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七章 清河逶迤贯旧京(三)
    “我当然听说过,生擒刘守文,单骑救先皇,勇冠河北,而后为先皇尽忠死节,元公壮哉!”

    “先卢龙节度使刘仁恭兵驻幽州以西大安山,其子刘守光据幽州意图弑父,元公时为其部属悍将,被遣为前锋,攻打大安山。燕山营营主曾德威曾君时为刘仁恭麾下亲军马军指挥使,连败元公数仗。刘守光遣偏将李小喜循小路奔袭,生擒了其父。曾君不得已举降,后拜刘神仙为师,恭居亲随牙将。刘神仙挂印仙隐后,曾君也辞官归乡。”

    “天佑十年,伪燕覆灭,刘氏父子被执,幽蓟等州乱兵横行,地方百姓苦不堪言,公举曾君为首领,据燕山结营自保,号为燕山营,鼎盛时有军民五万余,外御暴虏,内制乱兵,保境安民八年有余。受其庇护恩惠者数以十万计。”

    “先生意思是这燕山营主曾君,骁勇和军略不输故武宁节度使元公?”

    闻师道不动声色,继续说道:“当初,刘仁恭移驻大安山,恣意享乐,遣刘守光戍平州拒契丹。而曾君时为平州马军都头。后契丹贵人率数万骑寇边,曾君以骑兵五百,大破其先锋三千骑,破其胆魄。后刘守光假意输诚,设牛酒宴会。契丹贵人就席,被伏兵所执。其部鼓噪围攻,意图抢回其主。曾君领军来回驰骋数次,杀散了其众,终于迫使契丹贵人乞盟纳赂,起誓不再犯边,这才得免放回。刘仁恭闻得曾君骁勇,这才求为亲军指挥使,驻防帐外。”

    “原来还有这段渊源。闻先生真是识多见广啊。”

    “在下曾为故赵王王公(王镕)掌枢密书-记。伪燕刘氏父子是成德镇北面大患,故王公遣了不少细作深入燕地,日夜侦查刘氏父子动向。其文臣武将讯息,也一并打听收集。”

    郭延义忍不住看了一眼枯瘦如木石的闻师道。原来如此啊,故赵王王公的掌书-记,当然知道这些枢密机要。只是他后来怎么从张文礼父子之乱中脱身,还成了相州刺史长史?

    现在很多地方州的刺史,是朝中重臣名将遥领,实权掌握在刺史佐官-长史手里。年初魏州兵乱,祸及多州。但是除了被攻陷的邺城、贝州等少数州城,其余诸州只要闭城自保,应当无事。闻先生又为何在那个时节辞官离城,结果突遭横祸,落了个家破人亡。

    郭延义微微摇摇头,这些话,不该问出口。

    曾葆华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又坐了回来,对闻、郭两人道:“我等商议过,兵分两路,一路由我领着,去燕赵会馆,打探徐官人的讯息。一路由小乙带着承恩去寻一处住所。闻先生,郭兄弟,你们意欲如何?”

    闻师道和郭延义心里明白,另一路找住所的同时,只怕要去打探退路,确定如东门外小树林的临时撤退点。人家是太行山十三连环寨出身,每到一地,必定会把退路摸清楚。何况这神都洛阳,满街都是官衙的耳目,不得不小心。

    “某/在下愿随华哥儿去燕赵会馆。”闻师道和郭延义异口同声道。

    燕赵会馆在庆丰坊里,是一座三进的大院子,大门口挂着一块匾额,上书“燕赵会馆”四字,落款写着“可道书”。

    可道?嘿,看来真的是找对地方了。曾葆华看了一眼,上前对门子拱手道:“我乃蓟州渔阳人,唤作曾十三郎,前来寻访一位故旧前辈。”

    门子看到曾葆华年纪虽轻,又衣衫普通,但器宇轩昂,身后还有数人,似为随从管事,疑为世家子弟,也不敢怠慢,连忙拱手回礼道:“曾哥儿请进门房稍坐奉茶,小的去请管事来。”

    曾葆华等人坐了半柱香,只见一位四十开外的男子匆匆赶来。

    “老拙范四,见过曾十三郎。”

    “范丈人见礼了!”曾葆华起身还礼。

    寒嘘一番后,范四问道:“敢问十三郎寻的哪一位故旧长辈?”

    “姓徐讳守中,涿州范阳人士,曾任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只是河北动荡,久未通音讯,所以我不知徐先生近况如何,还请范丈人指点一二。”

    “徐官人啊,老拙知道。徐官人六月时迁为秘书监,礼部侍郎,不过听说上月奉诏出京了。”

    “奉诏出京了?不知范丈人知道是何公事?几时能回?”

