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二十四章 众前尽显少年狂(五)
    “丙台一号,河南府洛阳县县尉曾葆华,用长枪,配横刀。二号,内仆局内掌固驾士杨赫,用长刀,配横刀。”一位内侍书吏拿着本子大喊道,宣布正式开始复赛的第一场。

    曾葆华站在台上,无意间在人群里看到了韩顺。

    他一脸得意的冷笑,看自己就像在看仇敌坟头上的草。果真有阴谋!暗害别人还要亲眼目睹结果,果真是个心思歹毒、无比变态的没卵子狠人啊。

    站在对面的对手杨赫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内侍,他持着长刀站在擂台那边,脸色透着按捺不住的兴奋,如同一位知道自己即将要升官加薪的打工人。

    书吏在旁边继续说道:“结书已签,可弃械跪地求降,被打下台去的也为输。在此之前,生死不论!开打!”

    说罢转身离开了擂台。台上只剩下曾葆华和杨赫。两人已经摆开架势,先用眼神向对方发起进攻。

    杨赫突然咧嘴一笑,露出黑黄的牙齿道:“韩内给使许了某十匹绢,要取你小命。你投降也没用,某照样要砍死你。”

    这就是个没得灵魂和思想的工具人啊。要是敢违规在我投降后砍死老子,你能得什么好处?能安安稳稳地拿到某人许下的十匹绢?就算我只是一员普通的县尉,被你违规砍死了,内侍省也必须给河南府一个交待。你的小命必定不保。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想到这里,曾葆华嘿嘿一笑:“真是巧了,顺哥儿许了我五匹绢,要我取你小命。你也要小心着。”

    “五匹绢?”杨赫瞪圆了眼睛喝问道。此时博戏成风,内侍们也不能免俗,这种大规模的赛事上更能好好博一把。像韩顺这样“有背景”的人,多半是做庄的人了。

    “顺哥儿说你只值五匹绢。”曾葆华一本正经地说道,脸上的神情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杨赫信了,然后无比地气愤。

    我TMD就只值五匹绢,对面这个王八蛋都值十匹绢!韩顺你个王八蛋,卖***换富贵的玩意,居然说我只值五匹绢。他下意识地往旁边扫一眼,想找到人群里的韩顺。正当他分神时,猛然间觉得喉咙一凉,然后剧痛弥漫着全身。他睁眼一看,曾葆华的长枪已经戳中了自己的喉咙。

    你个王八蛋,耍奸!杨赫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地倒在地上。曾葆华冷冷一笑,没上过战场的玩意,临战前居然敢走神,不死都没有天理。

    书吏跑到观礼台上,向几位大佬请示了一下。得到最后的判定后又走回到擂台上,面无表情地宣布:“本台比试已经宣布开始,双方随时可以出招,且招数无限定。杨赫神情恍惚,无法应支,造成身死,咎由自取!故此局胜者为洛阳县尉曾葆华。”

    说完书吏挥手示意几个小内侍上前,把杨赫的尸体拖走,再用水桶拖布去清洗比武台。

    下面围观的大多数参赛选手们觉得合情合理。

    都宣布开打了,你还在那里恍惚走神,结果来不及招架,那真的是自取死路。要求对手出手留情,开什么玩笑?我出招奔你的胳膊大腿非要害部位,你一出手直奔我的心口喉咙。我留情了你不留情,到时候被你坑死了,这条命你来赔?

