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猎户出山 > 第1134章 坚定得毋庸置疑
     天都大酒店,豪华的总统套房。

     富丽堂皇的装潢,柔软舒适的大床。

     头顶是闪亮的水晶灯,像一颗一颗亮晶晶的星星。

     被子是蚕丝金线混织而成,看上去金光灿灿,摸上去柔滑细润。

     这是小妮子梦寐以求的房间,在山里的时候,她的小床是硬硬的木板,屋子里的灯是瓦数很低的白炽灯,被子是盖了好多年,棉花都已泛黑的硬棉被。

     曾经一直梦想着能有张软一点的床,能有一间亮一点的闺房。

    这间房间里的一切远远超过她儿时梦想,但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连一丁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

     在她二十年的生命里,认识的人不多,在乎的人更少。

     陆荀、黄金刚、道一、大黑头、陆山民,在她的记忆中很难再想起别人,而且他们都是一群男人。

     从小到大,她没有异性朋友,虽然也接触过其它女孩儿,比如白灵、曾雅倩、阮玉、韩瑶、海东青,但她最讨厌的就是白灵,也不喜欢曾雅倩,阮玉一天太忙,也没有真正交流过,韩瑶虽然人挺好,但也算不上多深厚的交情,至于海东青就更不用说了,那是一个跟谁都难相处的人,更别说是相知。

     只有叶梓萱,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她,喜欢和她一起叽叽喳喳的聊天,喜欢和她一起逛街,喜欢和她一起胡吃海喝。

     那种感觉,就像是血脉亲人,深深的吸引着小妮子。让她第一次感受到有个闺蜜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她杀过山里的野兽,也杀过人,而且还杀过很多人,所以她对人的死亡并没有多大的感触,以至于死一个人与山里死一只野兽没多大区别。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很不一样,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一样。

     陆山民收拾好行李,走进小妮子房间,坐在她的身旁,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小妮子”。

     小妮子缓缓的将头靠在陆山民肩上,心里的委屈决堤般涌出。

     陆山民轻轻拍着小妮子肩膀,“很难受吧,难受就哭出来,哭出来就好多了”。

     眼泪哗啦啦往下流,小妮子泣不成声。

     “山民哥,我的心好痛”。

     陆山民紧紧搂着小妮子,喃喃道:“小妮子,你长大了”。

     “我不想长大,我不想长大”。小妮子泪流满面。

     “山民哥理解你的感受,就像感觉不到了阳光的温暖,也感觉不到了水的冰凉,整个世界安静得可怕,听不见了嬉笑怒骂,感觉心里、、冷冰冰的”。

     “嗯”,小妮子抽泣了一声,“还是山民哥厉害,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是种什么感受,你一说就明白了,这种感觉,比死了爷爷还难受”。

     “别瞎说,老神棍会长命百岁的”。

     “我只是打个比方”。

     “山民哥,我想爷爷了”。

     陆山民的第一次见小妮子这幅模样,这个从小就少年老成,又有些长不大的女孩儿,第一次流露出一个小女孩儿该有的模样,委屈、伤心、难过、无助。

    “嗯,我也是”。

    “山民哥,我们该怎么办”?

    “放心,山民哥不会让梓萱枉死的,不管他们有多强大,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小妮子擦了擦眼泪,“嗯,我要杀光他们”。

    陆山民疼惜的摸着小妮子的长发,“记住,我们活的时间越长,才能杀得更多”。

    “嗯,我知道”。

    套房里的门铃声响起,陆山民擦了擦小妮子的眼泪,“好好睡一觉,我出去一下”。

    “嗯”,小妮子乖巧的缩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陆山民打开房门,来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

    陆山民拍了拍郝伟的后背,“又麻烦你跑一趟”。

    郝伟拉着陆山民的手,笑道,“你可是我的大客户,别人想麻烦都没有这个机会”。“请进”。

    郝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说道:“这才符合你这个大老板的身份嘛,怎么现在也学会奢侈了”。

    陆山民勉强的笑了笑,“喝茶还是喝咖啡”?