    “这个老拙就不知道了。”

    怎么这么不巧啊!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进得洛阳城,徐叔却奉诏出京了。不过也是没办法,联络中断了一年多,徐叔也不知道山寨形势越发险恶,而老爹在自己的苦苦相劝下,终于认清现实,答应走招安的路子了。

    曾葆华沉吟一会,又问道:“不知范丈人知道徐先生府邸在何处?十三郎身为晚辈,当要去徐府投贴谒拜。”

    “这个老拙知道,徐官人府邸在长丰坊东三里,离这里不远。”

    “谢过范老丈。”

    走出燕赵会馆,曾葆华跟闻师道略一商量,还是先去徐府看看再说。这时,一直在会馆门外的杨崇义上前来,对曾葆华低声道:“华哥儿,那两个可疑之人一直在附近徘徊。”

    刚才来燕赵会馆时,路上有两拨人,行迹可疑。经验丰富的曾葆华一伙人当时就知道是有人盯梢了。

    听了杨崇义的话,曾葆华的眼角忍不住跳了跳。这回下山,请白七爷看过日子了啊。大吉大利的日子和时辰,为什么偏偏这般不顺啊。路上艰辛多舛不说,这才进洛阳城,东南西北还没分清楚,就被人给盯上了。难道自己一行人相貌出众,气宇不凡,一来就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扯蛋!他隐隐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沉住气没说。

    “是一伙的吗?”曾葆华低声问道。

    “不像是一伙的,其中一个似乎盯梢的是另一个人,反倒不是我们。”

    “崇义,进忠,你二人待会把盯我们的那家伙收拾了。问清楚来路,然后绑了丢在偏僻处。”曾葆华交待道。

    “另一个呢?”

    “那人不知是敌是友,先不要招惹。我们身处洛阳城,尽量少惹是非,免得招来公人官差。”

    “晓得了。”

    曾葆华跟闻师道、郭延义故意在坊间巷道转来转去,不一会,杨崇义和夏进忠就悄然消失了。再转了两个巷道,后面的尾巴也不见了。等了一会,杨崇义和夏进忠跟了上来。

    “华哥儿,问清楚了,是东城普记武馆的人。”夏进忠微皱着眉头道。

    “普记武馆?难道是这里的帮会?”曾葆华的眉头也皱起来了。

    而今这世道,习武成风。学些武艺傍身,不至于死得那么脆生。所以各州县城里,多有武馆,教授拳脚棍棒和弓箭。洛阳城是天下之都,肯定也有不少。曾葆华也知道,这种武馆,多半是地方一霸,背后有着极其复杂的关系。

    难道是自己一伙到洛阳城没有立即拜码头,就被他们给盯上了。不可能啊,天下哪有这么大的规矩,也没有哪家帮会有这么大势力和效率。才进城不到半天,就无缘无故地被他们盯上了。

    “华哥儿,那厮交待说,普记武馆的馆主叫普三郎,棍棒了得,笼络有教头二十几人,收得徒弟数百人,是东城一霸。我问了一句,跟东门的乞丐有关系没有?那厮说,东门外方圆三十里的乞丐头子都拜在普三郎门下。”杨崇义补充道。

    曾葆华心里一愣,立即想起一人,南华观的乞丐首领。闻师道、郭延义的目光也转了过来,他们也想到了。

    “动作挺快的啊。”曾葆华摸着下巴说道。

    “他们是地头蛇,肯定有专门的讯息传递途径。”闻师道说道,“只是另一人的来历...”

    “那人见我俩把普记武馆的人一收拾,扭头就走,混入人群找不到了。”夏进忠无可奈何地说道。

    “武德司的人?”郭延义猜测道。

    “武德司,是什么衙门?”燕小乙好奇地问道。

    “武德司为官家耳目,专司刺探文武百官私弊,以及京畿地方,它们不会管这等闲事。而河南府的官差公人就算要管,也会亮明身份上来查办,不会行此鬼祟之举。”闻师道说道。

    曾葆华先是也被吓了一跳,居然被五代十国版的锦衣卫给盯上,自己没这么好彩吧。又听了闻先生的分析,这才放下心来。确实,人家专管大事,那有闲工夫盯自己这些小虾米?

    “那会是谁的人?”

    既然不是武德司和河南府的人,那又会是哪路人马呢?普记武馆的仇家?众人疑云纷纷,都在那里感慨,这洛阳城不愧是天下神都,形势好复杂啊。

    “暂且不管他,某等先去长丰坊谒拜徐府,搞清楚徐先生的去向再说。”曾葆华想了一会,最后决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