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二十三章 众前尽显少年狂(四)
    这御前阅武大比试的会场,是在西内苑的空地里搭了九个台子,外围有八个,绕着正中间那个最高大的,正好呈梅花状。

    曾葆华早早就到了甲字组来集合。这里都是河南府和京畿各州县官署的代表,尴尬的是其它州县来的都是未入流的小吏或手力弓手,多半是从民间征募的,临时给了个身份,代表出战。

    还是河南府洛阳县的人实诚啊,居然派出自己这位权勾右县尉公事出战。看着周围这些同组选手畏畏缩缩的样子,曾葆华哭笑不得。自己一身青袍往这里一坐,这些选手们未战就先怯了三分。

    县尉在流内官里算是最末等的,但是对于这些草民百姓却十分有威慑力,尤其是自己还是专管社会治安的。这些选手十个有八个都是各县武馆里出来的,身份底子清白不了。要是真敢把自己打了,比试结束转过脸去,一纸公文唤他们到洛阳县西厅来问话。他们敢不来吗?

    一进了西厅大门,揉圆搓扁,那还不是由着自己来?

    这事闹的,我明明可以凭实力就能杀进复赛的,却被无比肮脏的官场规矩给玷污了。唉...我太难了!

    一位内侍省典直上台,大声宣布了此次御前阅武大比试的规矩。先按甲乙丙丁戊等组,在外围八个台子上分组捉杀。每组前十位优胜者进复赛。此时继续抓阄分成六组,再行捉对厮杀。

    将对手打下台来,又或对手投降者,则为胜。六组决出六位胜者,再在中间台子上分别捉对厮杀,决出三位来,此为前三甲。最后三位一同混战,谁先不敌者为第三状同。留下的两位继续厮杀,胜者为第一状首,输者为第二状副。

    不过曾葆华话里话外听出来了,上台之前先写结书。毕竟刀枪无眼,你既然愿意上台就要自甘风险。你觉得打不过,认输或者往台下一跳就行了。偏偏你死撑着不肯认输,或者来不及认输或逃生,对手一时失手弄死你了,那就不得追究。

    真是要玩生死斗啊。不过想一想也对。内侍省举办这样的比试为的是讨官家欢心。官家什么人?半生戎马,见多了生死。你这比试不带“血彩”,怎么让官家喝彩叫好?

    披着半身皮甲,扛着白杆枪,在王审时和燕小乙的陪同下,曾葆华一边在心里思量着事,一边在阅武比试场上转起圈子来,算是热身活动。

    眼看就要到吉时了,可是观礼台上,除了内坊、内仆、内府、飞龙厩、内苑监等几位贵人外,再没有看到其他的人来。传说中会御驾亲临的官家不见影子,陪同观战的皇子、重臣等贵人们也不见踪影。就连内侍省最顶层的大佬们,宣徽南院使兼领枢密院使李绍宏、宣徽院使孟昭汉、昭宣使李从袭等几位通通没来。

    这让围观的数百内侍和参赛选手们议论纷纷。这御前阅武比试怕是要凉啊。不过也有另一种说法在悄悄流传。这几日只是初赛,等到三甲决战时,官家和权贵们才会来。

    很多人信以为然,在场外热身比划着,想着如何充分发挥自己的本事,在官家和贵人们面前露脸,谋一份大好前程。曾葆华和王审时对视一眼,默契地摇了摇头。

    “华哥儿,可算找到你了!”杨井水和韩平贤慌慌张张地从人群里挤了过来,低声说道。

    “出了什么事?”

    “华哥儿,请这边说话。”杨井水左右看了看,和韩平贤一起把曾葆华三人请到偏僻处。

    “我们打探到一个消息,说飞龙厩内给使韩顺意图在这次比试中对华哥儿不利。”

    “韩顺?是哪一位?”曾葆华莫名其妙,我怎么又得罪人了?这次比试中我知道要暗中小心普三郎的暗算,怎么稀里糊涂地又多了位敌手?

    “就是前日打了小贤子的那一位。”杨井水看了看同伴,低声说道,“前日小贤子被这韩内给使扇了几巴掌后,惶惶不安。四下请托,想求人到韩内给使面前求情。”

    “这韩内给使如此嚣张跋扈?”王审时皱着眉头说道。

    “王大郎和华哥儿有所不知。这韩内给使不仅拜了江大使为义父,还日夜在跟前听用,最信任不过。他仗着江大使的权势,在内侍省里横行,瞒上欺下,最跋扈不过。又忘善记怨,睚眦必报。小贤子心中害怕,到处钻营,请托的人没找到,却打听出一个消息。说韩内给使找了负责这次比试的典直、书办,说是要给华哥儿下绊子。具体如何,却是不知道了。”

    “我没招惹他了,为何记恨我?”曾葆华哭笑不得问道。

    “华哥儿,小的听人说了一嘴。说韩内给使一直跟普三郎不对付,暗中在江大使跟前争宠。前日他见你与普三郎关系密切,以为你是普三郎请来的帮手。所以迁怒与你,要暗中对付你,给普三郎一个好看。”

    听了韩平贤的话,曾葆华觉得自己真的太冤了。自己明明跟普三郎是仇家,却被这个糊涂的韩内给使当成是一伙的。太冤了,我TMD该上去说理去?!

    那边却是锣响,召集各组选手备赛。曾葆华谢过杨井水和韩平贤,请他们帮忙暗中打听,看韩顺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并让他们明日上午再来,必有一份谢意。

    甲组有四十六人,曾葆华是第七个上台,他的对手是渑池县衙的代表。才一交手,曾葆华发现对方没有使出全力,想必自己出去闲逛热身的时候,大家可能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曾葆华抖了抖白杆枪,枪头幻出一朵花来,开始抢攻。他步步紧逼,以枪当棍,不到十回合,一招横扫千军就把对手扫下台去。

    台下围观的同组选手神情凝重。他们多少也识些货,看得出曾葆华赢得轻轻松松凭借的是实力,对手确实想放水,可是几招下来,只忙着自保去了,哪里还顾得上放水?

    第二场的对手就要谨慎许多了,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进攻。曾葆华也小心地应对了几招,察觉出对手的底细后,放手进攻,又是不到十招之内将对手逼下台去。

    连赢三场,甲组的选手终于意识到,曾葆华能被保举参加这次御前阅武比试,真不是走了后门。

    比试了两天,曾葆华连败六人,顺利进入到复赛。同时,杨井水和韩平贤也打听出来,韩顺收买了复赛抽签的典直和书办,安排几位被他收买的好手,好好收拾一番曾葆华。扬言要让他“走着进来,抬着出去,死残不论!”

    果真是心眼极小的死太监,而且干起坏事来全无顾忌。他干爹江大使还念及着自己背后可能与河北文臣集团有牵连,以及师傅王又山在禁军里的人脉。他倒好,不管不顾,只想着自己痛快,极度疯狂。非常符合曾葆华认识中,太监宦官的做事风格。

    自己这是遭了什么孽!稀里糊涂地被什么飞龙使点名来参加这狗屁比试,上官们还半推半就的;原本想着凭借实力在官家和权贵们面前露露脸,然后好把招安的事情暗中落实下来。但目前来看,非常悬!

    最惨的是羊肉没吃到,反倒惹到一身骚。普三郎拖自己下水,欲行暗算不说了,又冒出个傻缺韩顺,敌我不分,也要暗中下手致自己于死地。

    难道在南华观见到流民惨状后没有出手相救,惹恼了南华真仙?真是罪过啊!

    “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

    默念了一会段《南华经》,曾葆华心绪平静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