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八零女医神 > 第七百六十三章;冷汗淋漓
    赵武摇了摇头。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让我抓人。”

    “苏大夫,您也知道,季匀是什么人,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只能听命令行事。”

    说这话的时候,赵武的语气有些无奈。

    其实当初在听到季匀说要抓人的时候,他也多了一个心眼,找人调查了一下。

    在知道这些人跟苏东篱和楚朝阳有关系之后,他就不想掺和。

    只是季匀的命令摆在那里,而且还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来指示。

    常言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季匀可比他大上好几级,他又怎么敢不听命令。

    这不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季匀,至于苏东篱这边,他也想好了应对之法,找个下面的人来顶下来。

    他自己则是两边都不得罪。

    算盘是好算盘,然而他却低估了,那些人在苏东篱这边都地位。

    按照他当初都想法,那些人也就是一些小混混,苏东篱和楚朝阳是什么人物?

    岂会在意他们。

    然而,估计失误,苏东篱不光一个电话打到了何秘书那里,还亲自叫人先去了解了一下经过。

    所以才有了此时此刻发生都事。

    苏东篱都强势,他看见了,加上她在L市都势力。

    这一刻,赵武倒戈了,放弃了季匀倒向了苏东篱这一边。

    “行吧,这件事我会找人去调查,如果你说的是事实,我便不为难你,我会亲自去找季匀。”

    “但是,如果让我查出来,你说的是假话骗我,后果绝对会比你想象的更加严重。”

    “到那时候,你可不要怪我苏东篱把事情做得太绝。”

    苏东篱这个人平常是很随和,也不喜欢惹事。

    但是,如果是自己人受欺负,她会毫不犹豫的护短到底。

    不管对方如果,她都会为自己人要一个公道。

    “苏大夫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是不是实话,我自己回去验证。”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她转头望向何天来。

    “何大哥,我今天还有事,改天我亲自下厨,邀请你和何老去家里吃饭。”

    “好,你有事就先忙。”

    苏东篱点头,转身离开包厢。

    她一走,何天来也没有打算继续留下,看了赵武一样,摇了摇头,也跟着走出了包厢。

    留下赵武一个人坐在包厢里,此时的赵武心里有些后悔。

    自己为什么一开始就不说实话,非要抱着侥幸心理呢?

    现在好了,不光失去了,跟苏东篱接触的好机会,还让何天来对他有了一些不满。

    真是得不偿失。

    至于季匀那边,他倒是没有存在什么幻想。

    就刚才苏东篱的态度,季匀这次对上苏东篱,就算不出事,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失算啊。”

    赵武无奈的叹息一声。

    ……

    离开东篱酒楼的苏东篱直接开车去了红星印刷厂,找到范建军。

    “苏大夫,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坐在办公室里的范建军,见苏东篱从外面走进来,连忙站起来,笑着问道。

    “有些事想要麻烦你帮忙调查一下。”

    “哦?”

    范建军有些诧异。

    心里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能让苏东篱亲自跑过来找他。

    要知道按照以往的做法,苏东篱都是打电话通知他。

    “苏大夫请坐。”

    范建军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先是去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又给苏东篱泡了一杯茶。

    “苏大夫,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吗?”

    闻言,苏东篱一愣,随即笑道;“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

    “我今天正好去东篱酒楼吃饭,想起一些事,所以顺路过来找你。”

    “是这样啊。”

    范建军心底松了一口气,原本他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呢。

    没想到苏东篱只是顺路过来。

    “吓我一跳,苏大夫这次需要我帮你调查什么?”

    范建军笑着回到座位上坐下。

    “调查咱们省里的一个人,我怀疑他是魔族的暗桩。”

    “啥?”

    刚坐下的范建军,蹭一下又站了起来。

    省里的一个人,不用他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这可是位高权重的主啊。

    能引起苏东篱的怀疑,这人只怕十有八九跟魔族又密切的关系。

    如此以为位高权重的主,居然是魔族的暗桩,这还是小事吗?

    显然不是,要知道现如今的华夏,一个人动辄就是几千万以上都人口。

    魔族是什么玩意,他心里非常清楚,省里既然有魔族暗桩,这可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苏大夫,你说的人是谁?”

    范建军脸色有些凝重。

    不得不凝重,魔族现在的势力和实力都不是他们特处部能抗衡的。

    要是连省里都有了,那么别的地方呢?

    他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性,省里有,那么京都那边呢?

    如果京都那边都有,这…

    他不敢往下想象了。

    背脊已经被冷汗浸透。

    “季匀。”

    “是他!”

    范建军一惊。

    不过很快就平复下来,继续追问道;“苏大夫为什么会怀疑他?”

    “你还记得我昨天让你帮我调查的事吗?”

    “记得,不是说是那个什么分局局长搞出来的吗?怎么又跟季匀扯上了关系。”

    “今天我就是去东篱酒楼见那个局长,然后从他口中得知,是季匀多下打电话给他,下达的命令。”

    范建军点了点头,明白了苏东篱的怀疑依据。

    “好,这件事我会亲自调查。”

    “记住不要打草惊蛇,只需要调查他是不是魔族暗桩,不要惊动他。”

    “明白。”

    这可是一条线索,如果季匀真和魔族又关系,那么如果还有别的暗桩,他们之间有可能存在某些联系,抓住这个头,或许就有机会,将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全都揪出来。

    这可是一次彻底清除组织内魔族暗桩的好机会,范建军自然会慎之又慎。

    “有什么收获打电话通知我即可,我先回去了。”

    “我送送你。”

    范建军将苏东篱送出办公室。

    立马回身走进办公室,想了好久,他还是给京都那边的白老打了个电话。

    简单的汇报了一下这件事,白老也十分重视,还说他也会多多注意京都这边,跟季匀有关系,或者有联系的人。

    尽可能的来一次全面排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