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四十九章 百战铁衣空许国(二)
    “进忠兄弟没了。”吴宝象含着眼泪说道,“他跟不四兄弟冲在最前面,正巧遇到了那个狗贼王指挥使。进忠兄弟拼死杀散了他的亲兵,然后一刀枭了他的脑袋,还夺了他的腰牌。只是进忠兄弟和不四兄弟被那厮的亲兵反噬,身负好几处致命伤。等我和不三兄弟杀过去,不四兄弟已经绝了气,进忠兄弟把那王指挥使的腰牌递给我后,也没了。”

    “进忠拿到的那块王指挥使的腰牌,成了建雄军假扮山贼,劫杀内侍中官的罪证。高太保就是以此为据,上报洛阳,同时权宜行事,出兵建雄军弹压。”杨崇义接着说道。

    “华哥儿,你拿到的那块王都头的腰牌,被李使君要了去,也作为证据呈报洛阳。有高太保和李使君两位结据上报,你不用担心失职之罪。”姚念千金在一旁安慰道。

    “失职之罪?!我才不去管他娘的失职之罪,我只知道皇觉寺之变,我痛失了两个好兄弟。他们叫戴承恩、夏进忠!”

    “没了,他们就这样没了!”曾葆华满脸是泪地低声嘶吼道,“我们从燕山到太行山,从河北到洛阳,从不及一把长刀高长到七尺男儿。我们躲过了契丹人的铁蹄骑射,躲过了河北乱兵的长枪横刀,最后却因为洛阳城里他娘的的冷枪暗箭,把命丢在了晋州!”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扬善除恶,唯我光明!”杨崇义喃喃地念道,已经是泪流满面。

    屋里一片寂静凝重,众人心中满是悲愤却又无可奈何。在这鬼世道里每前进一步,都需要用血汗和性命去填。

    过了几天,曾葆华与杨崇义、吴宝象、杨井水四人逐渐康复。几乎没有受什么伤的燕小乙和郭延义两人高兴不已。

    “华哥儿,我大仇得报,了无憾事。我这条命,就卖于你了。”这日,郭延义坐在床边,扭捏了半天,突然开口对曾葆华说道。

    还没等曾葆华回答,郭延义继续说道:“不过你得先给我两百贯钱。”

    “啥?两百贯钱?”诧异的曾葆华不明就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用两百贯钱把自己的性命卖于自己,明码标价,两不亏欠?

    “嗯,”郭延义低下了头,黝黑的脸难得浮上一层羞红,“我要这钱去娶婆娘!”

    “啥?”

    坐在一旁的燕小乙开口解释:“华哥儿,是这样的。我跟豹子哥从皇觉寺南下绛州,绕了一段路,正好路过羊角山。我们在山下十里庄休息了一会,因为要避开官兵,所以踪迹鬼祟了些。结果被庄里桓家姐儿当成了盗贼...”

    “豹子哥跟桓家姐儿交手了?赢了输了?”曾葆华一听老好奇了。

    “开始时不分胜负,等到我占了上风,她兄弟闻讯赶来。入娘贼的,她居然有五个兄弟,各个拳脚棍棒了得,我双拳难敌四手。嘿,这可不止四只手,十只手了。我当然打不过了。”

    “后来误会解除后,桓家兄弟还给我们赔礼了。只是豹子哥对桓家姐儿看上眼了,吃饭之时居然提出要娶桓家姐儿为妻。华哥儿,你是不知道啊,当时我尴尬得恨不得在地上挖出一道缝钻进去。”燕小乙在一旁说道。

    想不到你郭豹子还是个受虐狂,被个女子用棍棒收拾了一顿,你就喜欢上了!难道想着以后天天被她收拾。

    “老郭,你是被这桓家小娘子打服气了?”曾葆华笑呵呵地问道。

    “屁!我是看她胸挺屁股大,好生养。我这命是卖给你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老天收了去。所以赶紧娶妻生子,多生几个。老贺家要继嗣香火。义父有孙子在世,香火延续不担心。不过我要是有多子,其中一个承姓郭,也算报答了义父把我抚养成人的恩情。”

    燕小乙在一旁接着郭延义的话说道:“桓家老丈还有几分涵养,没有当场发作,只是说,你拿两百贯钱来,我就把女子许配给你了。”

    这明显是推辞之言。当时这两人在逃命,那有什么两百贯钱?桓家老丈就是用这话当借口,让郭延义绝了这个念头。没想到他还就当真了。

    “老郭,娶妻生子,这是好事。不过我身上也没有钱。咱们的积蓄都在洛阳城家中。这样吧,等我们稍事安稳,就派人去洛阳城取钱,然后把这事操办起来。”曾葆华想了想说道。

    “好!就这么办了。憋了这么些日子,今天说出来了,真是痛快!”郭延义一拍燕小乙的大腿,把他拍得嘴巴都裂开了,自己却哈哈大笑起来。

    又一日,救命恩人李从珂突然造访。

    “姚小娘子,受惊了!”李从珂先对姚念千金拱手道,“上次惊闻姚府突遭祸事,我叫好友四处打探,寻访消息,打听你的下落。可惜,此事是安枢相一手操办,他一向视我为眼中钉,出手相帮,反倒会坏了事。只好请托好友暗中寻访,好护送小娘子出险。”

    “想不到安排你们一行混入到安置北都的内侍中官队伍中,却是害了你们,小娘子险遭不测。念及此,李某心中愧疚,无脸去见万年兄弟。”

    听出来了,这姚家跟李从珂这些军中宿将的关系密切,要不是他们中间有人通风报信,姚小娘子主仆也跑不出来。要不是他们暗中协调,那些最势利不过的内侍高官们怎么会轻易答应包庇?

    想想也是,陇西青唐乱了多年,与中原基本上绝了往来;漠南辽东,现在被契丹控制住,良马虽有交易,但一直被严格控制。如此一来,云中、蔚州和河套居延海等地,就成了战马的重要来源地。而控制优质马源的姚家,自然会受武将们的欢迎,关系肯定好。

    “使君客气了。要不是使君鼎力相助,我等在洛阳城就已经丧命!我姚家合府上下,谢过使君高仁大义!”姚家小娘子拱手道。

    “客气了!”李使君转向曾葆华,盯着他问道:“曾县尉,身体可好些了?”

    “好多了!下官谢过李节帅的救命之恩。如非遇到李节帅,又得节帅延请医师,细心诊治,下官早就伤重一命呜呼了。下官这条命,是节帅给的!”

    李从珂默默地听着,挥挥手道:“你我也算旧识,再说了,你也是奉公差的同僚,出手搭救是应该的。”

    客气了几句后,李从珂突然森然问道:“曾县尉,此次皇觉寺之变,你看出什么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