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承唐启明 > 第十九章 宫墙春草几番生(三)
    曾葆华递给钟馗男和少年郎一人一只,他们老实不客气,撕成两半就开始吃起来。尤其是少年郎,满脸都是油,变成了真正的油头粉脸。

    曾葆华又递给杨井水一只。他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接了过来,红着眼含着泪慢慢吃了起来。

    剩下三只,被他撕成了六瓣,其余六个人,一人半只,大吃起来。

    “三哥,这叫花鸡真好吃,你吃不完,再分我些,嘻嘻。”少年郎嘴巴吸了吸手指上的油,鞋子轻轻拔散地上的鸡骨头,笑嘻嘻地说道。

    钟馗男笑了笑,将早先就撕下来没动的半边鸡,递了少年郎。顺手用衣袖搽了搽他的脸颊和嘴角,露出慈爱的笑容。

    这情景让看在眼里的曾葆华忍不住打了冷颤。你如此雄壮之人,居然喜欢这种调调?早知道留只小兔兔给你吃,你最喜欢了。

    “三哥,大家都说你跟大姐夫是天下最骁勇善战之人,你们俩最厉害啊?”少年郎应该是肚子饱了,但是嘴巴和眼睛还没有饱,于是放慢速度,一边吃一边扯着闲篇。

    “胡说,天下最骁勇善战之人,肯定是官家。”

    “嘻嘻,三哥真会说话。对了,那个小县尉虽然挺烦人的,但是这叫花鸡做得真好吃,过几天叫人把他要过来,在我身边伺候着。”

    说罢,少年郎眼神不善地看了过来。钟馗男子看到少年郎的神情,似乎想到了什么,也忍不住笑了。

    听到耳朵里的曾葆华像是十几个焦雷在头顶上滚过,叫我去伺候兔爷?做梦!我可是

    顶天立地的热血男儿,宁死不伺候人!我等穿越者,誓死不为奴,嗯,除非公主和后妃!

    只是这只小兔爷家里权势熏天,他万一横下心想要自己这个人,倒是个大问题。到时一声令下,自己是去呢?还是去呢?唉,大不了你只能得到我这副臭皮囊,得不到我的真心。

    嘿,自己怎么了?怎么就屈服了?坚决不答应,不仅我的心你得不到,我的清白身子你也休想沾染。大不了老子再上太行山去!妈蛋的,上一世的五代十国历史学得不好,但是郭威、柴荣还是知道的。现在这两位都不知道在那旮旯窝着呢,说明太平盛世还早着呢,这世道还有的乱,还有大把的机会。

    曾葆华在暗暗地安慰自己,心情跌宕起伏,脸上的神情也是五颜六色,或忧或患,或慷慨或激愤,被钟馗男看在眼里。他转头对少年郎说道:“不要胡闹,人家是朝廷官吏,岂容你轻侮?!”

    “我知道,我就是吓吓那小子。这家伙太气人了,早知道那天我多咬他几口。”

    钟馗男摸了少年郎的头,说道:“官家下诏了,要我去河中赴任。我不在京里,你不要再肆意妄为了,知道了吗?”

    “三哥,你也要走了,那就没人陪我玩了。”

    “你可以去找六哥玩。”

    “他啊,也挺疼我的,只是太爱喝酒。一喝起酒来,昏天暗地的,哪里还顾得上陪我玩。”

    钟馗男默然无语,显然是也不知道如何劝少年郎。

    曾葆华带着人在内苑当值近十日,在杨井水的引领下把每个角落都转遍了,盗贼没抓到一个,倒是打死了兔子五十多只,锦鸡四十多只,狐狸六只,野狗十余只。

    那少年郎每次吃叫花鸡的时候都没拉下,还带来了他的六哥。

    二十来岁,长得一表人才,标准的猛男,轻财好施,爱结交朋友。见识过曾葆华的箭术后,立即援为好友,更拉着几位控鹤军、捧圣军的指挥使,带着好酒、香料过来,在这西苑摆开了英雄会。

    只是这样长久下去不是个事,曾葆华总不能放着洛阳县的治安不管,天天去那个破苑子里当值。两边都要跑,根本忙不过来。而且这洛阳县是天子脚下,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曾葆华这个屁大的官,第一个出来顶雷,而且是顶最大最猛的雷。他这小身板,根本顶不住。

    于是跟闻师道商议后,请他出了一纸公文,递了上去。

    “下官洛阳县右尉曾,奉命勘查西苑盗贼。几经勘察,查实有窃草木贼卯畜近百,结成扑朔党,首领名为东郭逡。时从狗窦出入,依眠桂树,东奔西顾,毁兰芝珍草,掘皇家园林,罪大恶极。”

    “另有飞天毛贼,花冠郎、稽山子、鸠七咤等数十众,结成哑瑞党,其首领自号长鸣都尉。饮冰碴水,除苗绝根,寸草不生。又恣意鸣叫,惊扰皇家清静,罪不可赦。”

    “此二匪党聚众内苑,多行不法。下官率部缉拿进剿,现已擒获近百,处以炮烙极刑,以正法典。其余残党,流窜各处,惶惶不可终日,始知皇法之赫斯。而今贼党已清,内苑已靖,故上书缴令以录。”

    该公文层层上报,最后摆到了权知河南府事冯道冯公的案前。

    他看完后哈哈一笑,大笔一挥,移文侍卫司和内侍省,把他们狂说了一通。说他们本职工作没做好,只知道指使州县,造成地方负担加重。最后,冯公严正告诉两衙门,以后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自己去做,再来骚扰地方,直接上本给官家弹劾你们。

    冯道是官家最信任的文臣之一,眼看就要拜为宰执,侍卫司也不敢轻拂他的意思,直接移文过去,把内侍省说了一通。

    内侍省如今不同往日,行情见贬,不复当年权势熏天。而且它的那几位大佬,正在新皇跟前,小心翼翼地巩固自己的地位,怎么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跟重臣宿将撕吧?

    上面的大佬们不吱声,下面的人只好忍气吞声受着。三内局和飞龙苑组织人手,把内苑好好清理了一番,除杂草,修残缺,连同那些扑朔、哑瑞两党的残余,一网打尽。然后选了一处空地,搭建擂台,为即将开始的比武大赛做准备。

    杨井水等被困在内苑的小黄门们,还成了这股建设热潮的主力。三内局和飞龙苑为了尽快地完成这些事,大方地发下大批粮食,让他们吃了个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