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四章 哀戚黯黯河南路(四)
    曾葆华盯着闻师道看了一会,想从他脸上看出原因来。

    只是那张无喜无悲,甚至无生死的脸上,什么都看不来。可能是在试探自己吧。怎么回答?管它了,依着本心来吧。

    曾葆华摆摆手,不以为然道:“先下手为强?先生此言过激了。我等又不是神仙,这世上的事,岂能件件预料得到?还不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再说了,做人做事要有底线,我不能因为明天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就痛下杀手吧。”

    闻师道脸上还是那个死人样,往背后的墙上一靠,闭目养神起来。长毛男捋了捋跟麻花没啥区别的毛发,开始捉掐起身上的虱子来。

    燕小乙嘿嘿一笑,轻轻踢了杨崇义一脚,“义哥儿,待会我俩演一出好戏,可得精神点。”

    “小乙哥,你瞧好了。”杨崇义信心满满地说道。

    夏进忠却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我年纪大,做事也稳重,华哥儿为什么不选了我。”

    “因为你话多,怕误了事。”戴承恩在一边嗡嗡地说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夏进忠狠狠地说了一句。

    乞丐首领被暴打一顿后,很快又恢复原状。只是不再咋咋呼呼了,小心翼翼地避着这边。曾葆华也不想节外生枝,见他暂时老实了,也不去多管。两边相安无事。

    下午燕小乙和杨崇义故意在神仙石那里盘桓,把乞丐首领紧张地不行。可又不敢出声训斥驱逐。看着两人在神仙石上爬上爬下,确实没有找到可以落脚睡觉的地方,骂骂咧咧地离去。乞丐首领这才松了口气。

    他趁着黄昏时分,众人不注意,悄悄到神仙石转了一圈,在某一处摸了摸,这才放心地回去。这一切却被燕小乙在暗中看得明明白白。

    因为有曾葆华等人在一边虎视眈眈,乞丐们不敢再叫难民女子来唱曲。没有这等娱乐活动助兴,他们胡乱吃了些东西,早早地就睡下了。乞丐首领也在无声的骂骂咧咧中回到他的专属位置,裹着一床破被子睡着了。

    虫子还在那里叫着,仿佛只有它还有余力,在这清冷的世间发出自己的声音。除此之外,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夜色已深,曾葆华静听了一会周围人的呼吸气息声。这是做贼,嗯,做探子的基本功。真正入睡还是假睡,可以听得出来。

    确定都入睡了,曾葆华睁开眼睛,伸脚轻轻地踢了踢旁边的燕小乙。然后一个传一个,大家都起来了。

    夏进忠先走进夜色,站住神仙石与道观大门之间。燕小乙向曾葆华点点头,带着杨崇义悄声摸进夜色里,直奔神仙石。曾葆华和戴承恩待在原地,密切关注着乞丐这边。

    突然间,神仙石那边传来细微的声音。曾葆华心里一咯噔,知道不妙。燕小乙做事稳重,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闹出动静。声响越来越明显,都能听到棍棒的破风和交击声。曾葆华一拍戴承恩的肩,往神仙石一指。他马上动身,上前去接应。

    曾葆华却一转身,猫着腰借着墙脚掩护,潜行到乞丐首领“专属地”,埋伏在那堵残墙后面,伺机而动。这时,从另一边钻出一个黑影,把曾葆华吓了一跳,握紧的棍子差点就当头抡过去了。

    “你?!”曾葆华看清楚了来人。就是那位毛发结成团,下午刚啃了条狼腿的长毛男子。对方也看清楚了躲在暗处的曾葆华,先是一愣,随即指了指还在呼呼大睡的乞丐首领。见到曾葆华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了。

    “直娘贼,你们这帮没卵子的家伙,敢暗算你爷爷!”夏进忠突然大叫一声,彻底打破了南华观的寂静。

    有人从外面摸进来了?今晚有另一伙人来这里发财?一个破道观,难道藏有什么宝贝?居然这多人惦记着。曾葆华一边腹诽着,一边继续密切关注着乞丐首领。

    他从梦中突然被惊醒,下意识地往神仙石那边看过去。那边已经噼里啪啦打开了,乞丐首领脸色一白,忍不住骂了一声,往旁边一滚,再把垫在身下的席子和麦秆一扒,露出砖铺的地面来。

    乞丐首领用匕首飞快地撬开四块砖,露出一个坑,从里面掏出一个木盒子。他还没来得及舒一口气,曾葆华的闷棍就飞了过来,砸在他脑袋上。乞丐首领非常想扭头过来看清楚,暗算自己的小人是谁。可是这一棍太重了,他眼睛一翻白,非常不情愿地昏死过去。

    曾葆华把盒子一卷,迅速消失在夜色中。长毛男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乞丐首领,嘿嘿一笑,算你倒霉,太行山连环十三寨,那是打家劫舍的行家。你撞他们手上,只能财去人安乐。

    笑罢,长毛男子也是身子一闪,消失在夜色中。

    听到动静的乞丐众也被惊醒了,有几名心腹正过来要请示下。这兵荒马乱加黑灯瞎火的,当然是安全第一,凡事先听头的。可是首领却昏死在地上,几个心腹互相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立即缩回到人群中,与普通乞丐一样。

    曾葆华冲到神仙石时,已经把木盒子背好了,拧着棍子在夜色里吹了几声鸟叫:“啾啾—啾啾啾…!”

