后沉湎声色,宠宦官伶人,交乱其政,府库之积罄于奢侈,功臣之赏吝于妇人,惹得民怨兵怒。不过数年,内外离叛,置身无所,仅数十伶人相随。最后身死国灭,为天下人笑。”

    曾葆华听得目光炯炯。闻先生果真大才,短短几句话,就将李克用、李存勖父子成败之因说通透了。燕小乙则听得满脸通红,目光闪烁。

    旁边郭延义神情有些复杂,他看着侃侃而言的闻师道,不知在想什么。或许是猜测,要是义父身边也有这样的才智高绝之士,应该不会落到身死家破的地步吧。

    “而今官家,会不会革弊图新,中兴大唐?”燕小乙兴奋地问道。

    当今官家雄武谦和,清廉轻财,虚心纳谏,在军民中口碑甚好。而登基以来种种善政,也让大家看到了中兴太平的迹象。

    曾葆华和燕小乙对视一眼,然后一起把目光投向闻师道,想从他嘴里听到某种答案。

    “百姓苦战乱久矣,见官家资性宽厚,无苛猛之政,便心生期盼。可惜官家目不识丁,治政全委与辅佐之臣。臣贤则政明,臣庸则政废。”

    曾葆华眼睛一亮,“先生的意思是官家仁而不明?”

    闻师道淡淡一笑,转言道:“而且官家已经年及花甲了,人一老,则心思不同壮年了。哀秋萧索,难有雄心壮志了。”

    曾葆华和燕小乙连连点头。

    这时,杨崇义神情有些怪异地进来禀告道:“华哥儿,衙门外有人报案。”

    “报案?”曾葆华奇怪了。他上任洛阳县右县尉以来,这是第一次接到报案。

    “哪家府上?”他追问道。

    “景秀坊姚府。”

    “唤进来。”

    来人三十来岁,个子挺拔,虎目鹰鼻,细目高眶,低颅阔脸。看到他这样子,曾葆华和燕小乙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怪异,跟杨崇义的神情一模一样。

    “小的姚铁杵给曾官人见礼了。敝府上最近丢了一件贵重物品,找寻多日都不见,我家主人只得来官府报案,请曾官人到府上侦缉寻踪,帮着找回物件来。我家主人必当重谢。”

    曾葆华眼睛转了转,冷冷说道:“本官知道了,你先回去禀告贵主人,我稍后即到贵府。”

    等姚万年离去后,燕小乙迫不及待地说道:“契丹胡虏!”

    此时闻师道和郭延义明白了曾葆华三人神情为何如此怪异。他们自小就跟着父辈同契丹人打仗,对契丹人印象深刻,更有着血海深仇。

    “长得有七八分像。只是契丹人归附我朝的也有不少,不可轻举妄动。小乙,你去打探下这姚府的底细。”曾葆华谨慎地说道。

    在去姚府路上,燕小乙匆匆赶来跟曾葆华一行人会合。

    “华哥儿,我打探过了。这姚府是丰州的世家大户。前些年契丹侵扰河套五原地区,便举家迁到河东,捐财募勇,为先皇灭梁出力不小,家主姚大郎被授封丰州刺史。不过我听说了,这姚官人不喜做官,以商贾为乐。常年奔走在云蔚、五原等地,贩卖牛羊马匹,皮毛茶盐,获利颇丰,是河东和洛阳有数的巨贾。”

    “那这姚府上现在谁做主?”

    “听说是姚官人的妹妹,姚小娘子。”

    拐进景秀坊,正面看见一座府邸,大门金钉朱漆,两边墙壁皆砖石间甃,镌镂花鸟走兽飞云之状,气势威严。

    跟着仆人走进姚府,只见雕甍画栋,峻桷层榱,覆以琉璃瓦。曲尺朵楼,处处朱栏彩槛。转进深院,又是一番风景。只见桥台亭榭,旗布星峙,飞檐挑角,假山真水,遍种荷莲桃李。

    果真是大富大贵人家啊,曾葆华一路咋舌观赏,被仆人引到一处花厅里。

    “曾官人请安坐奉茶,我家主人即刻就到。”

    喝了两口热茶,觉得浑身上下都舒坦。不知是这茶叶好,还是这周围环境让人舒服,反正曾葆华来这世上十七年,还没喝过这么好的茶,进过这么好的房子。

    “这是余杭的雨前团茶,不知曾官人觉得入口吗?”

    从侧房帷帐后面传来女声,宛如黄莺晨啼,十分动听。

    “曾某长在穷山僻壤之地,锅煮粗茶都喝得习惯,这等好茶,自然入口,只是清淡了些。”曾葆华放在茶杯,朗声答道。

    帷帐后面的人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口道:“奴家给曾县尉见礼了。”

    “小娘子客气了。闻得贵府上丢了一件贵重物品,不知何物?在何处丢失?”曾葆华直奔主题。

    来的路上他一直在猜测,姚府那间东西丢了多日,现在来报案,叫自己来侦缉找回,真的太难为人了。自己不是柯南,而且指纹、脚印什么都没有,我上哪去找?难道做梦入阴府,找鬼神问问去?所以这会曾葆华迫不及待地想问清楚。

    “是一枚铜印。”

    “铜印?”一道亮光在曾葆华的脑子里一闪,南华观!那一夜在神仙石遭遇的神秘人!还有那枚被杨崇义趁乱摸到的虎钮铜印。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敢问小娘子,是什么铜印?”

    “是‘唐左骁卫将军’的铜印,印体还有一行铸文,‘奉镇松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