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 > 第164章 生女当如此
    楚君澜回眸,看到叶以渐竟然不请自来,有些诧异。毕竟当日她拒绝了叶以渐,想来以叶以渐的性子,为免见面尴尬,他一时不会来找她,而她将叶以渐的毒解了,往后也再不用去大长公主府。

    想不到,叶以渐竟然来了。

    有客来,楚君澜自然起身站在一旁。

    叶以渐步履潇洒走到老太君跟前,拱手道:“晚辈听闻楚老夫人寿辰,特地送上寿礼,祝您松柏长春,日月昌明。”

    老太君笑逐颜开,却吃了方才萧煦拜寿时的教训,一时不敢托大,加之从前叶以渐在聚雅会时就曾经给过她挂落吃,更加不敢放肆了。

    “多谢叶公子了。”

    叶以渐便让昆山将贺礼交给了楚才良,笑道:“楚三小姐于在下有救命之恩,府上有这等大事,渐自做主张前来,还望勿怪。”

    “叶公子真是折煞下官了。”楚才良受宠若惊之余,心下却是一阵感慨。

    生女当如楚君澜,是真给老子争气啊!

    叶以渐回眸寻找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在人群中找到她总是很容易的事,因为她只俏生生的站在原地,从气质上都能与身边众人剥离开来,更何况她的容貌绝色,断乎不会泯然于众。

    视线相对,叶以渐心中一片悸动,微笑着颔首:“三小姐。”

    称呼已恢复如从前。

    楚君澜屈膝行礼:“叶公子。多谢你今日特地前来。”

    “哪里的话。”叶以渐恭敬还礼,声音温柔宛若潺潺暖泉,沁人心脾,“三小姐对我的救命之恩,今生报答不尽,我知道三小姐不是挟恩图报之人,是以府上有事也不会特地来寻我,但我总想着报答,趁此机会登门,还请恕叨扰之过。”

    堂堂皇亲国戚,大长公主的亲外孙,叶状元的独生子,对待楚君澜竟如此恭敬客气!

    老太君只觉话都快不会说了,一家子人也都被震撼住了。

    他们都知道楚君澜借由医术,认识了不少的权贵。从前她能在锦衣卫面前说得上话,后来又能在曹钦那等人物跟前谈笑风生便可看出。

    但是当真正的皇亲国戚主动送礼上门,见了她还这般客气时,他们内心还是受到了震撼。

    如此地位,他们以后怕是拍马都追不上了!

    楚才良慈爱的笑着对楚君澜点点头,又道:“叶公子,还请随下官前头坐。”

    “楚大人客气了,请。”

    “请。”

    叶以渐与楚才良离开后,屋内再度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老太君就连找楚君澜套话都张不开嘴。

    老太君就咳嗽了一声,没话找话的道:“咱们府里的孩子,都孝顺,都是好孩子。可就是有不像话的,我今儿个过生日,就连恭定王世子和叶公子那样身份地位的人都来了,咱们府里却有人装死不肯出来呢。”

    周氏也道:“是啊,王氏和楚梦莹平日看起来都是乖乖巧巧的,想不到被大伯一顿鞭子抽出原形了,显然他们还都心存怨恨,生大伯的气,所以不肯来给您祝寿呢。”

    “对,还有那个陆氏。”孙姨娘也道,“从进了门开始就傲慢的什么似的,说什么身子弱,无法侍奉,我看她就是瞧不起咱们家。”

    有了话题,老太君和女眷们都同仇敌忾的言语讨伐起王姨娘、楚梦莹和陆湘湘起来。

    楚君澜听的脑仁儿疼,对这样话题着实不感兴趣,就去角落寻了一张交杌坐下自己剥松子吃。

    同一时间,王姨娘悄然来到外院,避开人的视线,将马岩拉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马大哥。”

    “你怎么回事,今日宾客众多,前头忙着呢,你怎么这会子寻我?”

    王姨娘楚楚可怜道:“马大哥,我还是觉得那个负心汉的命留不得,我才刚听了消息,楚华庭那个瘪三的眼睛已经好了!他本来就有功名在身上,又是嫡长子,老爷偏心,一定会将家业传给他的,我左思右想都觉得自己这些年亏大发了,伺候他尽心尽力的,他却不能将家业传给我家华章,我还是想直接毒死他!”

    马岩笑容温柔的将王姨娘抱在怀中,“你呀,沉住气。”

    “不嘛,我就是委屈嘛。”王姨娘闭上眼睛撒娇。

    她没有看到的角度,马岩的眼神格外冷静,并无她熟悉的温柔缱绻。

    “宝贝儿啊,我的心肝儿,你乖,先依着咱们的计划行事,将来咱们远走高飞,我家也不要了,我那黄脸婆我也不要了,我就只守着你,哥哥将来疼你。”

    “真的?”王姨娘抬起头,长睫毛上沾着泪,抽抽噎噎的看着马岩。

    若是个少女,这般神态是楚楚可怜,可是王姨娘这个年纪,脸上还有被鞭子抽出的痕迹,加上皮肤暗沉发黄,做出这样神态就只会让人觉得做作矫情,令人生厌。

    马岩看着她,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金元宝:“好妹妹,哥哥几时骗过你?”

    “那好吧。”王姨娘的情绪终于被安抚,笑着又靠进马岩怀里。

    这时,前院传来一阵丝竹管弦之声,隐约能听得见柔婉的唱腔。

    马岩笑着推开了王姨娘:“好了,我还有事忙,你记得我说的话。”

    “知道了。”王姨娘娇嗔,看着马岩的身影走远,才悄悄地潜回了内宅。

    此时,楚君澜等女眷已被安置在前院临时戏台的西侧。地当中竖着一道鲤鱼戏莲的镂雕折屏,将男宾所在的西侧院落与女眷这一方划分开来。

    楚才良带着子侄们游走在八仙桌旁的宾客中间,时常又有宾客主动与萧煦和叶以渐攀谈,场面十分热闹。

    相比较下,女眷这边倒是没有外客。

    因为老太君不熟悉京城官宦女眷,楚才良又没有正妻在,请了其余官家夫人来,也怕老太君招待不周落人笑柄,是以楚才良根本就没有请其他家的女眷来。

    老太君津津有味的看着戏,其余的姨娘、小姐们也都新奇的看着戏台子。

    只有楚云娇,拉着孙姨娘走到了远处,低声道:“娘,世子的身子都好了,您能不能给女儿想想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