    “啾-啾-啾啾啾!”

    听到回应,曾葆华心头一愣,点子这么硬,燕小乙和杨崇义都招架不住了。

    “啾—-啾—啾—!”曾葆华吹响了撤退的口哨声,然后在那里等着。不一会,戴承恩拉着骂骂咧咧的夏进忠先退回来了。只见他满脸是血,左手胳膊搭拉着,应该是吃了不小的亏。

    燕小乙和杨崇义接着也退了下来。他俩身上有好几处伤痕,燕小乙的左眼窝子更是乌黑一团,应该是吃了一黑拳。

    “先撤到小树林里去,”曾葆华急促地说道,“承恩,你去把闻先生一起背走,在小树林碰头。快走,我和小乙断后。”

    几个人也不多话,马上借着夜色各自行动起来。

    “没跟上来?”

    曾葆华等了十几息,见到对面的黑夜里再没有了动静,便奇怪地问燕小乙道。这伙人居然没有乘胜追击,难道得手了?这也说明,这伙人今夜的目标不是自己。这让曾葆华舒了一口气。

    “他们也是奔那些财物去的。”燕小乙低声道。

    嘿,难道乞丐首领偷了公主家的金马桶,然后被找到这里了。

    曾葆华听到几声口哨声远远传来,是夏进忠他们三人已经离开南华观的信号。

    “走!”不敢久留的曾葆华带着燕小乙跟着脚也离开了。

    过了一会,恢复平静的整个南华观只听到那几个心腹在焦急地叫唤着:“首领!首领!”

    想必是这几位见到风平浪静了,也就冒了出来。

    曾葆华和燕小乙很快就到了小树林。这里位于南华观和洛阳城东门之间,离官道有段距离,平时很少有人来。是曾葆华一伙决定暂居南华观时,四处打探后定下来的撤退点。

    曾葆华两人赶到时,夏进忠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燕小乙见他这模样,气不打一处来,踢了他一脚,这才闭嘴老实了。

    “你怎么也在这?”曾葆华惊讶地问长毛男子。

    “我去背闻先生,发现他在那,也要背着闻先生走。见了我,就一起过来了。”杨崇义答道。

    长毛男子抱拳道:“我没看错人,你们还有一份义气在心口。我叫郭...,郭豹子,代州人士。”

    姓郭?代州人士?被放下了的闻师道忍不住细看了一眼长毛男子,微微地点了点头。

    曾葆华这才有空问情况,“小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刚摸到神仙石那里,正要起货,结果那里埋伏了几个人,都是高手,我们一时不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幸好他们只要那些货,不要我们性命。而且他们也怕引起众人注意,所以没敢下毒手。某等在黑夜里瞎打了一通,听到华哥儿的哨声,就伺机先撤了。”

    杨崇义在一边说道:“那些财物是两个包袱,打斗中被散落开了,我趁乱摸了几件,都在这里。”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几样东西来。一件缀着颗珠子的玉簪子,一件铜锡鎏金酒壶,还有一枚虎钮铜印,年岁已久,但印文还是可见:“唐左骁卫将军”。印体旁边还有一行铸文,“奉镇松漠”。

    似乎是一个官职称呼。只是前唐坏事后,朝堂黯晦,藩镇横行,大肆卖官鬻爵之下,各色官职满天飞,左骁卫将军听着很唬人,但实际上是很泛滥的一个闲散官职,根本查不出到底是哪一位官人的印。只是它比较特殊的就是铸文中有“松漠”二字,前唐有个松漠都督府,是安置契丹部的羁縻都督府名。

    曾葆华一时也看不出个究竟来,脑子随即想起另外一个问题。

    到底是什么人也在打那乞丐首领隐财的主意?他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目的何在?肯定不是为了乞丐首领隐匿的这点浮财,多半是另有隐情。只是现在没法去深究这些了,还是先顾着眼前的事。

    夏进忠在一旁嚷嚷道:“白折腾了。这些玩意守城门的军汉绝不肯收的。他们眼里除了铜钱布帛,什么都不认。”

    燕小乙这回难得没有反驳,也一并皱着眉头说:“这些破玩意须要换了铜钱才行,去哪里换?附近只有洛阳城里才有典当铺。没有铜钱我们可进不了洛阳城。”

    杨崇义满脸沮丧,差点丢了性命,结果抢了这么些无用的东西。戴承恩看向远处巍峨的洛阳城,最后恨恨地说道:“实在不行,我等杀进去算了。我来开路和断后。”

    “你个棒槌,比我还傻,这是神都洛阳,可不是太行山下的盂县、平山这样的小县城!杀将进去?只怕还没挨到城门就被乱箭穿心了!”夏进忠阴沉着脸嚷嚷道。

    闻师道和郭豹子没有做声,只是转头看向曾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