    郝伟放下公文包,坐在沙发上,“你的脸色不太好”。

    陆山民泡好两杯茶,坐在郝伟对面,“没事,一点小伤”。

    郝伟没有多问,十指交叉,淡淡道:“远山叔昨天下葬了,送行的人很多”。

    陆山民哦了一声,微微低下头,不再言语,方远山的死,他是脱不开责任的。

    “雅倩消瘦了不少”。郝伟继续说道。

    陆山民抬起头,眼神中透着一股担忧,“你转告雅倩,我会替远山叔报仇的”。

    “你自己不和她说”?

    陆山民喃喃道:“她现在或许不想听我说话”。

    郝伟皱了皱眉,“山民,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雅倩对你的情义你比谁都清楚,你只要主动一点,我相信都不是什么问题”。

    陆山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是我的问题,等天京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会去找她的”。

    郝伟没有再多说,感情的事情,外人说再多也没有用。

    陆山民将茶几上的一叠文件推向郝伟,“这些文件我都签了字,你看看还有什么细节处需要修改的”。

    郝伟戴上眼镜,一页纸一页纸的仔细翻看,越看眉头皱得越深。

    半个小时之后,郝伟合上文件,“山民,我是个律师,本该本着专业精神不过多干预,但我们也是朋友”。

    说着叹了口气,“辞去董事长的职务我还可以理解,但连股权也分割了,我就不明白了。我知道你不是个在乎名利的人,但晨龙集团是你的心血,里面承载着你的理想和梦想,就这样放弃了,我无法理解”。

    陆山民淡淡道:“晨龙集团本就不是我一个人的,没有他们,我什么都不是。正因为是我的心血,我才不想我的心血付诸东流”。

    郝伟眉头紧皱,陆山民的决定让他有种是在交代后事的感觉,“山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陆山民笑了笑,“昨晚我已经和董事会开过视屏会议,告诉了他们我的决定,阮玉那里我也做了思想工作”。

    “山民,如果你是因为某些个人的事情担心拖累晨龙集团,其实大可不必。现在晨龙集团已经与海家和曾家连成一片,我们郝家也算是绑在了一起,连洋子他们陈家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盟友,在东海已经是根深蒂固,再加上江州的同盟,已经没有谁能轻易动得了晨龙集团”。

    “郝兄的心意我领了,但我已经决定了。况且你不必为我感到遗憾,其实我的股份就等于是他们的,他们的也等于是我的,我相信他们。如果有朝一日我想要回,他们也不会拒绝的。”

    “但是”,郝伟看着白纸黑字的文件,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我就不再劝了”。

    郝伟将文件收好,放进手提包里。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我律师的职责已经完成了,现在我想以朋友的身份问问,山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大家是兄弟,你没有必要自己扛”。

    陆山民感激的笑了笑,“一点私事,不关兄弟朋友的事”。

    陆山民越是这么说,郝伟越是不安,说道:“那我回去总得给雅倩一个交代吧,她要是问起我该怎么说”。

    陆山民眉头跳动了一下,陷入沉思之中,半晌过后,喃喃道:“她知道为什么,请替我向她说一声对不起”。

    郝伟欲言又止,没有再多说,起身拍了拍陆山民的肩膀,“那好吧,好好照顾自己,我在东海等你回来喝酒”。

    陆山民淡淡笑了笑,“我送你出去吧”。

    郝伟摆了摆手,“好好休息吧”。

    郝伟走后,陆山民半躺在沙发上,一阵轻松。

    “山民哥”,小妮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坐在了陆山民身边。

    “都听见了”?

