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四十一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四)
    “你们怎么只想死?要是大家伙都死了,那戴承恩、姚铜梃,还有这些民壮兄弟,岂不是都白死了。”

    “现在已是绝境,刀枪损失殆尽,箭矢也没有了。吃的喝的也丢得干干净净。只有死战一场,跟他们同归于尽。”曾葆华朗声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姚家小娘子不耐烦地打断了曾葆华的话,“用不着急着去死。现在天色将黑,我们不如筹划一番,谋个生机。”

    “你先说说。”

    “先派出一波人,趁夜从正面突击,然后另一部分从后面陡坡潜下去,另分一路突围。”

    “我还以为是什么神机妙算,这计谋不仅我能想到,山下的那位指挥使也能想到。在后山陡坡附近,肯定埋伏着一队兵马,等着我们出去,到时...”

    “听我说完!”姚家小娘子呵斥道,“后山这陡坡,我们再分两拨人。第一拨选身形相近的人,假装我两人,吸引贼军注意。最后,你和我再悄悄从陡坡潜下去。”

    “好主意!”杨崇义等人眼睛一亮。

    苦战这么久,山下的贼军也看出曾葆华和姚家小娘子是首脑人物,也记住了两人身形。到时候肯定是重点追捕两人。先正面大张旗鼓地突围,再后面陡坡悄悄突围,虚虚实实,贼军肯定会被吸引过去。到时候曾葆华和姚家小娘子再悄然出逃,肯定能行。

    “可以,到时你一个人潜逃就好了,我带着人从正面突围,更能吸引贼军注意。”

    “不行,华哥儿,你必须听姚家小娘子的计策,等我们两边出击后,跟她一起潜逃。”杨崇义焦急地说道。夏进忠、杨井水和吴宝象也齐声劝道。

    曾葆华却冷冷一笑,“你们叫我抛下同伴兄弟们,休想!”

    “华哥儿,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就当即死在这里!”杨崇义举着一把手刀,青筋毕现地说道。夏进忠也喘着气道:“华哥儿,你要是再不听劝,我跟崇义先死在你前头,跟承恩在黄泉路上一块等你。”

    杨井水和吴宝象互相扶着,摇摇晃晃站起来,手里的横刀已经说明一切了。

    这时姚家小娘子在旁边说道:“苦战了一天,我们疲惫不堪,山下的贼军也精疲力竭。如果我们分头突围,他们措不及防,说不得胜算更大。”

    看着杨崇义四人眼里坚定的神情,曾葆华默然许久,最后点头答应了。

    “我打头正面突击吧。”夏进忠第一个说道。

    姚家小娘子点了点头,安排道:“杨崇义,你跟华哥儿身形相似,可假扮他;杨井水,你身形跟我最相近,可假扮我。其余的人,谁正面第一波突击,谁后面陡坡第二波突围,自行决定吧。”

    “我跟进忠哥投缘,就跟着他一块正面突击吧。”吴宝象嘿嘿一笑,说道。

    “刚才我兄弟俩一直保护姚家小娘子,留有余力。正面突击不是要打得热火朝天吗?我们正好派上用场。”姚不三、姚不四对视一眼,说道。

    “那就这样了。铁杵,同书先生,你们同杨崇义、杨井水一同在陡坡第二波突围。大家可以准备了,天已经黑起来了。”

    大家开始忙碌起来,杨崇义和夏进忠把戴承恩等人掩埋后,走到曾葆华跟前,递过去三枚铜牌,“这是我俩和承恩的牌子,记得带回山寨去,跟英烈们的摆在一起。”

    “承恩的我会带回去,你们俩的,我暂时保管,到时自己来取。”

    杨崇义和夏进忠笑了笑答道:“再说吧。”

    杨井水走了过来,勉强笑了笑,说道:“华哥儿,我家住陈州项城蔡口镇甜井村。家里还有老娘和弟弟,为了养活他俩,我六七岁就净了身进宫。这十来年,我一直想着攒点钱,接他们到洛阳城来,过几天太平安稳日子。”

    “华哥儿,你回了洛阳城,还请派人到陈州去,接了我亲娘和弟弟,让他们过几天能吃饱饭的日子,井水给你磕头了!”

    曾葆华扶起磕头的杨井水,笑着说道:“你亲娘和弟弟,我自会派人去接到洛阳去。只是你自己的亲娘,你自己孝顺去,休得要我替代。”

    “华哥儿,韩平贤老家与我隔着一条河,他的家人…”

    “我会一并接到洛阳,还是你自己去养!”

    “好咧,谢过华哥儿了!”杨井水连连磕头道。

    “曾县尉,我是洛阳县南门外跑家山村人,自小双亲亡故,被姨母拉扯长大。我姨嫁给一位剑直指挥使为续弦,我也跟着过了几年好日子,还跟着那位姨父学了几招。结果我那姨父,太耿直了,根本不会像曾县尉你这般会做官,十八岁就是县尉。我那姨父,拼死拼活,三十岁才做到军使。不能比啊。

    吴宝象有些啰嗦,但曾葆华能理解。在这种生死关头,很少有人能镇静自如。他的啰嗦,也是一种解脱海和发泄。曾葆华很有耐心地听着。

    “...对,说我姨父。我那姨父,太耿直了,官不大,尽去得罪上司。结果被贬到汝州去做十将队长,屁大的官,比县尉小多了,真是越做越回去了。姨父姨母因为前途未卜,不想连累我,留了一笔钱财让我留在洛阳,还拜托了几位同袍照拂。”

    “也是我自己不争气,姨父那几位同袍因为差遣调动,离了洛阳城。我没得管束,被两个不良子一撺掇,就去赌坊赌了个天昏地暗,清洁溜溜。出来后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给骗了,把那两个不良子打了个半死,又没脸去汝州找姨父姨母,就跑去新安躲了一段时间。后来憋不住又跑回来洛阳,结果被点了差役,充当巡丁。”

    “更巧了,我被曾县尉给点中了,应了这趟差。原本想着还能赚几个津贴,有盘缠去汝州看姨父姨母,不想遇到这么一桩事。不过值了,跟着曾县尉这样一等一的英雄出生入死,值了。记得我杀了十来人,够本了...”

    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吴宝象最后递给曾葆华一块小银锁。

    “曾县尉,还请把这块银锁给我姨母,就说我对不住她,白瞎了她的养育之恩,一事无成,也没能给吴家留个后,传个香火。我真对不住早逝的父母,更对不住她了。这块锁,就留给我那表弟吧,也算是给她留个念想。”

    姚不三不四和姚铁杵、舒同书互相抱了抱,没有多话。

    入夜,小山死一般的寂静,却被夏进忠的歌声打破了。

    “...扬善除恶,唯我光明。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他高声唱着,挥舞着长枪,向山下贼军杀去,吴宝象举着长刀,姚不三不四,各自举着铁棒长枪,都紧跟其后。

    “这是什么歌?如此慷慨激昂,有着向死而生的决烈,又满是悲天悯人的情怀。韩昌黎公曾书,‘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果不其然。”

    曾葆华看着近在咫尺的姚家小娘子,看着她那张沾满尘土,但依然透着粉光的脸,突然反问道:“在你的心里,旁人都应该如此安排,为你生,为你死吗?”

    “不,不是为我而生,也不是为我而死,是为我们的信仰而生死。就算是我,该献身的时候,也会毫不迟疑地赴死。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能死。”

    “那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点,都是为了信仰而生死,那我们可以合作了。”

    听了曾葆华的话,姚家小娘子盯着他许久,忍不住冷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