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六章 清河逶迤贯旧京(二)
    闻师道的脸由铁青慢慢变回常色,又开口问道:“华哥儿找得哪位旧识?”

    曾葆华没有答话,眼睛却瞟向了坐在旁边的郭豹子。他嘿嘿一笑,起身坐到另一张桌子上,跟戴承恩攀谈起来。

    真识趣,有眼力劲。人家闻先生已经表明态度,愿意跟随,一块搭伙过日子奔前程。你小子还在这里装傻,还要保持着超然的姿态,机要事当然要避开你了。

    这时曾葆华才开口道:“姓徐名守中,字知节。”

    “是他?!”

    “闻先生认识徐先生?”

    “徐知节徐先生自小聪慧,少年以神童名满范阳,后来成了河北名士。某听说,刘守光兵败之时,他与沧州冯公(冯道)一起出奔了太原,归于先皇麾下。”

    “正是。家父也是两年前偶然得知徐先生做了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现居何职,府邸何方,却是不知。”

    “而今政局波谲云诡,华哥儿贸然入神都,难道没想过徐先生可能因为是先皇旧臣而坏了事?”闻师道问道。

    “当今文人,像先生这般刚烈的,不多了。而且徐先生一向持中秉正,不结党营私,何惧之有?”

    曾葆华似笑非笑地说道。徐叔可是跟冯道混的,这位可是祥瑞啊,绝对会平安无事的。

    闻师道却听成了另外的意思,僵硬的脸微微一抽,不知是哭还是笑。也不再追究这个问题,开始帮忙出主意找人。

    “徐官人是河北名士,可去城中燕赵会馆问问,应当知道的。”

    “多谢先生指点!”曾葆华大喜道。

    洛阳城这么大,他们一时半会真不知从何找起。总不能见人就问吧,这样瞎找的话,不出半日,官差就要找来了,那就麻烦了。

    看到曾葆华和燕小乙等人聚在另一桌,嘀嘀咕咕地议论着,又坐回来的郭豹子注视了一会,忍不住低声问闻师道。

    “先生知道他们来历吗?”

    “知道,应该是太行山下来的。”闻师道不动声色地答道。

    “嘿嘿,先生心里透亮着。我跟太行山那伙人打过交道,知道些底细。华哥儿应该是太行山猫爪山寨的,号称燕山营。”郭豹子身子向前微微一探,继续说道。

    “燕山营?就是当年在蓟州以东的燕山结营自保,与契丹骑兵血战十数次,帮助周太师(周德威)守住幽州城的燕山营?”闻师道脸色微微一变,惊问道。

    “正是他们。”郭豹子的眼睛里透着难言的精光,愤然道:“当年契丹围幽州城二百余天,要不是燕山营数万男女老少在蓟州的玉田、遵化与敌连番血战,牵制策应,周太师怕是等不到官家(李嗣源)和符尚书令(符存审)带援军赶到。”

    “谁知到了天佑十八年,伪梁成德节度使张贼(张文礼)据镇州(正定)叛乱,朝廷派兵进剿,却连陨陇西郡王(李嗣昭)、李太尉(李存进)等重臣名将。河北动荡,符公自幽州出师招讨,为绥靖后方,听信小人谗言,偷袭了燕山营。北疆柱石,一夜间化为乌有。”

    “呵呵,朝廷不就是一向如此吗?狡兔死,走狗烹。数万义士,只余三千老弱,没入太行山。听说他们毁家迁走时,齐声悲歌,‘今日的万缕英魂,昨日的半壁长城。’闻者无不涕然泪下。”

    说到这里,郭豹子双目赤红,身子在微微发颤。

    “符公听闻后,斩了那进言的小人,并哀叹道,‘吾征战半生,功勋无数,却难赎燕山营之罪过。’”闻师道默然了一会,最后幽幽地说道。

    “可是有什么用?人死能复生吗?忠义之士,没有死在敌军阵前,却亡命于自家手里。”说到这里,郭豹子已经是咬牙切齿。

    闻师道看着他,突然开口问道:“郭壮士出自代州,与代州故赵郡公郭君(郭崇韬)有亲吗?”

    郭豹子愣了一下,默然不语。

    闻师道继续说道:“郭公在蜀地遇小人残害,其五子分别蒙难,听说仅余两幼孙,由郭公夫人在北都(太原)抚养。”

    说完,他盯着郭豹子不再做声了。

    郭豹子低头无语一会,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我乃郭公外甥,原名贺传庭。亲父为绥州人士,原本永安军马军指挥使。在某幼年时,征讨云蔚州吐谷浑部殉职了。家母为郭公亲妹,没几年也病故。郭公收我为义子,赐名郭延义,后为亲军牙将。”

    “我随郭公征蜀,蒙难时奉命护送四哥延说回洛阳,向先皇诉冤。谁知道我等千辛万苦潜回洛阳,先皇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斩杀了延说兄长。我当时身负重伤,被留在渑池,逃过一劫。伤好后,我心中郁愤,一直在洛阳城附近厮混。”

    “你想伺机袭杀中官李从袭?某闻中官向延嗣前月奉诏去北都公干,途中遇贼横死,还丢了首级,可是郭壮士所为?”

    闻师道知道郭崇韬蒙难的过程,其中主使人有先皇的刘皇后,已经被官家赐死了;先皇皇子魏王(李继岌),率征蜀大军回师,途中闻得兴教门之乱,先皇驾崩,大军一夜溃散,窘迫之际在渭南自杀。还有在中间挑拨离间,最坏的中官阉人,马彦珪、向延嗣和李从袭。马彦珪在渭南死于乱军之中,向延嗣和李从袭却是逃回了洛阳,继续在内侍省做中官。

    闻师道见郭延义盯着自己,却一直没有答话,心里已经明了,叹息道:“郭壮士,乃义士。乱国阉贼,人人得而诛之!”

    郭延义的脸色缓和下来,徐徐说道:“李贼一直藏在宫中,不轻易出来,我难寻其踪迹。今日借机一同进城,就是想访一访这阉贼的讯息。”

    “也罢,此等血海深仇,不可不报!何况郭公乃朝廷柱石,无辜蒙难,天下义士,谁不扼腕叹息?在下愿助郭壮士一臂之力!”

    “郭某谢过先生大义!”郭延义面带喜色地拱手道。

    两人转头,看向那一桌。只见曾葆华在那里低声说话,时不时在桌子上比比画画。其余四人听得聚精会神,连连点头。

    “这四人虽不过十五六岁,却有猛将之资。华哥儿实为首领,颇有大将之风。难怪当年燕山营能屹立燕赵,庇护幽蓟诸地。”郭延义久在军中,见多识广,看得出燕小乙等人是从小受过某种训练。

    “故武宁军节度使元行钦元君,郭壮士可曾耳闻?”闻师道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