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四十五章 寒风刺骨飞暗箭
    曾葆华摸了摸后脑勺,答道:“我本来想去打听路的,可是看到自己这样子,怕吓着人家,又或者招来乡兵弓手。就悄悄寻了一户人家,摸了一套衣服,在僻静处洗漱换了,这才出去打探消息。正好遇到两个行商,问到了这是霍家村,属于慈州吉县地界。东北方向四十里是太安镇,向西二十里就是黄河。那边有个野渡口,现在是冬季,水枯河浅,应该可以送我们过去。”

    “又想着你还穿着内侍黄门的衣服,不仅破烂,还引人耳目。就跑去找了地保里正家,用银稞子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还有一些干粮吃食。一来二去的,耽误时间了。”

    听了曾葆华的解释,姚念千金接过他手上的衣服,展开一看,是男装,内衣袄袍褶绔,整个一套都齐全。

    “我觉得你现在继续穿男装还是方便些。”

    “嗯,”姚念千金应了一声,却没有动作。曾葆华一拍额头,“这里僻静无人,我出去帮你放风,你放心换衣吧。”

    换好衣服,又吃了些胡饼,两人继续行走。由于担心有意外,曾葆华专挑山野僻静的小路走。

    深冬的河东,山零树秃,一片萧索景象。天色惨淡,寒风刺骨,前面的山路又崎岖难行。

    偶尔看到一个羊倌,裹着单薄的衣袄,赶着几只跟他一样羸瘦的山羊,在寒风中满山寻找星星零零的枯草。找到一处,山羊们就凑过去,用嘴巴拱,用蹄子翻,刨出泥土下的草根来,然后互相争抢着。

    这世道,还是做畜牲好。虽然有的吃就吃,等着那天就被宰了,可没有那么多烦恼。

    翻过一座山梁,曾葆华突然伸手拦住了姚念千金。

    “怎么了?”

    “不对劲,我总觉得有人在远处窥视我们。”

    “窥视我们?你发现哪里异常了?”姚念千金站直身子,向周围看了一圈问道。

    “我也说不出来,只是直觉这么告诉我的。”曾葆华摇摇头说道。

    “直觉?”姚念千金不以为然地笑了,“建雄军要是追上,早就大张旗鼓地杀过来了。既然如此,谁会窥视我们?这里的山民?还是这里的盗匪?你怕是做山贼做久了,疑神疑鬼惯了?”

    相处了半天,姚念千金似乎恢复了常态,又开启了与曾葆华斗嘴的模式。

    曾葆华郑重地说道:“我七岁就披甲持锐,跟契丹狗...狗腿子、乱兵和盗匪死战,十三岁又跟着族人迁入太行山,然后在河东河北各地乞活。要不是我这直觉,早就跟那些族人同伴一样,骨头都化成渣了。”

    姚念千金愣了一下,她眯着眼睛看了周围一圈,还是没有看出什么来,但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忧虑。

    “我们快些走吧,过了黄河就安全了。”

    “好!”

    又走了几里路,曾葆华忍不住又四处看了看,“奇怪了,怎么那种窥视的感觉居然消失了?”

    姚念千金脸上的忧虑更重了,她左右看了看,幽幽地说道:“在我们草原上,有一种人,可以跟着你的气味追踪你,就算是再狡猾警惕的野狼,也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他就叫达翰昆沁。意思就是风一样的猎人。他除了追猎之外,更厉害的是能够埋伏在猎物要经过的地方,悄无声息地给予致命一击。”

    “契丹人?”曾葆华刚开口说话,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从尾椎处冒起,他下意识地向旁边一移,挡在了姚念千金的身前。一支箭矢嗖地飞来,正中他的左肩。

    曾葆华忍住疼痛,拉着姚念千金往路边的山凹里一躲。等了几十息,从前方两边的山梁站起四个身影,而从身后的山路上,也出现了四个身影。

    他们穿着一身当地山民的服装,相貌却异于中原百姓,满脸凶光,恶狠狠地盯向这边。

    为首的那个瘦高男子,手里持着木杖,高声地喊道:“苏支梅洛,我无比尊重的苏支梅洛!你是尊贵的痕德堇可汗的孙女,更是纳质奥神姑的传人。你身上流着高贵的皇族血统,是神指定的下一代萨满奥云根,也是月圆之日,草原奥来那楞的主持人。你应该享受着草原万民的崇敬和供奉,为何要躲在这异族他乡,做着与你身份不符的事情?”

    “谢谢你,巴可木大勃额,我已经从那支能要我性命的箭矢里,体会到你对我的尊重!”姚念千金毫不客气地回答道,“就是你们这样的尊重,才让我不得不从草原上躲到了这里。因为你们这些人,连同灵魂,都被耶律家收买。”

    “不,我们不是被收买,我们只是顺从神的旨意,归附了神指定的草原之王,贤明英武的契丹和奚人之王,耶律阿保机。”

    “神的旨意,为何我没有感受到?长生天和大地女神的旨意,只有萨满奥云根才能领悟到,我没有领悟到,怎么你却领悟到了?我尊敬的巴可木大勃额,你什么时候变成了圣洁的处子,拥有了萨满奥云根的神通?”

    姚念千金还是这般嘴尖牙利啊,曾葆华听了后,暗暗摇头。我都斗不过,你个糟老头怎么斗得过,不要像王朗那样,斗到最后吐血三升而亡。到那时候就不要说我们年轻人不讲武德啊。

    看到曾葆华脸上的神情,姚念千金低声问道:“你听得懂契丹语?”

    “我七岁时就跟契丹人干仗,当然听得懂契丹话了。”

    姚念千金脸上闪过一层浮霞,恨恨地说道:“既然清楚了我的身份,那你要不要猜一猜,如果他们知道你昨晚对我做的事情后,会如何处置你呢?”

    “如何处置?”

    “削骨剥皮,点天灯。”

    “反正就是没活路呗。”

    “呵呵,知道就好,现在后悔了吗?”

    “我做事从不后悔。既然如此,我弄死他们几个好了,那就没人知道了。”

    “弄死他们?刚才射了你一箭的是位达翰昆沁,其余的六个随从,应该都是皮室军虎熊勇士。”

    “皮室军的虎熊勇士?你个小娘皮,怎么不早说?!”曾葆华收起准备伺机发作的铁枪,抓起姚念千金的手,连滚带爬地冲下山坎,然后顺着山沟一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