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三十三章 薄雪轺车入平阳(一)
    “高太保果真雄壮威武,英雄豪迈,不愧是我们河北燕赵一等一的英杰!”

    离开绛州城都两日了,戴承恩和夏进忠对高行周还是赞不绝口。人家光是凭借卖相,就收获了两枚铁粉。人长得帅,就是这么魅力十足,这叫人上哪说理去!?

    不过高行周谦虚礼下,以世交身份接待曾葆华,详细询问曾德威公的情况,话语间对曾德威公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也是大家对他颇多好感的原因之一。

    “呵呵,这位高太保,还有那日押解内侍中官出城的内园栽接使李丛义,以及枢相安重诲等,都是官家微末时的旧部好友,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华哥儿,不得不说,你小子果真是运气啊!不仅认识一堆的河北文臣,还机缘巧合地拜到王指挥使门下,然后结识了这么些军将。”

    郭延义的义父郭崇韬,是先帝股肱之臣,军中宿将,他充任亲从牙将,常随在身边,对朝中军中的一些掌故非常了解。

    “老郭,这不是我运气好,是我家父这数十年功德所积。如果他老人这十几年不披坚持锐,保境安民,那些乡梓名士愿意折节结识家父吗?如果当年不是他秉承善心,扶弱救孤,高太保能感念他的恩情吗?”

    听了曾葆华的话,郭延义默然无语。是啊,自前秦到先唐,没有哪一朝是一阙而就。都是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

    世家世家,就是这么一代代传下来,最后厚积薄发。曾家或许并不闻名于天下,家世也不够久。但是从曾十三的父亲,曾德威公起,在刘氏父子门下为将,战功显赫,声震幽州。又拜名满天下的老神仙海蟾子为师。后来又在燕山结营自保,成了万家生佛。没有这些名望,徐冯这些名士肯折节结交?没有那些恩情,高行周会念念不忘?

    看到郭延义脸上的神情,曾葆华也是身同感受。上一世看穿越历史文,看那些主角一穿过来,啪啪啪,应者如云,大杀四方,觉得很过瘾。轮到自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在当今这种通信困难,讯息传播非常缓慢的年代,名望和人脉的积累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你一穿过来就王八附体,众人拜服。可能吗?并不是人人都是刘季和朱重八这样的天选之子。

    就算是这两人,人家也是加持的。刘季要是没个能够供他胡吃海喝,不务正业到四十岁的亲爹,他能熬到秦始皇身死,天下大乱吗?马皇后的养父不是郭子兴,朱重八能有打天下的基本盘?

    这时,燕小乙回来了,正好听到了谈话,忍不住叹然道:“是啊,山寨数千口,愿意毁家举迁,跟随德威公出生入死,哪一位不是感念他的高义大恩?”

    郭延义长叹一声道:“此前某跟随义父身旁,以为识尽天下英豪。却不想在燕赵之地还有德威公这般英杰,没能拜识,深为遗憾啊!”

    “哈哈,等这差事完结,回到洛阳,徐叔和公亮也能回来了。请他们出面斡旋,定下这招安之事,家父就能堂堂正正下山了。到时候老郭你自然能见到他老人家了。”

    “甚好!那时某的大仇也得报,又能拜会德威公这样的英杰,无憾了!”

    这一千六百多人北上晋阳的路线是出洛阳后向西走,六天后到达济民渡,花了一天时间渡过黄河。然后沿着垣曲、绛县到达绛州城。在城外歇息了一日,再沿着汾水北上,经过晋州的建雄军、汾州到达北都晋阳。

    这一路上千里,十分的辛苦。不过这份辛苦是对于那些普通小黄门。他们跟在马车两边,衣衫不整,满脸尘土,各个都萎靡不振。从洛阳到这里,再到晋阳,全靠他们的那双脚板。

    “这些阉人,还学起行军布阵,真把自己当回事了。”郭延义撇着嘴不屑地说道。

    前面的队伍,有两拨力士在换班。这些力士是内侍黄门选雄壮有力者,配刀枪弓箭和战马,有一百五六十人,多半出自飞龙厩。这些日子,按照兵法军制,分前锋,左右巡弋,殿后押阵,有模有样的。

    “这些阉人,到如今都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贬斥北都啊。不说他们试图染指禁军兵马,且说这些力士的刀枪兵甲,比一般官兵的都还要好,肯定是出自内府武库。内府武库的兵甲,官家收藏的兵器,想拿就拿,想赏就赏,全当自家私库。幸得官家仁德,要是换成他朝天子,多少颗脑袋也不够砍得。”

    郭延义听了后忍不住看了一眼曾葆华背着的铁枪。这王彦章的兵器,是官家的战利品,被收在禁内,还不是被内侍中官拿出来当比试奖品。这份谜之嚣张,确实是他们引祸根源。

    曾葆华转向燕小乙,目光里带着询问。

    这些日子,他混在内侍黄门里,借着身份,四下打听消息。这些内侍中官,在禁内多年,前朝和本朝的秘闻知道得不少。现在这些中官也知道以后日子不好过了,只要有一点点好处,他们立即将这些机要秘闻“变现”。

    燕小乙悄然递过来一叠纸,上面是他今日打探到的讯息,待会扎营时再看,阅后即焚。

    曾葆华把纸揣进怀里,笑着问道:”那些老货又给你吹嘘了什么?”

    “这些家伙,看得开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到北都的日子根本不去管它。一个个都像是要去远游踏青一般。几个老资格的内侍黄门,在那里跟我吹嘘着当年如何跟随先皇,巡幸北都,祭拜庙陵。甚至几个胡子有些白的老东西,说起当年他们在逆梁宫里当差,跟着伪皇朱温窜行汴州城内外,夜宿大臣府邸,奸-淫属下妻女,满口的黄腔,比说书人说得还要精彩。”

    燕小乙嘻嘻笑答道。

    “真是奇了怪,这些阉人,家伙什都没了,怎么对那些事还如此热衷的。那几个老东西说这些淫-秽之事时,围了一堆的小黄门,听得口水直流。”

    “呵呵,越得不到的,越是向往啊!”曾葆华总结了一句。

    不几日,队伍来到姑射山下,这里在晋州城西北方向,离着一百多里。

    “曾县尉,前面是皇觉寺,我们前哨已经知会寺里的僧人,今日在这里停宿。”一身劲装的谷末策马过来,向“押解官”曾葆华通报道。

    曾葆华自无不允,只要你们不集体跑路,其余的都好说。

    刚到山门,皇觉寺的方丈、寺监等人就盛装出来相迎。这群内侍中官虽然成了落毛的鸡,但是在普通人眼里,还是天子近臣,一等一的贵人。

    看着这些“高僧”们围着江佐恩等内侍省大佬们献殷勤,曾葆华等人躲在一边觉得有些可笑,尤其是看那些左右令、少监们,又端起架子,拿出了天家威严,把那些大德高僧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些死阉人,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忘抖威风啊。

    *********

    诸位书友,觉得还行的,就给投个票,点个收藏啥的,支持下新幼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