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八章 清河逶迤贯旧京(四)
    徐府是一处很普通的府邸,混在长丰坊里不显眼。大门的朱漆看上去有数十年的历史了,青砖石阶,一块不大的匾额上书着“徐府”二字。

    燕小乙上前叩门,过了一会,门开了,有人探出头来问道:“何人敲门?”

    看清楚众人的面容,那人脸色一喜,吱呀一声把门打开,移身窜了出来,对着曾葆华拱手作揖道:“见过小明...小郎君!”

    “邢伯安好!”曾葆华也是满脸喜色,兴奋地回了一礼。吃了这么多苦,终于找到地方了。

    “华哥儿,还有几位哥儿快请进!这两位是?”邢伯左右看了看,然后在前面引路道。

    “这位是闻师道闻先生,这位是郭豹子郭兄弟。”曾葆华介绍道,“这位是徐先生府上的管事,邢伯。”

    大家见礼后,跟着邢伯进了府邸,闻师道等人被引到偏房奉茶,曾葆华则直接被引进二进院里的正厅。

    “曾十三郎见过徐夫人。”

    “快快请起!”徐夫人四十岁左右,秀丽端庄。她满脸喜色,激动地说道,“一晃十来年了,想不到北平郎一下子长这么大了。”

    站在下首的邢伯一边抹着眼睛,一边笑呵呵地说道:“是啊夫人,要不是两年前老拙在山寨见过小明...北平郎,这会可不敢认了。”

    徐夫人转过来,脸色肃正地对邢伯说道:“邢公,外人面前可不能叫错了,免得招来祸端。”

    “老拙省得,只是顺口了。我一定铭记在心,不敢再叫错了。小的知道,这要是被武德司,还有其它道门的人知晓了,就给老爷和德威公招祸了。”

    徐夫人点点头,不再深究了,而是惋惜地说道:“官人前月奉诏出京去了,代官家宣抚山东、江淮诸镇,没有一年半载是回不来了。”

    “夫人,亮哥儿呢?”

    “大郎五月份补了个省郎的差遣,指在门下省,然后跟着左散骑常侍赵大人,去凤翔宣旨去了。说是给凤翔节度使李使君下制起复,加官检校太师。估计年前才能回来。”

    都出去了,还真不巧了。曾葆华想了一会,拱手道:“夫人,那我们就在附近寻一处小宅子,暂且住下,等先生和亮哥儿回来再说。”

    “也只能如此了。邢伯,待会你去找找李坊正,让他帮忙寻一处合适的宅子。”

    “小的晓得了。”

    “德威公身体可好?”

    “谢过夫人问候。家父还是老样子,旧疾缠身,尤其到了寒冬,肺喘不已。”

    “都是当年在燕山,雪夜里与契丹胡虏激战留下的病根。我听官人说,当时德威公都咳出血来了。”徐夫人叹息道。

    曾葆华默然不语,脸上满是戚色。或许是因为父亲觉得自己的时日不多了,要为山寨老幼留一条后路,这才下定决心,同意招安。

    邢伯在一旁感叹道:“正是德威公呕心沥血,才保住了燕山营数万军民,保住了幽州城十万百姓,功德无量。只是苦了他啊...”

    “念寿娘子可好?我们姐妹也是十余年未见了。”

    “谢夫人牵挂。家母身体安康,一直在悉心照顾家父。”曾葆华拱手答道。

    “山寨现在可好?”

    “其他都好,就是粮食日渐窘困。”曾葆华含糊地答道。情况真的很不好,山下的官兵步步紧逼,山上的“友寨”不怀好意,举步艰难啊。

    “为何?”徐夫人不解地问道。

    “回夫人的话,应该是己子营的孩儿们都长大了。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数百个半大小子,怕是真要把山寨吃穷了。”邢伯在旁边替曾葆华答道。他两年前去过猫爪山寨,知道些内情。

    徐夫人笑了,微抬起头,像是在回忆,然后喃喃地说道:“我听官人说起过,天佑十八年,燕山营被毁,德威公带着三千老弱妇孺退入太行山,其中有四百多位童子,都是燕山营义士们的遗孤。五六年过去了,确实也都长大了。”

    “夫人说得没错。德威公视这些遗孤如亲出,恩如己子。只是山寨地处恶山,缺衣少食,无医短药。老拙两年前去山寨时,听说己子营三四年下来已经亡故了数十人,唉...”

    看到徐夫人和邢伯神色黯然,曾葆华劝道:“夫人和邢伯不必哀伤,亡故的兄弟已被东王公接引登天门,安居十洲,从此巍巍自在,明通无始终。”

    徐夫人和邢伯忍不住齐声念了句:“日月同辉,光耀青莲。”

    曾葆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今己子营有兄弟三百五十七人,正如邢伯所说,就是有我们这三百个半大小子,才吃得山寨粮食日渐窘困。”

    徐夫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吃过家宴,曾葆华向徐夫人告辞,跟着邢伯出了二进院子。

    “邢伯,我想在洛阳城寻一份事做,挣些铜钱度日。不知你这里有什么门路?”

    “华哥儿,何出此言?”邢伯不解地问道。猫爪山寨再窘困,也不至于让少寨主连几个月的度支也没有吧。这些年山寨时常下来劫富济贫,在恒州、代州、定州、蔚州一带名声颇佳。山寨也穷,属于济贫之列,应该有些积蓄啊。

    “我们一行人下山,总共十二人。在邢州不巧遇到乱兵,直接折返向西,结果在潞州遇到当地的山贼剪径。好容易逃出来,避入高平,不想又被那里的乡兵黑吃黑。最后只剩下我们五人,盘缠细碎也丢得干干净净。因为交不起进城税,还在城外盘桓了好几日。最后还是做了点小买卖,才凑了些铜钱进了城。”

    听到这里,邢伯也只能长叹一声,“这世道啊。”

    “邢伯,我们一行五人,加上闻先生和郭兄弟,七个人的吃用,每日耗费不小,得来的那些铜钱,根本不够我们坐吃山空。徐先生清廉,那点俸禄也养不活我们。再说了,我们这次来,谋得就是一份出路。趁着徐先生和亮哥儿没有回来,我们在这洛阳城里找份事做,历练一二,好熟悉下情况。”

    “华哥儿想得周到。”邢伯听出曾葆华的意思,默想了一会,突然想到一人。

    “河南府通判孔捷孔官人,深州人士,是老爷的故交好友。老身假托华哥儿是夫人娘家外甥,前来投亲,请孔官人安排一份差遣,想必定能如意。”

    “如此甚好。只是担心徐先生回京后,会不会责备我等假托他的名字徇私?”

    “老拙知道老爷的性子,旁人或会责备,十三郎却绝不会。且放心好了。我先去求夫人修书一份,再去孔府找相识的管事,投到他府上后院里,请孔老爷的娘子美言两句,定能成事。”

    “那我就多谢邢伯了。”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只是要委屈...十三郎,受呼喝差遣之苦,奔走驱使之累了。”

    “邢伯言重了,十三郎还没娇弱到这等地步。”曾葆华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