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二十二章 众前尽显少年狂(三)
    报名备录的地方是内苑搭得一处彩棚,大家轮流进去登记,领取号牌。

    曾葆华和普三郎拱拱手,一起走了进去。里面有十几位小黄门在维持秩序和秉笔登记。六十几位报名的人站在那里,三三两两地互相搭着话。这一波都是受邀过来的。有如曾葆华一般代表河南府各州县的;有七八位禁军都头军侯,过来撑场面,其中还有一位是旧识,控鹤军的虞候,一起在内苑吃过烤兔子和叫花鸡。跟曾葆华遥遥地拱了拱手。

    余下的就是如普三郎这般代表地方民间的。东城洛阳县除了普三郎的“普照社”,还有“青衣社”,“大力社”等五家,西城河南县则有“东联社”、“扑勇会”等六家,都恭敬地过来向曾葆华拱手见礼。

    其余的是渑池、新安、偃师三县的六家代表。内侍省虽然在朝中落破了,但是对于平头百姓而言,却是威势熏天,必须要巴结。

    “华哥儿,可算等到你了。”杨井水惊喜地说道。

    “哦,井水你在这里维持秩序?”

    “是的。我一直盼着华哥儿来,等了两天,可算等到你了。”杨井水拉过来一人,跟他一样瘦瘦弱弱的小黄门,“这是我陈州老乡,韩平贤,小贤子。这是我认识的华哥儿,洛阳右县尉,一身好武艺。”

    韩平贤上前见礼,眼珠子乱转,心思太活泛了。

    “华哥儿,我带你过去。”杨井水兴冲冲地带着曾葆华过去了,登记了官职姓名,领了一枚甲字第六十二号的牌子。

    “华哥儿,今晚上面会把所有人打乱,抽签分组,明天各组名单就会贴出来。”

    杨井水正介绍着,领了号牌的普三郎也走了过来。

    “曾县尉是多少号?某领到了丙二十号。”

    “内侍省飞龙使江公到!”一个尖锐的嗓音打断了普三郎的话。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黄门走了进来,他眉清目秀,身形轻盈,只是眉眼间居然有三分媚态。

    少年黄门进来后,威严地扫了一圈众人,然后垂手恭敬地站到一边。从门口走进一位宦官,十分雄壮,要是添上胡子,跟禁军那些粗胚武官差不多。

    彩棚先是那些小黄门们哗啦啦地跪了一地,“见过亲耶耶!”“见过亲翁翁!”“给江大使磕头了!”谄媚的声音叫成了一片。

    普三郎等白身草民,或跪或鞠躬作揖,态度十分恭敬。

    如曾葆华这样有官职在身,只是拱手作揖,自称一声下官见礼即可。

    站在曾葆华身边的杨井水、韩平贤两人,原本应该与其他黄门一般跪地行礼。只是周围全是曾葆华这样有官职的,所以他俩一时没反应过来,稀里糊涂地跟着一起拱手作揖。

    那个少年黄门眼睛却尖,一眼就看到穿着黄门衣服,只是拱手作揖的杨井水和韩平贤,顿时怒气冲冠,那张白玉一般的小脸都气红了,仿佛被人指着鼻子骂了十八代祖宗。他几步冲了过来,大耳刮子对着韩杨两人扇了过来。

    杨井水机灵些,看到少年黄门冲了过来,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先跪为敬,同时拼命地拉韩平贤的衣角。可他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结果这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他脸上,更加懵逼。捂着脸,一双迷糊的眼睛瞪着少年黄门。

    嘿,还敢瞪我?!少年黄门大喝一声:“狗奴,好胆!居然敢轻慢江大使,定要叫你吃家法。”

    杨井水见到事急,右手一用力,硬生生地将韩平贤拉跪倒在地上。可少年黄门还是不解气,左右开弓,连打了韩平贤六七个耳刮子。

    曾葆华看不过下去,正要开口阻止,却听到那江大使开口道:“小顺子,够了!”

    刚才还凶神恶煞,如同地狱三头犬的少年黄门,转过身来,“遵命!”那低眉顺眼的样子,跟拜见公婆的新妇一般,让曾葆华看得目瞪口呆。

    江大使自带威严地走到彩棚中间,拱手对众人道:“多谢诸位前来捧场,江某给诸位见礼了!”

    曾葆华跟着众人一起还礼,心里却品出味来,难道这次御前阅武比试,这位飞龙使是始作俑者?

    听闻先生说,天复三年,当时还是大唐东平王的朱温,连手宰执崔胤等人,诛杀昭宗身边宦官黄门七百多人。自肃宗以来擅权乱政的阉党被彻底打趴下,也跟兵权武备绝了关联。算下来,现在内侍省能跟武备挨得上的,就只有飞龙厩了。如此一来,也能理解这位江大使如此热心御前阅武了。

    “孩儿普三,见过亲耶耶!”普三郎紧跑几步来到跟前,毕恭毕敬地行礼道。江大使见到了这位义子,威严的脸上露出几分慈爱,含笑颌首。

    看着这父慈子孝的一幕,曾葆华觉得说不出的别扭。

    “亲耶耶,这位就是曾县尉,蓟州曾十三郎,出身河北世家,乃冯公、徐公同乡故交,文武双全,拜在禁军大刀王门下,乃河南府第一高手。这次受河南府冯公之命,参加这次御前阅武大比试。”

    普三郎一通吹嘘,拼命地给曾葆华的脸上贴金,仿佛他来参加这次比试,成色一下子增加了七八分。听完后,就连曾葆华自己也觉得这次前来真的是意义重大,不拿个名次回去简直无颜见河北父老了。

    江大使脸上的笑容也从三分变成了七分。

    “王指挥使的门下,那真是为这次御前比试添辉增彩了。咱家与王指挥使也算是故交,当年他在厅子都,咱家在禁内,有份交情。这次比试,不仅官家会御驾亲临,皇子重臣们也会观礼。使出十二分本事来,也莫要坠了王指挥使的英名。”

    “谢江大使鞭策激励,下官必定竭尽全力。”

    “好,好!本使预祝曾县尉挺进前三甲,届时定要亲手为你颂奖!”

    “谢江大使。”

    曾葆华心里清楚,这位飞龙使如此客气,还好生勉励了自己一番,除了新师傅王又山的面子,更是看在冯道和徐守中这些河北文臣的面子上。

    咦,曾葆华察觉到一双不善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他不动声色,很快找到了源头,是刚才那位大发神威,把韩平贤的脸都打肿的少年小黄门。为何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如此不善?难道就因为老子长得比你阳光帅气,更有男子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