    “嗯”。

    “是不是觉得有些可惜”。

    “那么多钱,都送给别人了”。小妮子有些委屈。

    “他们不是别人,是自家人”。

    小妮子将双脚放到沙发上,双手抱住膝盖,“我不傻,我知道你是不想连累他们,不想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冒险”。

    陆山民笑了笑,“晨龙集团大多数人都是贫困人家出身,他们跟着我奋斗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点积蓄,不能全部跟我一起赌上,我一个人输了无所谓,所有的人都输了就不划算了”。

    “所以你也让海东青离开”?

    陆山民坐起身,眉头微皱,“我们这次面对不是薛家,也不是纳兰家,是天京的四大家族,而且还是其中的三家,这三家里面任何一家都不是薛家或者纳兰家能比的。不是我缺乏信心,山民哥经过这么多生死大战,早已不是个缺乏信心的人。我清醒的知道这是一个鲁莽的决定,或者叫自寻死路的决定。但是远山叔的仇,梓萱的仇,我们不能不报。海东青与我们不一样,她和梓萱没什么交情,没有必要和我们走上一条必死之路。”

    陆山民顿了顿,“而且,正如我昨晚所说,我需要她照顾好他们,也只有她有这个能力。我这样做,是为了将损失降低到最小,雅倩是个商业奇才,阮玉是个管理能手,但要讲大局的把控,非海东青莫属,只有她能镇住所有人”。

    “哦,但是,或许她不这么想”。小妮子眨了眨大眼睛,

    “我想,她能明白我的用心”。

    “山民哥,难道你看不出来她喜欢你吗”?小妮子突然问道。

    陆山民皱了皱眉,他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感觉,从金三角到江州再到平阳县再到天京,几乎每一次遇到危险,她都在身边。

    “山民哥,如果她真喜欢你,你昨晚的话就太伤人了,就像我一样,如果你遇到事情让我离开的话,我也会很伤心很生气。自己喜欢的人把自己当外人,想想都难受”。

    陆山民微微笑了笑,“小妮子,你什么时候变成感情专家了”。

    小妮子嘟了嘟嘴,“我都二十岁了,不再是小孩儿了”。

    “山民哥”。

    “嗯”。

    “以后对海东青好点吧,梓萱姐姐不在,喜欢你的人已经少了一个了”。

    陆山民微微皱了皱眉,“真没想到她那样一个冷冰冰的人能得到你的认可”。

    “我看得出她只是表面冷,心是热的,要不也不会三番四次冒着生命危险救你。而且,相比于曾雅倩,她要光明磊落得多,像我们山里人的性格”。

    陆山民淡淡道:“她确实是个奇女子”。

    两人正说话间,门铃声再次响起,小妮子不悦的皱了皱眉,起身开门。

    “黄梅姐”。

    黄梅朝小妮子点了点头,气冲冲的走向陆山民。

    “陆山民,你什么意思”。

    陆山民皱了皱眉,“梅姐,电话里不是说好了吗,你在天京的任务结束了,回东海去吧”。

    黄梅一屁股坐在陆山民对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陆山民,良久没有说话。

    “山民,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从一开始你就瞧不起我,在你的心里,我和张丽差了很多”。

    “梅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陆山民眉头紧皱。

    “你不用骗我”!“当初在皇城KTV门口,我就看到了你眼中的失望,你那时的眼神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没错,我黄梅确实是一个爱慕虚荣,爱钱的女人,但这并不代表着我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良知的人”。

    黄梅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你知道当初我从民生西路搬出去之后内心有多痛苦吗,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丽丽吗,你知道我有多少个夜晚想到曾经那个出租屋吗。这些年我无数次想过去找丽丽,但是我不敢,我害怕,我忘不了那晚她看我的眼神,充满失望和痛心。”

    黄梅低声哽咽,“我只想有朝一日能堂堂正正的去找她,告诉她我改邪归正了,告诉她我做了件很有意义的事,告诉她我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我也能为了朋友付出一切”。

    “梅姐、、你已经做到了”。陆山民脸上有些动容。

    “不,当年是我抛弃了你们,这一次我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黄梅双眼擎着泪水,紧紧的咬着牙关,坚定得毋庸置疑。