    结书上写得明明白白,签了就得认,否则的话你跟小孩子玩家家去,何必上台来比试兵器。

    第二局,曾葆华面对的是内府局一位巡库力士,叫丁乙,他也是玩枪的。

    曾葆华双手持着枪,微曲着腰,双脚迈着怪异的步伐,小幅度地左右移动,枪尖和目光一直盯着丁乙,小心地试探着对手底细。

    丁乙立即察觉出对手不是一般人,再加上刚才曾葆华一枪击杀了并不比他弱的杨赫,所以非常地谨慎。他左右游动着,也迟迟不敢轻易出手。

    两人在台上对峙了足足一刻钟。旁边的擂台上,刀来枪往,上下翻飞,打得好不热闹。观众们看得眼花缭乱,纷纷叫好。唯独这丙号擂台,两人就跟两只蛤蟆,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先出手。围观的人都在打哈欠了,要不是顾忌观众席上的那几位贵人在看着,都要骂出声来了。到底打不打啊!没事在台上瞪眼玩啊?你们是想用凶狠的目光把对手瞪死啊!

    曾葆华从丁乙的眼角看到一丝焦虑,心头一动,手里的长枪向右边一摆。

    看到对手终于动手了,丁乙心里一喜,你个小兔崽子,终于按捺不住了。好,只要你一动手,肯定会露出破绽来,那就是你丧命之时。杀了你,就算进不来决赛,拿不到前三甲,也有十匹绢帛保底。

    丁乙知道,曾葆华最开始的几招肯定是虚招,来晃点自己的。都是各衙门选出的好手,怎么可能就一上来就用杀招。杀招的意思就是杀不了别人,自己就要被杀了。

    果然,曾葆华的枪头向右边一摆,去势未老,在空中一转,像一条蛇,腾转着身子,猛地奔自己的肋下而来。

    来得好!丁乙心里大叫一声,身子向右边一让,枪尾顺势一格,挡住了曾葆华的枪头,手里的枪头一晃,往对手的胸口扎去。

    谁知曾葆华的枪头顺势一晃,像一条蟒蛇缠着了丁乙的枪身,两条枪瞬间就绞在了一起。丁乙心里叫了声不好,这枪身一被缠,自己失了先机的长枪就等于被带着走了。他连忙用力蹬腿,身形往后跃,抽枪后退,先脱离接触,再找机会。

    可是曾葆华逮到这个机会,岂肯罢休。他的长枪顺着丁乙后撤的长枪追了过来,无声无息地欺到对手身前。与此同时,曾葆华的右手半空心握枪,控制住枪尖方向,左手却是把枪尾向前一推。他的长枪凭空增长了一半,枪尖像是从空中钻了出来,眨眼间就扎进了丁乙的胸口。

    又一个死不瞑目的人倒在了丙号台上。

    围观的人群发出嘶的一声,然后齐声叫好,尤其是王审时,嗓门最大。

    刚才两人交手快如闪电,一摆一格一晃一缠一扎,都是在转瞬间完成。眼神不好的人,还没回过神来,就看到曾葆华的枪扎进了丁乙的胸口。但是如王审时这般有眼力的,却看出来这风行电闪的几个来回,表面平平无奇,却无比地凶险。

    众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个曾葆华,确实有点真本事。听说他的师傅是捧圣军指挥使王又山,禁军第一用刀高手。大家都以为曾葆华肯定也是用刀高手,却万万没想不到,刀还没用上,只是用枪,就已经干翻了两个不弱的对手。

    参加比试的选手,绝大多数没有上过战场,基本上不会生死相见,手底下留有余地,所以从分组赛到复赛,不要说取人性命,见血的也只有寥寥十余局。像曾葆华这般招数狠辣,出手就见生死的极其少见。

    大家惊叹一声更加兴奋了。人家老师是沙场悍将,教的功夫肯定是生死招数,绝不会是花架子。再说了,这见血要命的搏杀,它不更刺激吗?看着不香啊?!

    王审时在中间听着,又喜又惆怅,神情复杂。喜的是曾葆华小师弟如此大发光彩,他也觉得光彩。惆怅的是,自己亲爹的一身武艺,要在曾师弟手里发扬光大,怕是与自己没有半分关系。

    同样混在人群中,韩顺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他在心里暗暗发狠,小子,这才是开胃菜,后面还有好几道大菜,你慢慢品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